三哥 | 陆海光2019-04-14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105703

三哥 | 陆海光-信息快讯网

父母养育了我们兄弟姐妹八个。三哥排行第五,我第六。因和三哥年龄相近,又住得近,因此常有走动。三哥来我家,从不肯留下来吃饭喝酒。他说,吃惯了阿嫂做的饭菜,家离得又那么近,别添麻烦。他冬季来,只要一杯加奶的红茶;夏天来,喝菊花茶,或一杯矿泉水。

我们兄弟俩在充满阳光的客厅里,天南海北地神聊。三哥健谈,我基本上是倾听。聊的话题大都是摄影,或幸福地回忆我们小时候的手足情。其间,每隔一小时,他会去门外走廊里抽一次烟。他是我家唯一抽烟的人。我每出国旅游,总给他在免税商店买两条中华烟。

三哥从小调皮,他是我们兄弟姐妹中唯一挨过父亲藤条打的孩子;他也是我们家最聪明最有活力的一个,有他在场,兄弟姐妹间就会谈笑风生,热闹活跃许多。

三哥在上海中学念高中时就酷爱摄影。上世纪六十年代,家中经济条件差,温饱都捉襟见肘,拥有相机几乎是一个梦。三哥就根据光学原理,自制一个取景器:在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子里斜放一面小镜子,在镜子的上方平放一块磨砂玻璃,所对焦的人物景象,都会通过镜子反射在磨砂玻璃上。取景器做成后,我和弟妹都觉得很新奇,把它称之为“西洋镜”。三哥不仅对照着摄影普及书上的构图法则练摄影构图,还给我们讲解什么叫对角线构图,什么叫S型构图,黄金分割构图的原理——我的摄影启蒙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三哥住读上海中学后,知道我爱读书,每星期必从学校图书馆借三本书来给我读。他为了省下车钱,一般星期六从上海中学步行回家。星期天回学校时,要把上星期借的书带回去还掉。这就迫使我每星期必须读完三本书。那段时期,我几乎读完了国内所有新出版的长篇小说,也包括一些知识性很强的外国科幻长篇,比如《海底两万里》。

三哥高中毕业时,恰遇北京电影学院在上海招生,摄影系招14人。三哥欣喜若狂,偷偷去报了名。母亲不愿意他进文艺界,严令他报考军事院校。他机灵地解释说:上海报考北京电影学院的考生有八千多名,我不一定能考上,只是去尝试一下罢了。为了让母亲放心,他又填报了南京炮兵工程学院。结果,艺术院校的录取通知先于军事院校的通知寄达,三哥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了!事后,三哥告诉我:那时考北京电影学院也没什么神秘的,考官给了我几幅摄影作品,让我当场分析作品的优劣,摄影的构图法则我恰巧学过。再就是他们大概看中我是上海市重点中学毕业的。

三哥最后一次到我家聊天是在今年的一个星期天下午。那天,他给我外孙女送来了一个漂亮的礼盒,里面装满了她爱吃的糕点坚果。他坐在客厅白色的藤沙发上,神采飞扬地和我足足聊了四个多小时:他谈到退休后带教一个老少组合的摄影班是如何有趣快乐,对我外孙女三岁能识三百多字倍加赞赏,他还谈到了养生,说要向长寿的母亲学习。

第二天晚上,突然接到阿嫂的手机,说三哥晚饭后突然胃部难受,扑倒在床上,然后冷汗淋漓,已叫了救护车……

晴天霹雳!我赶到三哥家时,他已走了。

窗外,雨淅沥淅沥,下个不停。


作者:陆海光
编辑:周俊超
责任编辑:舒明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9 信息快讯网
2019-04-24 06:23:54 1556058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