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泰特现代”馆长:美术馆是一台“发动机”,我们都在路上2018-05-15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61660

伦敦“泰特现代”馆长:美术馆是一台“发动机”,我们都在路上-信息快讯网

▲泰晤士河畔的泰特现代美术馆

“我们与中国的美术馆现在面临着相同的挑战,分享着相同的开放愿景。美术馆是一台‘发动机’,我们都在路上。”近日,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弗朗西丝·莫里斯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直言。她认为今天中国的美术馆的进步速度非常令人惊喜,“西欧百年才走过的发展道路,中国十几二十年就完成了”。

此次到访上海的莫里斯,是来参加“艺术,钢铁之都的蝶变”上海吴淞国际艺术城论坛的。3.25平方公里的宝武集团不锈钢地块未来将变身成为充满活力的艺术城,对于即将在上海铺展开来的这样一幅美丽的蓝图,莫里斯感到兴奋。现在人们看到的泰特现代美术馆,其实也正是由工业遗存转变而来。她认为工业建筑很适合改建成艺术空间,其中一个原因是,这些空间没有“知识门槛”,“人们来这里不需要对艺术史有深入了解,就能获得各种自由的体验。”

工业遗存提供开放空间,为艺术实验拓展维度

“20世纪以前,西方传统的艺术创作是工作室里的架上绘画。渐渐地,艺术家们推倒了围墙,象征技术创新和现代的工业空间,为现代视觉艺术家们的创作开辟了实验性的开放空间。我认为,人们来到工业遗存,能感知艺术家从老式工作室中释放的体验,并让自己从日常生活中得到释放。无论对于艺术家还是参观者,这里都提供了真切的自由空气。”莫里斯说。

伦敦“泰特现代”馆长:美术馆是一台“发动机”,我们都在路上-信息快讯网

伦敦“泰特现代”馆长:美术馆是一台“发动机”,我们都在路上-信息快讯网

▲泰特现代美术馆内景

今天泰特现代美术馆所在的建筑,原来是一个石油发电厂,在上世纪70年代发挥了重要作用。后来,它渐渐丧失电厂的作用,但依然是伦敦最显眼的建筑之一。莫里斯说,在那个时候,工业遗产和文化重塑还没有联系在一起,博物馆才刚刚开始关注这一类建筑。“当时我们重点考虑的是现代、后现代的建筑,但对这一类建筑的关注也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我们很难在中心地区找到这样大的空间——这栋建筑有99米高,而且有7英亩的开阔空间,有200米长,75米宽。”建筑所在的泰晤士河南部,有很多破旧的房屋,加工产业众多,无论住房还是建筑,都与高档无关,而且交通设施不完备。“我们希望艺术能够激活这座建筑,激活这片区域。处于城市环境当中的这座美术馆,不仅能为艺术家提供展示艺术的空间,更将成为整个市民共享的公共空间。我们最后采用的设计方案是尽可能保留原来的建筑,让其充分展示在公众面前,充分利用自然光。”至今,泰特现代美术馆还在不断扩建,但始终遵循一个重要原则是:创造一个可以将历史和现代结合在一起的环境,让空间彼此和谐,甚至把建筑当成创作材料,大大拓展传统的艺术展示空间。

卸掉条条框框,寻找与日常生活建立连接的方式

今天,人们生活在一个文化娱乐异常丰富的时代。在莫里斯看来,这给美术馆带来了很多挑战。其中一个挑战便是,美术馆如何找到一种与人们生活建立起真正连接的方式,不仅为人们提供休闲娱乐,更让人们从中得到有深层意义的文化体验。她也常常思索,美术馆怎样才能让所有人感到宾至如归,无论他们是否了解美术馆,都愿意来这里。“我们一直努力在做的一件事,就是保证伦敦的孩子从进校园开始,就常常拥有去美术馆的机会,在人生早期就打开他们通往文化艺术的大门。美术馆要成为像图书馆、游泳池、足球场一样、人人都踏足过并且时常会去的地方。为了实现这一点,我们必须卸掉过度解释艺术的条条框框。”她坦言,比起让人们具体参与某件艺术作品,自己更看重艺术作品能被更大范围地被感知分享,而这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达到。

伦敦“泰特现代”馆长:美术馆是一台“发动机”,我们都在路上-信息快讯网

▲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 弗朗西斯·莫里斯

接下来的几年,泰特现代美术馆致力于将那些从前鲜少踏足美术馆的人们变成美术馆的常客。比如针对孩子——这些未来重要的观众,美术馆发起了一个定位为家庭的大项目,吸引家长带孩子前来美术馆。又比如针对16至25岁的年轻人,美术馆成立了名为“泰特联盟”的免费会员服务,加入联盟后,可以邀请三位好友共享五英镑一张入场券的优惠,还可以打折购买泰特商店中的商品,以及享受一系列为年轻人度身定制的活动。“这项服务推出三周后,吸引了超过一万名年轻人入会,其中三分之一住在我们美术馆附近。我希望泰特美术馆不仅成为现代美术中风靡世界的场馆,也成为属于本土的博物馆。所以,年轻的本地观众的动向很重要。”

美术馆的价值在于不让金钱侵扰个人体验

美术馆之于城市,之于人们的生活,发挥着某些不可替代的作用。“我们正进入一个空前商业化的世界,所有东西都能被标价卖掉。但美术馆必须创造一个屏障,不让市场的力量侵扰到个人的体验。美术馆的价值也在于,它提供了一个让艺术规则来主宰、独立于金钱世界的空间,引人进入不能用金钱衡量或出售的私密体验。在这里,艺术家们可以冒险创新,公众也能自由放飞想象力。如果放任金钱的力量汹涌而入,这些有趣的冒险可能都将丧失。”

“美术馆是贴近公众、服务公众、属于公众的地方。”莫里斯认为,美术馆所谓的“公共性”更多的是指一种思考的方式,让艺术不再被秘密私有。“只把东西放在公共空间展示,不意味着它就是‘公共’的。只有当人们对其产生真正的获得感、认同感,才能意味着艺术品成为‘公共’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美术馆本身也可以是一件公共艺术作品。在英国,美术馆是无法出售的公共财富。每个人都有所有权,都在其中有一席之地。”

作者:吴钰 范昕
编辑:李思文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05-26 18:15:14 1527329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