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保命方式绝了…凶手声称自己作案时在睡觉,结果被判无罪2018-05-23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62431

这种保命方式绝了…凶手声称自己作案时在睡觉,结果被判无罪-信息快讯网

梦,究竟是睡眠的守护神,还是焦虑的放大镜?男人和女人的睡眠有没有什么不同?而如果你在梦游的时候,碰巧杀了一个人,这算不算谋杀?

弗洛伊德认为睡梦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包含着各种隐藏含义,这些隐藏含义就是做梦者隐秘期望和欲望的投射。而作者通过采访与整理其他睡梦解析专家的研究,用数据证明,大多数梦境都相当直接,更多是反应现实的焦虑。

和很多人一样,作者大卫·K.兰德尔也是一个睡梦中的“不安分”分子,他会说梦话、唱歌,会大笑、打呼噜,会跳动、踢腿……但直到他开始梦游,并撞上走廊,才想要去研究占据着我们生命近三分之一的黑暗时间。为此,他访问了睡眠研究者、历史学家、人类学家、运动训练人员、企业家、婚姻咨询专家、心理医生、小儿科医生以及睡眠犯罪研究专家,却发现,睡梦中竟然有着大科学。

《梦的真相》告诉我们,睡眠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

科学已经证实“长时间的清醒,会让人的创新性与效率大打折扣”,而哪怕短时间小憩也能让人体恢复的观点却常常得不到认可。

梦还被看作“一种嵌入式夜晚疗法”。在梦中,大脑在休息的同时,还会将新鲜的或恼人的信息同已知信息混合起来,常常有出人意料的结果。那些常常觉得才思枯竭,而一觉醒来却有了很好想法的人,也许对此深有感触。

透过《梦的真相》这本书,你将偶遇人类学家、企业家、心理医生、睡眠研究专家……他们将带你科学探索梦境的秘密,透析鲜为人知的睡梦世界。光怪陆离的梦世界,令人不安又着迷,也许从此之后,即使是你的枕头,都能让你另眼相看。

这种保命方式绝了…凶手声称自己作案时在睡觉,结果被判无罪-信息快讯网

梦游杀人怎么判?

引子

一天晚上,一个男人发现自己瘫倒在走廊里,像一只受伤的熊一样双腿蜷缩。现在已是午夜之后,他不应该在这个地方,双手抱膝蜷成一团,更不应该感觉浑身疼痛。他躺在那里,伤痕累累,困惑不安,实在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睡在硬木地板上,因为他最后的记忆是在30英尺外的卧室里躺下入睡。

嗯,以上的这个男人大概是梦游了。

梦游是一部分人患有的病症,这类人晚上睡觉的时候可能会在房间里走动,甚至可能有暴力倾向,不停地敲打家里的东西或者殴打身边的人。现实生活中,此类案例屡见不鲜。

一男子半夜扇妻子耳光,妻子气的报警。可当民警到场了解实情后得知,该男子患有梦游的症状,偶尔会在房间内走动,甚至有时还会突然一巴掌扇在妻子的脸上,原本熟睡的妻子会被这一巴掌直接打醒吓懵。

这还只是扇了一巴掌,如果说某人梦游杀了人,这可怎么算?

这种保命方式绝了…凶手声称自己作案时在睡觉,结果被判无罪-信息快讯网

01

梦游杀人

一天晚上,浑身是血的肯·帕克斯走进警察局,坦诚自己杀死了两个人,他的岳父岳母。而且还告诉调查人员哪里可以找到作案工具,很少有案件看起来这么同容易破获。但当侦查人员开始梳理这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时,发现有些地方不太对劲。除了得知肯·帕克斯赌债的尴尬之外,帕克斯没有杀死他岳父母的动机。

肯·帕克斯和妻子在多伦多郊区安了家,并育有一个5个月大的女儿。直到他接触了赛马,一切都变了。一开始只是5美元的小赌注,慢慢变成45美元,他陷进去了,深信自己有发现冠军赛马的超能力。虽然事实证明并非如此,依旧于事无补。他一次又一次地下注,逐渐耗空了他们的银行存款。钱一旦花光,他觉得拿回来的唯一办法就是双倍下注。后来放高利贷的人拒绝再给他贷款,帕克斯便开始在工作中伪造采购清单,然后将款项转移到自己的银行账户中。在事件败露前他已挪用了3万美元。他被关进了监狱,并被控以欺诈罪,帕克斯打电话告诉卡伦自己不但弄丢了工作,而且他们的家庭也一无所有,只剩下一堆没用的赛马券。

为了摆脱经济困境,肯·帕克斯和妻子商量,决定向岳父岳母请求帮助。这是肯·帕克斯生活中最后的正常时刻。

当天夜里的某个时间,他从沙发上起身,走出前门,走进他的汽车。接着他沿着一条繁忙的高速公路开了14英里,一直开到他岳父母家里。他停好车,从后备厢里拿出一根卸胎棒,然后用自己的那把钥匙进入了房子。

几小时以前,肯的岳父丹尼斯在他妻子芭芭拉身旁躺下入睡。但他突然惊醒了,惊恐地发现有肯·帕克斯正用双手紧紧掐着自己的脖子。“救命,波比!有人要掐死我!”他喘着粗气喊道。他绝望地踢着两条腿,很快就失去了意识。当他再次醒来后,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脸朝下躺在床上的血泊之中,更不明白为什么卧室里有个警察。几步之外,他妻子的尸体正躺在浴室里。她被用刀捅了五次,头部遭到卸胎棒的打击。

差不多同一个时间,肯·帕克斯走进离这里几个街区远的警察局,眼神迷茫,浑身是血。坐在桌子旁的巡逻警官一看到他,马上打电话请求支援。这个男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双手伤得非常严重,每走一步,脚下就积出一摊血。“我刚刚杀死了两个人。我的上帝,我刚刚杀死了两个人。”他告诉警察。

这种保命方式绝了…凶手声称自己作案时在睡觉,结果被判无罪-信息快讯网

02

梦游是什么

肯·帕克斯之后受到了审判,某位在其领域深受尊重的医生证实,肯·帕克斯为什么会决定在一个无聊的星期六晚上走出家门,杀死他的岳母,并且差一点杀死岳父,对此有一个非常简单的解释:他在梦游。

确定某个人是否睡着只需要检查很少几个特征:眼睛闭上,呼吸放缓,对周围环境没有反应,或许还会伴有轻声说话或者踢腿,但绝对不会开车,更不会谋杀。但正如肯·帕克斯无意中所发现的那样,即使所有这些规则都不符合,依然可能处于睡眠状态。我们现在知道,大脑在夜里并不会真正停止工作。相反,在睡眠周期中,负责不同功能的大脑区域会在各种时刻开始运行或停止。就像一个24小时不停工的汽车厂,负责喷漆的工人在中午过来工作,而负责安装座位的员工则在晚上6点过来工作。如果有些事情碰巧改变了这些经过微妙调配的时间循环,就会发生奇怪的事情。

梦游是异态睡眠的各种情形中最广为人知的一种。异态睡眠包含一系列睡眠问题,原因是大脑的某一部分在不该运行的时候运行,或者次序完全被打乱。在大多数案例中,实际上就是某个人睡着了一半。当某个人梦游时,其大脑控制运动和空间感知的部分是醒着的,而负责意识的部分则仍然处于睡眠状态。这意味着一个梦游者能够睁着眼睛,对周围发生的事情做出反应,却没有任何有意识的思维或记忆。虽然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人们才充分理解了异态睡眠是一组失调症状,但奇怪的是莎士比亚对梦游中的麦克白夫人的描述却非常准确。在其中一个场景中,她在梦游中走进一个房间,那里有两个人正在谈话。“你看,她的眼睛是睁开的。”其中一人在麦克白夫人经过时说。“啊,但是它们的感觉却是关闭的。”另一个人回答道。

虽然并不清楚原因为何,但五分之一的人在一生中至少会发生一次梦游,不过大多数人到中学时就不再梦游了。虽然梦游中的孩子相当温和迷糊,但夜里因梦游走来走去的成年人会做出一些非常迅疾的动作,好像他们在忙着做什么事情。不过科学家目前无法解释导致这种差别的原因。

梦游并不是睡眠中发生的唯一一种复杂举动。患有异态睡眠症的人在睡着时可以进行许多基本的人类行为,包括谈话、吃饭、开车……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毫无意识,就好像他们的身体在造反,决定不听大脑的指令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异态睡眠,尤其是梦游,会由缺乏睡眠诱发。大脑努力弥补丢失的睡眠,就会在更深层的睡眠中停留更长时间,并且常常无法顺利过渡到下一个睡眠阶段。这些不顺畅的转换会导致古怪的行为。肯·帕克斯因忧虑自己的婚姻和欠债连续两个晚上无眠,因此使得梦游症一触即发。

这种保命方式绝了…凶手声称自己作案时在睡觉,结果被判无罪-信息快讯网

03

梦游杀人是否犯罪

肯·帕克斯杀死了他岳母这一点毫无疑问。真正的问题是杀人的那天晚上他是否神志清楚。英国、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系统全都传承自英国普通法(English Common Law),因此在很多领域都有重合之处。在每个国家,刑法都建立这样的观念之上:一个人若被判定对某项罪行负责,不但需要其实施了某种罪行,还要有犯罪意图,或者犯罪心理。这就是我们区别事故同犯罪的方法。当你在一条繁忙的街道上开车行驶,刹车突然失灵,结果你撞死了一个人,你并不会被控以谋杀罪名,虽然你对另一个人的死亡的确负有责任。(你是否早就知道自己的刹车有毛病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是,如果你故意利用自己的汽车作为武器,故意杀人行为则同故意杀人动机对应起来。

帕克斯案件的旁听者认为,如果肯确实是在梦游,那么按照精神错乱的定义,他就有可能被判无罪。但是仅仅以精神错乱进行辩护并不意味着一个被控有罪的人就可以被无罪释放。相反,很多人都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在那里度过余生,并且没有被释放的机会,跟在监狱一样痛苦。帕克斯拒绝声称自己是精神错乱,因为他认为这样说就意味着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女儿了。

他的辩护律师需要使用另一种全新的辩护策略。梦游,她说,并不是一种大脑缺陷,而是一种正常的情形,此时大脑没有意识,身体却做出种种行为。因此,她辩称,帕克斯对于并非出于自己意愿的任何行为都不应承担责任,并且也不能根据这种普遍而暂时的状态认定其精神错乱。实际上,她试图说服陪审团同意,虽然帕克斯的身体进行了犯罪,但他的大脑是无罪的,同时也是完全理智的。这是加拿大历史上第一次有被告声称自己在睡着时杀死了人。

这种保命方式绝了…凶手声称自己作案时在睡觉,结果被判无罪-信息快讯网

或许是受到布劳顿辩护的影响,抑或是因为卡伦为帕克斯作证,仅仅审议了几个小时,陪审团就裁定对帕克斯的所有指控均不成立。虽然很明显他杀死了一个人,并差点杀死另一个人,但陪审团认为所有这些都不是出自他的意愿。并且还拟定了一个新的名目来涵盖帕克斯的这种行为—正式名称叫“非精神错乱无意识行为”(non-insane automatism),使他得以被无罪释放。

关于睡眠,关于梦,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我们为什么会做梦?男人和女人的睡眠有没有什么不同?梦究竟是像弗洛伊德说的那样,是包含着做梦者的各种潜在的隐藏的含义;还是关于现实的真实反映……这里面有着鲜为人知的大科学。

大卫·K.兰德尔是美联社兼《财富》杂志记者,《福布斯》和《纽约时报》撰稿人,因自己患有梦游症,对梦以及睡眠特别关心。他访问了睡眠研究者、历史学家、人类学家、运动训练人员、企业家、婚姻咨询专家、心理医生、小儿科医生以及睡眠犯罪研究专家等,终于完成了一本超有趣的书——《梦的真相》。

《梦的真相》不是典型的指导书,不是完善睡眠的十个简单步骤。《梦的真相》为我们打开了光怪陆离的睡梦世界,令人不安又着迷,也许从此之后,即使是你的枕头,都能让你另眼相看。读完这本书,你会对入睡时你的身体里发生了什么,以及如果忽视睡眠太久会发生什么,有一个全新的理解。

这种保命方式绝了…凶手声称自己作案时在睡觉,结果被判无罪-信息快讯网

▲《梦的真相》,[美]大卫·K.兰德尔 著,杜芯宁 译,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4月



编辑:李思文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08-20 17:20:27 1534756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