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 美国和土耳其的死磕,或许需要北约来“挽救”2018-08-19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71086

专家视点 | 美国和土耳其的死磕,或许需要北约来“挽救”-信息快讯网

▲8月13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安卡拉发表演讲,表示有能力抵御美国对土耳其的经济“攻击”。| 新华社

随着美国多次要求土耳其释放被土方指控卷入“7·5”未遂政变的美籍牧师布伦森未果,美国终于祭出了经济制裁的大旗,对土耳其加倍征收钢铝关税(钢铁进口关税将提高到50%,铝产品进口关税将提高到20%)。

如果说今年3月美国宣布将钢铁和铝产品的进口关税分别升至25%和10%是针对他国的无差别打击的话,那么此次加征钢铝关税可谓针对土耳其的定点打击。作为全球第八大钢铁生产国和美国第六大钢铁进口来源国,土耳其无法承受美国的这一举措,再加上原本脆弱的经济基础,共同导致了土耳其里拉的新一轮暴跌。土耳其是美国制裁的首个北约国家,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不惜亲自在《纽约时报》撰文声言更换盟友的可能性。美土关系已经跌入低谷。

“7·5”未遂政变是美土关系拐点

事实上,自从正义与发展党执政以来,美土关系便已经暗流涌动,两国之间在居伦运动、库尔德问题等方面的裂痕不断扩大。除此之外,正发党的保守宗教倾向也早已引起了美国的警惕,而2016年的“7·5”未遂政变更成为了美土关系的拐点。

美国认为,政变反映了土耳其世俗实力与保守宗教势力之间的矛盾已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而土耳其政府更是将此事件作为契机展开大规模政治清洗,并将矛头直指自1999年便已流亡美国的费特胡拉·居伦,声称他是政变元凶并要求美国将其引渡,这一要求遭到了美国的拒绝。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视居伦为温和的伊斯兰教领袖,认为他推动包容、宗教对话和教育,这与土耳其将居伦运动定性为恐怖组织有着天壤之别。为了维护美土关系,美国长期以来对居伦进行冷处理,居伦也在美国保持着低调的言行。针对美国长期庇护居伦的行为,土耳其将美籍牧师布伦森与居伦进行“捆绑”,并先后对布伦森进行羁押和软禁。2017年,埃尔多安甚至提出“以布伦森换居伦”的动议,但没有得到美国的响应。

不对称的“人质外交”局面

早在2016年10月,布伦森牧师便被逮捕并指控为居伦运动成员,此后对他的指控还包括充当间谍和试图推翻土耳其政府。因同样的指控被逮捕的还包括其他在土美国公民,以及美国驻土外交机构土籍雇员。但美国政府却在近期高调打出“布伦森牌”,其福音派牧师身份难逃干系。

就美国国内政治而言,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临近,特朗普政府需要在此问题上制造议题来为选举造势。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得到了白人福音派的强烈支持,打“布伦森牌”既可以投桃报李,又可以为共和党继续把控国会打好选民基础。

就美土关系而言,两国实际上形成了一种不对称的“人质外交”局面,从宗教影响力上看,布伦森与居伦远非同一个重量级;从国家实力上看,土耳其远无法与美国长期抗衡,美国通过钢铝进口关税杠杆“小试牛刀”便已对土耳其的经济与社会造成了深重的切肤之痛。居伦运动与库工党是埃尔多安的两个心腹大患,虽然美国在庇护居伦和支持库工党问题上存在着与土耳其无法调和的尖锐矛盾,但改行总统制的埃尔多安政权当前面临着强烈的内忧外患。尽管土耳其对美不满,但远未具备全面抗衡美国的实力,对美彻底摊牌的时刻亦远未到来。不仅如此,土耳其外交游走于美俄之间,对美关系的急速恶化也不利于对俄关系的维护。

总体来看,美土双方仍互有需求,即便当前关系如特朗普所言“并不好”,但仍有较大的转圜空间,不过恢复到政变之前的状态也较为困难。

土耳其和北约互相无法离开

美国对土耳其展开的钢铝关税战,也是美国针对北约成员国的首次经济制裁,引发了对土耳其和北约关系的疑虑。

专家视点 | 美国和土耳其的死磕,或许需要北约来“挽救”-信息快讯网

▲2016年1月5日,德国Jagel空军基地,两架“龙卷风”战机起飞前往土耳其境内的北约基地。德国向土耳其部署战机和军队将支持打击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 视觉中国

实际上,2016年未遂政变以后,土耳其相继派出警察部队和军队包围了境内的北约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不仅如此,土耳其还对驻扎在该基地的几名美军军人提出了诉讼,指控其参与了未遂政变。而在此之前,越来越多的北约国家将驻扎该基地的装备和人员转移至中东其他国家,如塞浦路斯和约旦等国。

土耳其是北约唯一的中东成员国,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是北约展开中东军事行动的前哨基地,北约国家以该基地为依托,展开了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人道主义救援等行动。土耳其之所以成为北约的首批成员国,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连接欧亚的独特地缘位置。而当前土耳其在叙利亚战场上与美国因库尔德武装问题冲突不断,以及对北约基地的围困举措,都极大影响了北约在中东乱局中的作用发挥,也与北约的诸多理念背道而驰。

北约内部也出现了对土耳其不满的声音。2017年11月,在挪威举行的北约“三叉戟标枪”军演中出现了土耳其被作为“假想敌”的事件。土耳其总统首席顾问托普丘对此表示,土耳其要重新审视自身北约成员国地位问题,希望摆脱北约试图强加的殖民枷锁。

尽管从近年言行上看土耳其似乎同北约渐行渐远,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美土关系的负面影响,土耳其仍旧无法离开北约这把政治与安全的强力“保护伞”。作为在经济上依旧倚重美欧为主的北约国家,土耳其无法承受离开北约后可能面临的困局,北约也不会轻易让战略地缘位置十分重要的土耳其离开。同在北约的框架下,能够最大限度约束美土关系,防止其滑向深渊,而美土关系的转圜,则会有助于土耳其在北约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作者: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 钮松

编辑:陆纾文

责任编辑:宋琤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09-22 17:30:39 1537608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