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卫劫专机欲飞台湾,“子爵”号京沪航线上生死对决33分钟2018-11-08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81977

突发危机 专机遭劫

1982年7月30日,对于蓝丁寿机组来说是一个劫后重生、永远难忘的日子。

盛夏的上海早晨不见凉爽,依然充满闷热的暑意。这一天,蓝丁寿起得特别早,由于是飞专机任务,作为机长的他特别关注天气,凭经验他感到这种天气飞行没问题。早饭后,他按常规给机组下达了当天的飞行任务:执行某外国军事代表团访问我国的专机返京任务。该军事代表团已结束了在上海的参观访问,按预定计划返回北京准备参加建军55周年的纪念活动。

执行这次任务的专机是空军某师“子爵”50258号,机组共有8名成员:机长蓝丁寿、副驾驶张景海、领航长王贵峰、领航员刘铁军、通信员唐全兴、机械师庄永春、电气师房加林、乘务员郭灵。

警卫劫专机欲飞台湾,“子爵”号京沪航线上生死对决33分钟-信息快讯网

▲“反劫持英雄机组”全体成员合影

9时12分,虹桥机场调度室下达了起飞命令,“子爵”号旋即滑行、加速、起飞,直上蓝天。

客舱里的宾主们正在兴致勃勃地交谈着,由于两国是友好国家,气氛非常友好,交谈非常愉快。宾客们期盼着参加解放军建军55周年的纪念活动,客舱里不时地响起一阵阵笑声。谁也没有在意,有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座位。由于他的身份特殊,或许是职责所在,他的活动没有引起别人的特别注意。趁人不备,他闪进了紧靠驾驶舱的卫生间。

“子爵”号轰鸣着按预定航线飞行,客舱里的宾客们仍然在愉快地交谈,驾驶舱里只剩下机长蓝丁寿和飞行员张景海正在专心驾驶专机,像往常一样,似乎一切都正常。可是,就在这时,有人闯进了驾驶舱,只听“咔嚓”一声反锁上舱门。还没等蓝丁寿回头,他的耳机就被来者拽掉扔在地板上,同时,有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弥漫在驾驶舱,闯入者正往蓝丁寿和张景海两个飞行员身上和座椅上洒汽油。蓝丁寿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身着短袖衬衣的年轻人。他一边用手枪对着蓝丁寿的后脑勺,一边用左手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红了眼似的恶狠狠地喊道:“别动,谁敢捣鬼就打死谁,我把汽油点着一块完蛋。听我的,飞航向150°,到台湾桃园机场着陆!”

蓝丁寿和张景海心头一震,不约而同地意识到遭遇劫机!然而令他们吃惊的是劫机歹徒怎么会是他?!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们的竟然是陪同外宾负责安全警卫工作的保卫干事郑延峰!

险象环生 机智应对

蓝丁寿是一名飞行经验丰富的机长,同时也是飞行部队的领导干部;张景海也是一名非常优秀的飞行员,曾担负许多重要专机飞行任务,两人都有非常好的心理素质。面对突如其来的歹徒劫机,短暂的紧张过后,他们反倒异常冷静,紧急关头没有慌乱,而是在心里盘算如何化解这一场严重危机。因为他们都清楚,机上的乘客是外国军事代表团,一旦出现问题不仅会造成严重的国际影响,而且还会有损国家声誉和尊严。蓝丁寿和张景海对了一下眼神,飞行的默契使彼此心领神会:要沉住气,先稳住歹徒,再见机行动。

此时的郑延峰面色铁青,目露凶光,充满杀气,由于内心高度紧张和极度恐慌,嘴角不断抽动,说话声音凶狠而颤抖。他紧紧靠在驾驶舱门旁,右手握枪,左手举着打火机,继续吼道:“飞150°,到台湾桃园机场降落!”见蓝丁寿和张景海都不动,他抬了一下枪口又喊道:“快改变航向。”蓝丁寿瞟了一眼歹徒,为了稳住他,故意明确地点点头,然后把航道罗盘旋钮转到150°,飞机慢慢掉转头来,朝东南方向飞去。

由于蓝丁寿的耳机被歹徒强行拽掉了,不能与地面和后舱联系,现在最要紧的是要尽快报告给地面和告知后舱。趁歹徒注意力分散的时候,利用发动机噪声的掩护,蓝丁寿压低嗓音对张景海说:“你赶快报告给地面。”张景海会意,马上轻声向地面报告:“飞机被人劫持。”又用机内通话小声告诉后舱:“前面出事了。”后舱通信员唐全兴立即回答:“知道了。”这时,歹徒发现了张景海的举动,用枪逼着张景海摘下耳机。这样一来,前舱与后舱及地面的联系完全被切断了。

为了防止歹徒狗急跳墙开枪射击,蓝丁寿不为察觉地推动驾驶杆,使飞机的高度从3700米慢慢下降到3000米,并寻机打开了释压开关,解除飞机增压,这样即使歹徒开枪,也不会造成飞机爆炸解体。尽管歹徒不懂飞行,但可以肯定,他在劫机之前是做了充分准备的,要不然一般人是不知道飞机该飞多少度航向的。因此,蓝丁寿一点儿也不敢大意,在降低飞机高度和解除飞机增压后,他又伺机调整航向。由于蓝丁寿是机长,所以歹徒把监视的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中,稍有异常举动就会引起歹徒的警觉和攻击。

这时,歹徒由于紧张不停地流汗,蓝丁寿瞅准歹徒抬手擦汗的瞬间,顺手把罗盘转换开关拨到左边,飞机改由副驾驶张景海操作,但蓝丁寿仍做着操纵飞机的样子。他心里清楚,如果按150°航向飞行,用不了多久,飞机就会飞到海上,这对机组很不利。在发动机噪声的掩护下,蓝丁寿小声告诉张景海:“往西南方向飞。”张景海心领神会,驾机在云上飞行,并以不明显的小坡度,逐渐转向215°,朝着西南方向飞去,而歹徒监控的机长面前的航道罗盘仍然指向150°。

时间一分一秒地飞逝,如何寻求机会制伏歹徒成为机组人员最紧要的任务。随着时间的推移,危险也在一步步逼近。时隔不久,歹徒掐着指北针一看飞机航向不对,便露出凶相,恶狠狠地说:“往东南飞,不是西南,快改过去,你们要耍花招,我就打死你们!”蓝丁寿沉稳地说:“你的指北针在地面时是准的,但在驾驶舱受电磁场的影响就不准了。你看我的罗盘指的就是150°。”歹徒看了看罗盘,确认的确是150°,接着又看了看手里的指北针,半信半疑,也没有再说什么,估计他最后还是信以为真了。

机组人员和歹徒都在心里计算着时间。蓝丁寿和张景海心照不宣,密切配合,在采取了上述措施后,迷惑了歹徒,赢得了时间。与此同时,他们又在暗中准备绝地反击。为了防止与歹徒搏斗导致飞机失控,蓝丁寿暗中打开自动驾驶仪;为了让驾驶舱的汽油尽快挥发掉,张景海也暗中打开通风开关;为了便于活动,他们又暗中解开安全带扣并打开座椅调整开关,然后逐渐将座椅调整到最后的位置。这样一来,他们可以腾出手脚一起来对付歹徒。两人交换一下眼色,一切准备就绪,就差合适的时机。

紧急磋商 应对危机

此刻,驾驶舱外气氛也是异常紧张。当领航员刘铁军向地面塔台报告完飞机的位置后,返回时发现驾驶舱门被从里面反锁了,他立刻意识到驾驶舱出了问题。透过舱门,他看见一个身穿白短袖衬衣的男子,背对舱门,右手握枪指着蓝丁寿,左手举着打火机,从驾驶舱门还飘出一股汽油味。他立即明白飞机被劫,歹徒一旦得逞会有什么严重后果!专机里的乘客是外国军事代表团,陪同者是总参谋部的首长和总部机关人员。

刘铁军旋即转身回到通信舱找专机安全员王贵峰紧急商量对策。王贵峰是一名经验丰富的领航长,还是一名老党员,果敢稳重,处变不惊。他一方面稳定军心,一方面召集其他机组人员紧急商量对策。为了判明情况,他立即派电气师房加林到客舱清点人数,一查果然发现中方陪同的人员中少了一个,不由得大吃一惊!因为这个人正是负责代表团安全的保卫干事郑延峰,而且只有他被准许携枪登机,于是断定,飞机遭到劫持。

这时,通信员唐全兴也收到了驾驶舱里张景海“前面出事了”的通报,证实飞机被劫持。他立即向上级发报,“50258报告:飞机被劫持,歹徒为机上保卫干事。请地面打开雷达,观察我机位置”。很快,北京方面回电:“飞机向北飞,向西飞。一定要勇敢沉着、机智灵活地与歹徒作斗争,保证飞机安全,坚决粉碎劫机行动。党相信你们!”

警卫劫专机欲飞台湾,“子爵”号京沪航线上生死对决33分钟-信息快讯网

▲停放在中国航空博物馆展区的“子爵”号专机

有了北京方面的明确指示,机组人员信心倍增。经过短暂的讨论,王贵峰综合大家的意见,形成三套方案:一是观察驾驶舱内的动静,见机行事,配合飞行员的行动;二是歹徒如果从驾驶舱出来,就干掉他;三是如果里面打起来,就破门而入。王贵峰还向陪同外宾的总参外事局沈副局长扼要地介绍了飞机上发生的一切,这位老红军叮嘱一定要制伏歹徒,保证外宾安全,保护国家财产安全。

随即,大家分头行动,各就各位:王贵峰和房加林各执一把救生斧,把守驾驶舱门,随时监视里面的动静;唐全兴坚守电台,保持和上级及地面的联络;刘铁军负责观察航向变化,协同唐全兴上报飞机位置;庄永春注意观察飞机发动机工作情况;郭灵协助沈副局长做好外宾的工作。

客舱里的外宾和陪同人员对机上发生的这一切全然不知,依然谈笑风生。客舱里知道内情的只有乘务员郭灵和总参外事局沈副局长。这位老红军战士,经历过战争年代的生死考验,面对危局泰然自若,不时地对热情的外宾回以微笑,或就某一个话题侃侃而談……

年轻漂亮的南京姑娘郭灵,入伍才3年,刚满22岁。她看到外宾代表团团长座位靠近前舱,担心万一歹徒冲进来行凶,危及贵宾安全,为防不测,便面带微笑礼貌地说:“今天气流大,前舱容易受到颠簸,后舱座位有安全带,到那里比较安全。”外宾代表团团长愉快地接受了她的建议。随即,她还应外宾之邀唱起了《北京的金山上》,悠扬的歌声在客舱里回荡,使人陶醉……

歌毕,郭灵礼貌地致谢退出。这时她想到,万一发生不幸,应该让党和人民知道事件的真相。她马上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王贵峰,王贵峰连声说好,叫她立即去办。郭灵找来一只清洁袋,把歹徒劫机经过扼要地写在背面,装进一个咖啡盒里。她还不放心,又把盒子放到食品柜里,才舒了一口气。然后,她又端起装有食品、饮料的托盘,面带微笑地出现在外宾的面前,迎来一片赞扬声。

惊心动魄 化险为夷

驾驶舱的劫机歹徒不时地看表,计算着飞行时间,还不时地向舱外张望。这时飞机已被劫持近半个小时了,按时间计算早就应该在大海上空飞了。蓝丁寿心里清楚,如果时间拖得太长,歹徒还看不到大海就会起疑心,如果他发现飞机的航向不对,肯定会狗急跳墙,必须要在歹徒发觉之前制伏他!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该怎样出手呢?为了分散歹徒的注意力,蓝丁寿故意对歹徒大声喊道:“到台湾去没有航线,我们得研究一下。”然后把地图拿到操纵台上,故意和张景海凑在一起,手在地图上比画着,说:“关键是找机会夺枪,他离我们远,要想办法把他引过来。到时你抱头,我夺枪,因为歹徒的枪始终在我的脑后,离我近。”张景海点点头:“明白。”驾驶舱内的噪声较大,歹徒听不清他俩在讲啥,还以为他们真的在研究航线。

这时,透过座舱玻璃,蓝丁寿看到一片水域,凭经验他知道那是湖泊或水库,机会来了!于是他灵机一动,大声对歹徒说:“已经到海边了,你过来看看。”歹徒紧绷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快意。张景海心领神会,明白蓝丁寿机长已发出行动信号,便双脚离舵,拿起地图,并用手指着地图上的一片海域说:“你过来看,到这个地方了,到海上了。”歹徒也在心里计算时间,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便信以为真,急切地靠了过来,在两位飞行员之间的空隙探过身来。就在他脑袋前伸的一瞬间,人高马大的张景海突然起身双手紧紧按住歹徒的头,然后扣住他的脖子猛然向怀里一带。蓝丁寿同时向后转身死死抱住歹徒持枪的右手,趁歹徒失去重心的一刹那,两人同时离开座椅,全力向歹徒扑了过去。搏斗中,歹徒丧心病狂地开了枪,由于驾驶舱空间狭小,施展不开,三个人顿时扭作一团。尽管歹徒连扣扳机,但蓝丁寿和张景海似乎都没听见枪声,一心想着制伏歹徒。

枪声一响,舱外的机组人员顿时紧张起来。守在前舱门口的王贵峰正要抡起斧头劈门时,只听“哐啷”一声舱门被撞开了,就见三个人扭打在一起滚了出来,也分不清谁是谁。王贵峰大声问:“哪个是?”听到喊声,蓝丁寿和张景海齐声回答:“底下那个!”两人几乎同时把头向外侧闪开,歹徒趁势翻过身来,并企图继续顽抗,只见一道寒光闪过,接着“咔”的一声,王贵峰手起斧落,歹徒顷刻毙命。

蓝丁寿抬眼看了一下时间,时针指向10点零6分,从歹徒闯入驾驶舱,到结束这场搏斗,共经历了漫长的33分钟,而最后的搏斗只不过2分钟,却取得了绝地反击的胜利。至此,这场现实版的空中“最高危机”落下了帷幕。这时,整个机组才松了一口气。

危机消除后,蓝丁寿和张景海迅速回到各自的驾驶位置,他们立即对飞机各系统进行检查,发动机、仪表、无线电、机械等系统工作正常,“子爵”号专机又恢复了正常飞行状态。就在这时张景海突然感到右腿麻木无力,低头一看右腿蓝军裤上有2个枪眼,但腿上只中了1枪,是贯通伤,万幸没有伤到骨头和神经,殷红的鲜血已经染红了裤腿。蓝丁寿见状关切地说:“你负伤了,先包扎一下,我来驾驶。”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飞行服前胸、腹部也被子弹击穿,万幸没有受伤。歹徒在机舱内先后开了6枪,除1枪击中了张景海的右腿外,其余几枪都打在舱内设备和舱壁上,幸运的是歹徒射击的子弹没有给飞机造成严重损坏。

10分钟后,“子爵”号在南京机场紧急降落,已经到位的救护车立即把伤员张景海送往医院。而客舱里的外宾对在“子爵”号上发生的这一切全然不知。飞机在南京机场降落之前,机智的郭灵面带笑容告诉外宾:“由于天气原因,飞机要在南京降落,稍做停留。”接着又介绍说:“南京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又是我的家乡,这里有雄伟的长江大桥,秀丽的玄武湖,还有秦淮河、夫子庙……”外宾非常喜欢这位一路上为他们热情服务的中国姑娘。那位团长还风趣地说:“小姐,你是不是想家了,让我们陪你到南京来啊。”

事后查明,劫机歹徒郑延峰为此次叛逃早有预谋,在他随机携带的公文包里发现了大量绝密文件、机密文件,还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一些机密资料。这次反劫机的成功,不仅保证了专机的安全,同时也保证了国家机密的安全。

警卫劫专机欲飞台湾,“子爵”号京沪航线上生死对决33分钟-信息快讯网

1982年8月,空军领导机关授予“子爵”50258号机组“反劫持英雄机组”荣誉称号;授予蓝丁寿、张景海“反劫持英雄”荣誉称号;空军党委授予王贵峰“反劫持英雄”荣誉称号,给刘铁军、唐全兴、庄永春、房加林、郭灵各记一等功1次。


——节选自《党史博览》2018年第4期


作者:徐秉君
编辑:周怡倩
责任编辑:周怡倩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11-21 07:19:11 1542755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