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人找大片不用上网“翻墙”2015-08-23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10055

当互联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传播信息、改造世界时,高昂的宽带价格及受限的上网环境令古巴人对网络望而却步。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尽管古巴的家庭上网率低于5%,很多古巴人依然能通过“人肉路由器”以更低廉的价格找到他们喜欢的网络资源,缓解对外界信息的好奇与渴望。

年轻人的“每周套餐”

从打好西语字幕的最新一季《权力的游戏》到各式各样的好莱坞电影、从NBA30支球队的比赛录像到西甲的视频,再到电子版的书籍杂志、日本动漫、杀毒软件、手机移动应用……即便没有公共网络,古巴民众现在也可以观看和使用这些网络资源。在绝大多数国家,人们通常能轻而易举地直接通过互联网找到这些内容。而在古巴这个“没有网络”的国家,人们则要通过一个名为“每周包裹”的离线系统获取这些内容。

在古巴这样一个家庭上网率低于5%的国度,“每周包裹”是网页的替代版。这个“上网”系统运作起来非常原始——每周管理者在古巴境外能上网的地方将最新的音乐、电影、电视剧、电子杂志和手机应用等资源下载并归类进移动硬盘中,并通过成百上千的经销商分发给用户。而这些经销商更像之前的送报人,奔走在古巴城市和乡村道路上,将“每周包裹”挨家挨户带给订阅者。

“每周包裹”满足了古巴广大年轻人的愿望,拥有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的他们,数年来一直期待古巴政府能够开放对网络的管制。24岁的安娜·劳伦是哈瓦那的一名记者,也是古巴众多年轻人渴望了解世界的代表,“我可以从‘每周包裹’下载视频、音乐、肥皂剧等,你想得到的任何东西都能从其中得到。”她表示。

作为纪录片的狂热爱好者,安娜每周最期待周一,因为最新的‘包裹’会在每周一送到她家,每周一一位年轻人带着移动硬盘来到她家,把“包裹”拷贝进电脑。作为订阅户,安娜有权利选择拷贝“包裹”的哪些内容,“我可以拷贝任何我想要的东西。如果我不想要拷贝这周的音乐,我就可以不拷贝。我只拷贝这周我想看的内容。”

安娜每周为“包裹”支付1-2美元,而具体金额根据她拷贝的内容多少而定。这个系统通过“上下线”的方式维持,一个下线平均拥有100名最终用户,这意味着每周可以从他的用户中收取约150美元的收入。而为了获得这些内容,他每周需要上交给上线15美元。

“黄金时代”或一去不复返

“每周包裹”在解决古巴人上网问题的同时,也为企业的创新铺平了道路。安托瓦内特·杜肯是古巴一家著名文化杂志《威斯达》(Vistar)的记者,随着“每周包裹”的流行,绝大多数的读者通过在“每周包裹”出版的PDF版本阅读这本杂志,“我们之前出现在网络上但无人问津。‘每周包裹’有这么多经销商,对于我们这是最好的与读者交流的方式。”更重要的是,它为在媒体工作的古巴人创造了很多工作机会,“它给予了我更多可能性,有机会做一些以前难以想象的事情。之前如果你想在媒体工作,那么唯一的选择是官方媒体。”杜肯表示。

另外,古巴一些广告公司通过“每周包裹”为古巴的餐厅、美容院提供了接触潜在客户的机会。自2011年起古巴政府允许私人企业合法运营起,只要这些企业付费,广告公司就会为他们做广告,插入在“每周包裹”每项大类的最后。

受限的网络环境催生了“每周包裹”在“灰色地带”中诞生与走红,但事实上“每周包裹”在古巴并不合法。对于在“灰色地带”的创新,古巴政府并没有过多管控,一直保持中立的态度。一方面,“每周包裹”中的内容并不沾染政治与色情。另一方面,古巴官方媒体也在上面放一些正面宣传,甚至政府工作人员、警察、士兵等也是“包裹”的忠实用户。

发展到今天,“每周包裹”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并积累了一批忠实客户,然而随着古巴政府开始松动对网络的严格管控,“每周包裹”的黄金时代也许将一去不复返了。随着美古僵局破冰,美国一些因特网公司如谷歌已经表现出对帮助古巴解决上网问题的兴趣。去年6月,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率团队调研古巴。如果谷歌等因特网公司进入古巴市场提供最新的网络服务,到那时,曾经给古巴年轻人运送网络资源的“每周包裹”很快便会失去存在的意义,然而它将永远留在一代古巴人的记忆里,因为在没有网络的年代,它帮助古巴年轻人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08-20 14:27:50 1534746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