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国家主席习近平16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世界银行行长金墉。

习近平指出,中国同世界银行有着长期良好的合作。我们赞赏世界银行积极支持“一带一路”倡议,以及近年来大力推进增资和股权改革,提高包括中国在内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代表性和发言权。世界银行是维护多边主义和经济全球化的重要力量。中方愿深化同世界银行的全球发展伙伴关系,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共同推动全球减贫和可持续发展,维护开放型世界经济,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

习近平强调,当今世界是一个地球村。尽管单边主义、保护主义不断有新的表现,但各国利益交融、命运与共、经济全球化不可逆转,合作共赢是大势所趋。中国的发展得益于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同时也为全球经济增长作出了重要贡献。我们反对针对中国的那些不实指责,将坚定维护自身合理利益。作为负责任大国和现行国际体系的建设者和贡献者,中国将坚定不移支持完善多边贸易体制,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致力于同各方一道,做大合作的蛋糕,实现互利共赢。我们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就是要在国际规则基础上,通过共商共建共享,促进国际发展合作。中方愿加强同世界银行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合作。

金墉表示,感谢中国长期以来对世界银行的大力支持。世界银行高度评价习近平主席去年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重要讲话,您提出要敢于到世界经济的汪洋大海中去游泳,我完全赞同并多次引用。在全球化时代,各国都不能闭关自守,都要遵守规则。世界银行赞赏中方支持多边主义和经济全球化,支持世界银行增资和股权改革。习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体现着远见卓识,极大地有助于国际发展合作和减贫事业。世界银行愿同中方进一步深化“一带一路”框架下合作,共同推动全球减贫和发展事业不断取得新的成就。

来源:央视网

责任编辑:杨健

【脱贫攻坚在行动】邂逅马鞭草 黄河三峡美如画卷-信息快讯网

▲点击图片跳转播放

7月11日,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在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永靖县刘家峡南滨河路的十里花堤看到,大片的马鞭草盛放如“紫色海洋”,使黄河三峡美如画卷,吸引游人纷至沓来,观花赏景。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杨秀峰/摄

永靖县2011被列入六盘山国家连片特困地区贫困县,属甘肃省23个深度贫困县之一。2013年底建档立卡贫困人口4.4万人,建档立卡贫困面27.26%,其中74.6%的贫困人口在东西山区。东西山区11个乡(镇)苦甲陇上,自然条件严酷,山大沟深,十年九旱,是典型的雨养农业区,群众生活非常困难。以黄河、湟水河两岸为主的川塬区6个镇条件相对较好,水资源丰富,景色秀丽,有“黄河三峡”之称,是发展旅游业的理想之地。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杨秀峰/摄

近年来,永靖县始终坚持把旅游产业作为带动全县经济社会发展的龙头产业,深入推进全域旅游发展,实施“旅游+”战略,不断延伸旅游产业链条。2017年,永靖县开始在刘家峡南滨河路景观带种植薰衣草、马鞭草、唐菖蒲、郁金香、菊花、牡丹花等名优花卉新品种,打造南滨河路千亩黄河花堤,形成了五彩缤纷、百花争艳的花海景观带。

来源:中国经济网

责任编辑:邵大卫

【脱贫攻坚在行动】甘肃合作:小小合作社 有“合”有“作”还省“力”-信息快讯网

在草原上,从放牧到挤奶再到卖出鲜奶,几乎需要全家出动。但在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那吾镇的两个小乡村中,因为成立了“合作社”,放牧不再需要全家齐上阵,有个村还有了自己的酸奶品牌,真正可谓是合力则省力。

更知地自然村:从分散放牧到合作共赢

更知地自然村的多河尔兴盛奶牛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

未能让三个儿子上学,这是德合拉最大的遗憾。

德合拉的家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那吾镇多河行政村更知地自然村,年轻时他外出做小本生意,家里忙不过来,孩子就得帮忙放羊放牛。

如今他的三个儿子均已成家在外打工,德合拉说,儿子们都吃了没有文化的亏,他的孙子们都应该上学,不能走老路,改变过去放牧就得全家齐上阵的模式。

2012年,德合拉联合村民成立多河尔兴盛奶牛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每户入股的“资本”就是15头牛、1000亩草场、3万元本金和一个劳动力。

合作社打破了牧区传统的以家庭为单位的分户分散经营的模式,由专人负责放牧、挤奶和管理,剩余劳力便可外出打工。

德合拉觉得合作社节省了劳动力

德合拉的三个儿子和儿媳妇均在外打工,他觉得合作市区学校的教学质量更好,让老伴在市区租房陪读。

贫困户切得也加入了合作社。在分散放牧时期,即便是只有几头牛,从放牧到挤奶再到鲜奶的出售,切得一家人必须全部出动,一年到头,收入也不过两万多元。现在却不一样了,大儿子在内蒙古建筑行业打工,小儿子在上学,妻子多数时间也在外打工,他作为“入股”的劳动力在合作社忙碌。

这一模式很受欢迎,全村18户均已加入合作社,2017年更知地自然村实现了全村脱贫。

合作社目前共有奶牛270头,日产鲜奶1300斤,与燎原乳业公司签订了常态化协议,每斤鲜奶销售价3.5元,日产值4550元,按产奶期120天计算,年产奶量达15.6万斤,产值达54.6万元。同时,冷库年租金收入可达12万元。

2017年底合作社收入分红每户3万元,让农牧户得到了真正的实惠。

门娄自然村:有了酸奶车间 再也不担心鲜奶出售了

过去,在产奶旺季,旦知昂杰每天凌晨4点多起床,骑摩托车将前一晚的鲜奶送往鲜奶收购站,妻子则在家挤奶。

路上要花半个多小时,到了鲜奶收购点还得排队等待,结束后立刻赶回家。

上午9点半左后,上午的鲜奶差不多也挤好了,旦知昂杰又得去收购站,妻子则去放牧。

“刚挤好的鲜奶,越快送到收购点约好,超过两三个小时就酸了。”旦知昂杰说,酸了的鲜奶卖不出去,只能带回家做曲拉。

鲜奶出售,每斤3元至3.5元,但如果制作曲拉,50斤鲜奶才能做出2斤曲拉,每斤出售价才10元左右。

这时,“时间就是金钱”,对比是显而易见的。

如何能保证及时将鲜奶卖出去?在合作市那吾镇卡四河行政村门娄自然村,很多人和旦知昂杰一样烦恼。

2017年5月,依托卡四河村成立的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在合作市农牧局的支持下,门娄自然村建立了合作地区首家农民自产自销的“酸奶加工厂”,村里每户出一个劳动力,有人制作酸奶,有人运输,有人出售,年底共同分红,旦知昂杰和另外两人经过严格的培训学习,成为酸奶机操作工。

旦知昂杰介绍酸奶制作包装的流程

如今,鲜奶不需要送往收购站,在酸奶加工车间制作成酸奶,送往合作市区的酸奶出售门店。

“摸索尝试了一个多月,口味才稳定下来,现在我们的酸奶很受欢迎。”旦知昂杰说。

1斤鲜奶能制作三罐酸奶,每罐3元至3.5元之间,比单纯出售鲜奶要划算很多。

旦知昂杰说,将鲜奶送到酸奶加工车间,虽然1斤才3元,但比原来送往收购站要省时省力,同时他还能参与酸奶出售的分红,2017年他分到了3500元。

如今,门娄村14户全已脱贫,村里还有了自己的酸奶品牌,旦知昂杰说,今年年底的分红肯定要比去年好。

来源:央视网

责任编辑:邵大卫

【脱贫攻坚在行动】脱贫“硬骨头”怎么啃?听听基层干部怎么说-信息快讯网

过去五年,全国几千万贫困人口拔了“穷根”,但成绩的背后,脱贫攻坚任务依然艰巨,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是这场硬仗中的硬仗。

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和临夏回族自治州,是甘肃的深度贫困地区,这场“硬仗中的硬仗”怎么打,听听基层干部怎么说。

唐晓文:扶贫先扶志 得让他们先有信心

职位: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唐尕昂乡党委书记

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唐尕昂乡党委书记

唐尕昂乡让吾道村从种植青稞到种植中药材后,发生的改变让唐晓文颇有感触,“脱贫扶贫很难,既要整体考虑,也要考虑每一个个体,要多去学习,敢于尝试。”

原来种青稞,一亩地收入顶多500元,现在种当归,一亩收入近5000元,收入翻了10倍,在村里推广种植中药材变得顺理成章。

唐晓文认为,在扶贫过程中需要向让吾道村一样,找到适合村子自身的发展模式,但具体到每一户,还得继续想对策,让他们有可持续的收入。

“我联系的贫困户有4家,其中有一户缺乏劳动力,但对方想学医,于是我介绍他到医院学习,现在他成了一名乡村医生,家里有了收入,最终稳定脱贫,另一户则选择当生态护林员,每月收入也有了保障。”唐晓文说。

“多和他们交流,得让他们自己有脱贫的意愿和信心,然后具体分析各家致贫的原因,和他们一起寻找合适的路子来增加收入。”唐晓文说,这是他的“扶贫经”。

牟忠平:敢于尝试 推广新技术 多和贫困户交流

职位: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牙利吉乡党委书记

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牙利吉办事处党委书记牟忠平

在夏河县牙利吉办事处阿纳村,当来自英吉利海峡的娟珊牛与高原牦牛相遇后,他们的后代娟犏牛不仅长得快,体格大,娟犏雌牛的产奶量还是普通牦牛的三倍。

不论出售还是产奶,都比牦牛划算。

牙利吉办事处党委书记牟忠平说,这里的脱贫扶贫,还得从养殖上下功夫。

“其实在牧区有很多项目扶持政策,我们也在养殖技术方面下功夫。”牟忠平说,“但有时候群众知晓率太低,导致推广没有想象中顺利。”

正因如此,当地扶贫干部和当地的致富带头人共同协商,了解新政策新技术,来打消疑虑,让更多的人了解和接触新观念新技术。

“要接受新技术新观念,了解新事物,教育就至关重要。”牟忠平说,如果按照“两不愁三保障”(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农村贫困人口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来说,最难的就是义务教育和住房安全这两个保障。

“对有些习惯住帐篷的人来说,他们对改善住房的意愿不是很强烈,对教育也不太上心。”牟忠平说,他们准备在这方面下功夫,和他们多沟通、多交流。

马红梅:实打实帮扶 让他们有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职位: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那吾镇卡四河村娄日玛自然村包村干部

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那吾镇卡四河村娄日玛自然村包村干部马红梅

干了近10年的扶贫工作,这两年马红梅的压力才小了点,因为她帮扶的合作市那吾镇卡四河村娄日玛自然村已经脱贫了。

对马红梅来说,感触最深的是脱贫后人们对生活态度的改变,“生活态度变积极了,思想观念改变了。”

过去“等靠要”的思想确实有,但现在不一样了,马红梅说,因为村子是半农半牧区,他们主要进行产业帮扶。

“有些人家里穷买不起牛,政府送去牛犊,让他们慢慢发展。”马红梅说,得让他们有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同时在养殖等方面进行创新,如成立合作社等,解放多余的劳动力进程经商务工。

“总之得让他们有稳定、可持续的收入才能脱贫和巩固脱贫成果。”马红梅说。

来源:央视网

责任编辑:邵大卫

【脱贫攻坚在行动】脱贫“硬骨头”怎么“攻”?-信息快讯网

贫困问题是当今世界最尖锐的社会问题之一,然而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却在2015年年底做出庄严承诺,到2020年要实现现有标准下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目前我们国家的贫困人口还有多少,他们都分布在什么地方,扶贫30多年都没能彻底解决的难题该如何破解?

来源:央视网

责任编辑:邵大卫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07-17 06:03:49 1531778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