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也要把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印尼因此暂缓和澳签订贸易协定-信息快讯网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视觉中国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正在考虑是否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到耶路撒冷,听到这一消息,正要和澳大利亚签订双边贸易协定的印度尼西亚不乐意了。在本周三的新加坡东亚峰会上,莫里森和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第一次面对面交谈,莫里森试图解救危在旦夕的贸易协定。

“这项协议什么时候能签署取决于澳大利亚大使馆确定选址。”印度尼西亚贸易部长英卡尔迪亚斯多?鲁基托周二在新加坡对《日经亚洲评论》说道。

印度尼西亚作为世界上拥有最多穆斯林人口的国家,是巴拉斯坦的重要支持者。

据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报道,莫里森告诉记者,对大使馆搬迁一事的内部核查正在进行中,“相关磋商将会进行……再经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内阁通过。”结果尽量在圣诞节前公布。

美国在今年5月14日正式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以色列第二大城市特拉维夫前往耶路撒冷。


作者:吴姝
编辑:吴姝
责任编辑:沈雷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刚结束巴黎之行特朗普就连发推特怼马克龙,美欧小伙伴要“友尽”?-信息快讯网

马克龙和特朗普显得都不开心。|视觉中国

刚刚结束巴黎之行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连日来怒怼法国总统马克龙,并要求欧洲国家赶紧支付北约军费。而《金融时报》则报道称,特朗普可能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很快宣布对来自欧盟的进口汽车和零部件加征关税。分析人士指,特朗普上任以来,美欧在气变、贸易、伊核、中导等多个重大问题上的分歧越来越严重,双边关系渐行渐远。

特朗普言辞犀利怒怼马克龙

直到今年春天,马克龙还被认为是特朗普在欧洲领导人中唯一的好朋友。特朗普上任以来,先后于2017年7月和今年11月访问巴黎,马克龙则于今年4月回访华盛顿。两人之间的“亲密友情”使媒体认为法国已经取代德国和英国,成为“美国在欧洲的首要联络方”。但马克龙上周在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的讲话中,抨击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其矛头直指特朗普。马克龙称,“说我们的利益第一,那谁会关心别人?”。他指民族主义“抹去了一个国家最珍贵的东西,即道德价值观”。镜头捕捉到坐在台下的特朗普一脸不高兴,因为就在几天前的中期选举竞选中,特朗普还多次高呼“民族主义”。

果然,回到华盛顿的特朗普11月13日在社交媒体上称,马克龙建议建立欧洲军队,以对抗美国、俄罗斯等,但“发起一战和二战的是德国,法国结果怎么样了?”他讽刺巴黎的法国人在美国出现之前“已经开始学德语了”,还质问法国“究竟交不交北约军费”。美国一直敦促北约成员国将国民收入2%投入军费,而迄今为止29个北约国家中只有8国实现该目标,法国这一比例为1.82%。

特朗普还怒怼马克龙在法国的支持率“非常低”,只有26%,而与此同时,法国失业率高达10%,马克龙“批评美国只是为了转换话题”。特朗普称,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比法国更民族主义,“他们是非常自豪的人,这是理所当然的——让法国再次伟大”。

特朗普还批评法国对来自美国的葡萄酒征收高关税,使得美国葡萄酒很难出口到法国,而法国葡萄酒则由于美国的低关税而畅销美国。不过美国媒体指出,美法两国对葡萄酒的征税差别不大,仅为每瓶10多美分。

11月10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右)在巴黎爱丽舍宫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新华社

华盛顿再次抬出“汽车税”对付欧盟

《金融时报》等则报道称,特朗普将与白宫经贸团队讨论一份由商务部起草的汽车关税方案。有消息称,美国近期可能对来自欧洲和日本的整车及汽车零部件征收高达25%的关税,这将给14日来访的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伦极大压力。

自年初的钢铝关税调查之后,今年5月23日,特朗普下令美国商务部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对进口汽车及零部件启动“232调查”。欧盟每年向美国出口的汽车及部件价值超过500亿美元,因此该关税一旦征收,将给美欧关系蒙上阴影。

今年7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访问华盛顿时,与特朗普共同宣布开启以“零关税、零壁垒和零补贴”为目标的美欧贸易谈判,美国也因此暂停对欧洲钢铝及汽车产品征税。但此后双方贸易磋商进展并不顺利。今年10月,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布鲁塞尔访问期间,对欧盟明确表示不满,并暗示华盛顿将考虑使用“汽车税”对付欧盟。

欧盟内部在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问题上也存在内部分歧。以德国为首的一些欧盟国家主张明年1月就授权欧盟与美方开启谈判,而法国等并不急于与美国谈判,并强调农业等核心利益不能在谈判中被牺牲。而美国再次放出征收汽车关税的风声,显然意在敲打欧盟尽快启动贸易谈判。

双边矛盾升级至“价值观之争”

事实上,特朗普自上台以来屡次无视欧洲利益和关切,直接导致美欧关系纷争和矛盾增多。大体来看,美国政府两类做法让欧洲“很受伤”。

一是一味强调“美国优先”,不仅不顾及欧洲,还损害后者利益。比如美国退出被欧洲视为重大外交成就的伊朗核协议,恢复对伊朗的严厉制裁,殃及与伊朗有经贸往来的欧洲企业。特朗普扬言退出被欧洲视为安全基石之一的《中导条约》,可能让欧洲再次面临军备竞赛的威胁等。

二是公然胁迫欧洲盟友,以服务于美国利益。经济上,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挥动关税大棒,迫使欧洲做出让步,包括加大购买美国液化天然气、进一步开放市场等。安全上,美国要求德国等欧洲国家提高军费,在北约框架下承担更大责任。

虽然美欧在历史上也曾有过分歧,但此轮矛盾显然更为深刻,双方不仅产生现实利益之争,更有价值观之争。长期以来,欧洲主张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和多边主义、国际机构和自由贸易等是国际社会和平稳定的保证,也是欧洲的最大利益所在。而美国现政府一系列做法显然背离了这种价值观,导致跨大西洋关系裂痕加深,美欧关系渐行渐远。

面对美欧关系变局,欧洲谋求更大的“战略自主”,即军事上发展独立的防务力量,经济上摆脱美元霸权,外交上寻找新的伙伴等,从而在对美关系中获得更大回旋空间。10月底,中国、欧盟等7个世贸组织成员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会议上强调,美国今年3月的钢铝关税措施违反世贸规定,要求设立专家组进行审查。此前,欧洲、中国、俄罗斯等共同谴责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全面协议,并共商应对方案。而欧洲和日本也于今年7月达成自由贸易协定,继续推进多边经贸机制。

作者:报驻华盛顿记者 张松

编辑:陆益峰 吴姝

责任编辑:宋琤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法德高调纪念一战终战百年的背后:民粹主义正在欧洲大陆蔓延-信息快讯网

▲10日,马克龙与默克尔在贡比涅森林为新纪念碑献花,并重申法德两国“和解”。|视觉中国

1918年11月11日,笼罩在欧罗巴上空长达四年的战争阴云终于散去,这场被冠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之称的战争是欧洲历史上破坏性最强的战争之一,约6500万人参战,超过1600万人丧生,2000万人受伤,在物质和精神上对欧洲乃至全世界的人民造成了难以估量的伤害。

100年的时间过去了,一战痕迹大部分早已泯灭在岁月里,但在这场战争的策源地欧洲,人们依然在举办各式各样的纪念活动。在欧洲人看来,这些纪念活动既是对那段残酷过往的铭记,也是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的警醒。

德国领导人“破例”与欧洲携手纪念

德国既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发动者之一,也是最大的失败者。在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之际,德国领导人前往百年前的“敌国”,和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们共同纪念大战终结,其中最有象征意义的一幕,显然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于当地时间11月10日下午,来到法国贡比涅森林共同参与纪念仪式。这两位欧洲最重要的领导人见证了一块新的纪念碑的揭幕。在这块纪念碑上用德文和法文镌刻着:“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此重申法德和解对于欧洲与和平的价值。”

一战在贡比涅森林写下了休止符。100年前,英法两国的代表在贡比涅森林火车站的一节火车车厢里,与德国签署了停战协定,这也宣告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正式结束。随后,这节火车被法国人当作胜利的象征带回了巴黎进行展示,而对于彼时的德国人来说,这节火车却是莫大的耻辱。

1940年,希特勒又在同一座森林、同一节车厢里,和法国代表签署了停战协定,并且把这节车厢带回柏林,以宣示对法国的胜利。正是因为贡比涅森林见证了法德之间太多的羁绊,自1945年以后,法德领导人再也没有在此见过面。

▲10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在英国伦敦与伊丽莎白女皇、查尔斯王储等会面。|视觉中国

11月11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来到了英国伦敦,同查尔斯王储一同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在伦敦市中心举行的纪念仪式上,施泰因迈尔献上了花圈,纪念那些一战中的受害者们。这是德国国家元首首次参与英国举行的传统纪念一战献花活动,英国政府将其视为一种历史性的和解行为。

同日,在法国巴黎举办了更为盛大的纪念活动。在凯旋门前,聚集了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俄罗斯总统普京、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的数十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上午11点整,法国全国各地敲响钟声,以悼念在战争中的死难者。1918年11月11日那一天,法国也曾经在全境内敲响钟声以宣示战争的结束。

威廉皇帝纪念教堂加入敲钟纪念行列

与法国和英国盛大的纪念活动相比,德国境内的纪念活动则显得规模小很多。正如德国媒体报道的那样,在德国境内,所有的纪念活动都是由个人发起,政府发起的纪念活动几乎没有。

在慕尼黑市中心的国王广场上,德国艺术家库恩用布料和伞架做了3000棵盛开的红色罂粟花的模型。罂粟花是英国的象征,而这一现代艺术作品是用来纪念在一战中倒下的英国士兵。在一些德国小城镇里,民众也自发举行了纪念仪式,这些举办地多有参与一战的死难者。

当年,一战结束的消息传遍欧洲后,很多国家的教堂自发敲响钟声。随后,在英国的倡导下,每年11月11日敲响钟声以纪念一战终结,已成为很多欧洲国家固定的仪式。

而在终战百年之际,德国柏林的威廉皇帝纪念教堂也加入了敲钟的行列。这座教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受损严重,战后保留了教堂钟楼的残骸,并在周围兴建了新教堂和钟楼、礼拜堂和前厅,旧建筑和新建筑合二为一,给人带来一种压迫感,作为警世之纪念。11日当地时间下午1点半,破损的教堂敲响了纪念的钟声,向全世界传出德国期待和解、向往和平的信号。

此外,德国的很多学校也组织了纪念活动,例如安排学生前往法国和英国游学,希望能让德国学生们切身体会战争的残酷。

对于一战在德国关注度较低的原因,德国媒体几乎给出了众口一词的答案——因为二战。在德国人看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更加残酷,也更加值得德国人纪念和反思。

法德和解带给欧洲的安全感正在动摇

在此次纪念一战的系列活动中,处于核心的依然是对于法德和解的强调。马克龙和默克尔共同检阅了象征着法德两国决心世代友好、永不再战的“法德混合旅”部分成员,两位领导人共同在一本金色纪念簿上签字留念。在聆听了童声合唱团的演出之后,马克龙说:“愿我们的孩子们永远不再经历战争。”默克尔则感谢马克龙邀请她参加纪念活动,并指出和平并非从天而降,需要人们继续为之奋斗。

过去,人们认为法国和德国这两个欧洲大陆最重要也是最强大国家之间的和平相处,是欧洲大陆稳定、安全和远离战争的基础。二战后,痛定思痛的欧洲人通过一系列制度设计,确保了德法两国长期和平相处。欧盟的建立,更是让这两个在历史上争斗不断的国家变成了彼此最亲密的盟友。欧洲人由此可以长时间沉浸在法德和解的骄傲感和安全感之中。无论是纪念二战还是一战,法德和解总是被作为最核心话题得到赞扬。

在2012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时任法国总统奥朗迪具有标志性地举起紧握着的手向全场致意,仿佛是在向整个欧洲表示,德法间的世代和平将给欧罗巴带去长治久安。

然而,正如马克龙在此次纪念活动上警告的那样,“民族主义回归”为两次大战后的和平事业带来威胁,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和极端主义正在削弱社会稳定。在这位年轻的法国总统看来,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马克龙揭示了一个真相,欧洲正面临比以往更严峻的挑战,这些挑战不仅复杂而且艰巨,有的挑战来自外部,而有的则来自内部,这些对于欧洲的威胁,远非法德和解可以简单加以解决的。

正如马克龙和默克尔最担心的那样,民粹主义正在欧洲大陆蔓延。这一波民粹主义浪潮,正在通过欧洲人颇为自豪的民主制度来逐走那些主流的政党和政治家们。在法国大选时,马克龙遭遇了来自极右翼政党的勒庞的有力挑战,执政后满意度更是一跌再跌。而深受难民危机困扰的默克尔,则不得不宣布放弃对于党主席的竞选。当整个欧洲都在不断向保守和封闭后退时,法德和解——这一通过一战、二战经验制造的和平的灵丹妙药还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人们不得而知。


作者:报驻柏林记者 赵海博
编辑:陆益峰 吴姝
责任编辑:宋琤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与法德高唱“和解”不同,民粹主义在中东欧百年之国风起云涌-信息快讯网

100年前的1918年11月11日,燃烧了四年的一战战火随着《凡尔赛条约》的签订终于熄灭了,欧洲也由此诞生了四个新的国家——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王国(即后来的南斯拉夫王国)。

100年后的2018年11月11日,当60余国领导人参加巴黎凯旋门前的一战结束百年纪念活动的同时,在欧洲大陆的东部,以这四个国家为基础形成的中东欧多国举行的独立百年纪念活动,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11日,波兰独立100周年纪念日,在华沙街头游行队伍中,官方游行队伍和民族主义者游行队伍混杂一起。|视觉中国

这一天的华沙,没有庆祝波兰独立100周年的欢乐气氛,而是笼罩着令政府担忧的“阴霾”——一年一度独立日游行活动已成为欧洲极右翼活动家最大的聚会。“白色波兰!”“难民出去!”这是去年超过6万名民族主义者游行时高呼的口号,波兰被讽刺为“民族主义者的首都”。今年,在华沙政府禁止极右翼游行失败后,波兰总统杜达想出了一招,他呼吁人们举起红白相间的波兰国旗加入到官方游行的队伍中,以冲淡象征极端民族主义的白旗浪潮,官方游行路线与极右翼组织的游行路线一致,可以加强对活动的控制。但据彭博社报道,今年的极右翼游行规模更大,约有20万人参加,还有来自意大利、匈牙利和英国的极端民族主义者助阵。

在政府与极右翼组织冲突与协调的紧张气氛中,杜克发出呼吁:“我希望我们一起欢快地走在红白旗帜之下,为自由、主权和独立而感到高兴。”在亡国123年后,在一战结束时得以“复生”的波兰是幸运的。它曾被沙俄、普鲁士和奥匈帝国瓜分,但在一战中,让“波兰复国”竟成为俄、德、奥三方拉拢波兰人参战的筹码。1916年底,德奥两国发表建立波兰国家的宣言;紧接着,俄罗斯提出在其占领区建立“自由波兰”的主张,并获得英法的认可;波兰裔美国总统威尔逊也对波兰建国格外支持。波兰随之出现了由不同大国支持的政权,这些政权最终在1918年11月11日由毕苏茨基统一,并成立了波兰共和国。这本应是一战中为数不多的值得波兰人高兴的事,但今天的波兰洋溢着的却并非国家独立的喜悦之情。

“波兰的庆祝活动显示了地缘政治的差异性。”华沙大学一位政治学家对彭博社说,“显然,波兰不是唯一与巴黎的基调格格不入的国家,它们好像在唱另一支歌。”

塞尔维亚的气氛也与巴黎的纪念活动氛围大相径庭。为纪念一战终战百年,塞尔维亚10日举行了代号为“胜利者世纪”的大规模实弹演习,在科索沃局势下日益紧张的背景下展示实力。据美联社报道,共有8000名士兵、100辆坦克以及多架米格-29战斗机参加了军演。

作为一战后独立的欧洲四国之一,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王国是历史上首个南斯拉夫人的统一国家。南斯拉夫民族认同成为这三个原本互相敌视的国家走到一起的纽带。塞尔维亚在一战中为协约国一方,克罗地亚是奥匈帝国攻打塞尔维亚的主力,而被哈布斯堡统治长达八个世纪的斯洛文尼亚则在与另一个协约国意大利作战。随着一战终战、奥匈帝国解体,塞尔维亚摄政王宣布成立以乔尔杰维奇王朝主导的王国。但语言、宗教和民族的危机是这个地区与生俱来的症结,时至今日,依然如此。

捷克纪念一战的序幕早在10月28日就已拉开。多国政要接踵而至,前来庆祝捷克斯洛伐克建国百年。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当日到访捷克,而两天前,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同一天相继到来。在布拉格潮湿寒冷的冬季里,欧洲大道旁人头攒动,包括来自英、法、意、美军队在内的4000余名北约军人举行了阅兵仪式。

▲10月28日,捷克独立百年纪念活动。|视觉中国

“就像100年前捷克斯洛伐克成立时那样,法国站在你们一边。”这是马克龙10月26日与捷克总理巴比什见面时的表态。尽管在一战时大多数的捷克军队为奥匈帝国和德国而战,但由流亡在外的捷克民族主义者所建立的“捷克斯洛伐克民族委员会”先后得到英、美、法等国的承认,实际上获得了协约国政府的地位。这一组织于1916年在巴黎成立,并团结境外侨民组建军队,与协约国一同作战。1918年10月28日,在奥匈帝国宣布投降之际,该委员会随即通过了建立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的法令。从此,这一天被定为捷克斯洛伐克的国庆日,即便在75年后捷克和斯洛伐克分裂,这一天仍是两国共同欢庆的节日。

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王国的独立地位,在1918年9月10日协约国和奥匈帝国签订的《圣日耳曼条约》中得到承认,奥匈帝国从此解散。但有趣的是,百年之后,奥地利、匈牙利、捷克和波兰等这些战后形成的国家,相继踏着特朗普率先“退群”的后尘,宣布退出联合国《移民问题全球契约》。

“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反叛。”马克龙在巴黎一战终战百年活动中发表的演讲中如此说道,但这显然不是中东欧百年之国们所唱的曲调。


作者:报见习记者 吴姝
编辑:陆益峰 吴姝
责任编辑:宋琤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一周,在新加坡密集登场的系列峰会举世瞩目  东盟引领的区域合作机制为多边主义护航-信息快讯网

11月14日,第33届东盟峰会及系列会议在新加坡举行,与会各国领导人出席晚宴观看表演。| 视觉中国

这周是“东盟系列峰会周”,11月11-15日,在东盟轮值主席国新加坡,东盟(十国)峰会,东盟与中国、日本、韩国、美国、印度等对话伙伴的峰会(10+1),东盟与中日韩的(10+3)峰会,第二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10+6峰会),东亚峰会(10+8峰会)以及诸多部长级会议、高官会密集登场。呈现出亚太主要大国“围着东盟转”,中小国家齐心协力“办大事”的特点,再次凸显了东盟在区域合作中的“显赫地位”。

东盟也算是名至所归,因为其长期以来孜孜不倦地推动地区和平与区域一体化,是区域一体化的“领头羊”(或者说是“驾驶员”),成绩斐然,备受肯定。而且,尽管东盟是以中小国家为主的组织,但所有亚太大国基本都认可和支持东盟在区域一体化中的核心引领地位。东盟的一些理念,如坚韧团结,创新求变,多边主义,互联互通,智慧城市,协商促安全,等等,也在引领着东亚区域合作。

这与欧盟区域一体化合作由法德组成的“大国轴心”引领的态势迥异。因为在东亚(亚太)地区,域内外大国博弈激烈,大国矛盾会使区域合作寸步难行。因此,东亚区域合作只能由实力对任何大国都不构成较大威胁、与所有大国关系都较好的东盟来引领。在过去一二十年里,以东盟为主,搭建了诸多区域合作机制:东盟系列峰会,东盟地区论坛,东盟高官会(一年数百场),东盟自贸区,东盟与中国等国家的自贸区,东盟防长会,东盟防长扩大会(10+8防长会)等等,构建出了以东盟为轴心的多领域区域合作机制,东亚区域合作成果仅次于欧盟区域合作,算是全球第二。

在新加坡召开的诸多峰会都非常重要,而在系列峰会中,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峰会”——第二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格外引人瞩目。东盟十国与中、日、韩、印、澳、新六国领导人再度齐聚一堂,磋商RCEP协定的谈判进程。与会国一致同意,要齐心协力克服困难,争取在明年完成谈判进程。这次会议之所以重要是因为,RCEP的最终签署一拖再拖,已经拖了三四年了,曾经一度期望在本周峰会期间签署协议的愿望再度落空。

东盟在RCEP谈判进程中一直发挥着较大的推动作用,是关键的协调者。RCEP协定对地区贸易增长和区域一体化发展而言,至关重要。RCEP协议签署后,将形成以东盟为中心、其六个伙伴国参与的自贸区,将极大推进地区和全球贸易体系发展。RCEP自贸区覆盖全球半数人口,16国GDP总量约25万亿美元,其体量远超美国、欧盟或日本,是由发展中国家成立的最大自贸区,亚洲将因此在世界贸易中占据领导地位。在美国大肆推动贸易保护主义的今天,在世界经济增速放缓的时刻,在多哈回合谈判耗时多年却遭遇挫折的时刻,基于世贸组织规则达成的RCEP协定将对维护世界多边贸易原则和体系,对世界经济增长更显重要,世界多边贸易合作体系将出现“西方不亮东方亮”的态势。

也有舆论在设想,东盟目前总人口约6.3亿人,是全球第六大经济体,预计在2030年成为第四大经济体,在不远的将来,东盟能否推动建立一个大致涵盖亚太经合组织(APEC)成员国的“亚太自贸区”?尽管东盟已经在引领东亚区域一体化方面取得丰硕成果,但其“小马拉大车”的力不从心感也时隐时现,毕竟,东盟需要协调的国家和事务越来越多。这一矛盾将成为东盟未来发展道路上有待解决的课题。

作者:宋清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

编辑:王卓一

责任编辑:宋琤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11-15 01:37:57 1542217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