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黑着脸,拍桌痛批志愿军38军军长梁兴初:“你贻误战机,按律当斩!”2019-03-14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100641

彭德怀黑着脸,拍桌痛批志愿军38军军长梁兴初:“你贻误战机,按律当斩!”-信息快讯网

▲彭德怀在朝鲜战场与官兵在一起

1950年11月13日,北部山区又降了一场雨雪,有些地方白雪披在峰峦上,阳光一照,雪光反射,耀人眼睛。天气并不太冷。

上午八时半,一辆辆小吉普开到大榆洞来,志愿军总部突然热闹起来了。只见各军的军长们(有的军是政委),有的意气风发,喜形于色,有的阴着脸,沉默寡言,不愿意与大家搭话。大凡你是打了胜仗,还是打了败仗,或者打得很不理想,从战后头头的脸上,就可以略知一二。他们是来参加志愿军第一次党委会的。这次会要总结第一次战役的经验教训,部署第二次战役各部队的任务。

他们过鸭绿江已经20多天了。20多天来,大家都在枪林弹雨、硝烟弥漫中、不分昼夜,连续苦战,人都瘦了一圈,也黑了许多,难得聚到一起啊,难得在一起吃一顿饭呀,美机不放过一个行人,一台车,一个草棚,一缕炊烟,一道车辙。战斗中随时随地都可能牺牲。下次再见时还不知道少了谁呢!

饭前,梁兴初没有估计到彭总会对他发大脾气。因为他是彭总井冈山的老部下。他见到杨迪,笑嘻嘻地问:“杨迪,你准备了狗肉没有?”他在6纵队当过师长,所以同杨迪很熟。

杨迪回答:“村庄都被炸毁了,我到哪儿去找狗呀?”梁军长说:“炒盘鸡蛋也行。”杨迪说:“梁军长,你尽出难题。”

39军吴军长走过来,说“老梁,你不要为难他了,你看这荒无人烟的矿洞子,他去哪儿找狗肉、鸡蛋吃!”大家都笑了。

这时,邓华走过来,说:“给你们打个招呼,这几天彭总的心情不太好,你们要有挨批评的思想准备。”大家伸了一下舌头,不说话了。

吃过晚饭,大家都严肃地走进彭总的作战室,就是大榆洞金矿的那个破工棚,大约有30平方米。彭总已经黑着脸站在里边了。军长们一个个向彭总敬过礼,坐到长方桌的周围,邓、洪、韩、解及政治部主任杜平都来了。

作战室门窗紧闭,点着油灯。会议之所以选在晚上开,是为了防空。因为敌机不时地光顾大榆洞。那时候,所有大的军事目标都遭到了敌机的轰炸。志愿军总部有几十部电台,每天都要发出各种信号,敌人利用先进的侦察技术,对电台能很快地测向、定位,判断出大榆洞这个地方是一个大的指挥机关。大榆洞每天都要与北京、沈阳、安东以及各军、师联系,要保持秘密,不让敌人知道是不可能的。这样,志愿军总部挨炸的机会比任何其他指挥机关都多,危险也就会多。所以,总部开会,一般都在晚上。

彭总把各军的头儿们扫视了一下,脸嘟噜着,对邓华说:“你先讲吧。”

邓华手中拿着几张纸,那是第一次战役时各军的战斗资料,是备用的。他走到大地图前,指着地图,把第一次战役的大致轮廓画了一下,说:“第一次战役我军共歼灭伪6师的两个团,伪8师的两个营,美骑1师8团的两个营、5团的1个营,共计11个营,另有14个营被击溃。40军118师和120师首先揭开抗美援朝的序幕。40军打得漂亮,受到毛主席和彭总的表扬。39军在云山一仗,一下子打掉美军1800人,功绩很大,说明志愿军是完全可以打败美国侵略者的,长了我们的志气,灭了帝国主义的威风。42军打得勇猛顽强,两个师在东线顶住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完成了牵制东线阿尔蒙德第10军的任务,粉碎了麦克阿瑟企图在江界第10军和第8集团军合围的企图。我们共歼灭敌军158万人,恢复了清川江以北全部地区……总的来说,这次击溃敌人多,歼灭敌人少。客观原因是时间仓促,准备不充分,山大林密,道路不熟,语言不通,散敌难俘等。除客观原因外,还有一些主观方面的原因。有的部队在敌我力量相等的情况下,不是采取以小部挡正面,主力从敌后和侧翼攻击,不是首先完全断敌退路。甚至有些同志,还不懂得把自己主力插到敌军背侧攻击,是最有效歼灭敌人的战法。特别是球场战斗,伪军两个团本来已被我截断了退路,但113师只去了一个团,师主力则在离那儿二三十里的地方休息,结果让敌人逃跑了。”

邓华讲到这里略作停顿,彭总的脸上早已充满了怒气,眼睛瞪着38军军长梁兴初。梁兴初不敢正视老总。作战室内气氛有些紧张。

邓华接着说:“有些军动作太慢,白天不敢行动,主要是怕飞机,夜晚本来是歼敌的好机会,结果由于对敌人估计过高,又不敢大胆地截断敌人退路,使深入袋形之敌又全部逃跑。对分散冒进、立足未隐的小股之敌的攻击,采取了对强大敌军固守阵地的攻击部署,延误了战机。从战役上讲,军主力未能到位……”

“啪!”突然一声响,长桌上的水杯、墨水瓶什么的,都跳了起来,大家抬眼一看,彭总的脸色发紫了。“梁兴初!”彭总吼了一声。

梁兴初胆怯地站了起来。

彭总的手指都颤抖了,“我问你,你是怎么指挥的?你38军为什么那样慢慢腾腾、拖拖拉拉前进?你还是主力呢,娘卖的,鸟主力!”

梁兴初吞吞吐吐地说:“我,我……”

“你什么?我让你往熙川插,你为什么不插下去?你什么?你是怎么搞的?”

梁兴初含糊其词:“我以为……”

“你以为,我告诉你只有一个营,你们硬说有一个美国黑人团,推迟了攻击时间,使敌人跑了。黑人团有什么了不起?娘卖的,39军在云山打的是白人团,黑人团为什么打不得?”

“情报……”

“你的情报是从哪儿来的?由于你们行动迟缓,使球场伪军两个团跑掉了。更重要的是你们没有及时插到价川、军隅里,完成战役迂回、截断敌人后路的任务……”38军一误再误,误了大事。彭总气得直喘粗气。讲着,他站起来,来回走着,声音也越来越大。

38军112师334团的前身还是彭总平江起义的一部分。梁兴初是彭总看着他从战士成长为军长的。他把这支部队指挥成这个样子,彭总能不生气吗?邓、洪、韩、解以及其他军长们,都在静静地听着。

彭总说:“这是入朝第一仗,毛主席三令五申,打好出国第一仗,大家应该克服困难,不怕牺牲,完成志愿军司令部交给的作战任务嘛,应该消灭更多的敌人嘛!39、40、42军,打得都很好,奋勇杀敌嘛,你38军为什么还是一再地推延攻击时间?不仅没有歼灭熙川的敌人,还延误了向军隅里、新安州猛插的时间?这是什么行为?娘卖的!”

梁兴初嘟囔道:“不要骂人嘛,情况摸不准……”

坐在梁军长身旁的丁甘如拉他的衣服角,提醒他不要给老总顶嘴。彭总却听到了,说:“你梁兴初没有把仗打好,我就是要骂你!你延误战机,按律当斩!”

梁兴初:“我失职……”

彭总又狠狠地往桌子一拍:“我彭德怀别的本事没有,可是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

“请老总杀我的头吧,我贻误了战机……”梁兴初脸色煞白,口中嘟嘟囔囔地。

彭总圆圆的大脸黑青,坐下自己生气,发出很大的喘气声。

梁兴初也坐下了,耷拉着脑袋,自己也觉得太憋气,38军是主力,老部队从山东打到东北,从东北打到南方,偏偏出国第一仗,就打得这么窝囊,也是交代不过去,彭总批就批吧,杀就杀吧。反正我梁兴初就这一个脑袋!

“还有66军,”彭总抬起头,眼睛盯住66军政委王紫峰。

王紫峰站起来了。

“66军是怎么回事呀,你主力在龟城,美24师怎么悄悄过了龟城?跑到龟城后边的大馆洞去了?我告诉你们,敌人过去了,别让它再回去了,结果还真的又让敌人回去了。怎么回事呀?”彭总的声音缓和下来。

王紫峰回答说:“我们担任侦察的连队,自己隐蔽起来了。”

彭总说:“叫你们入朝是干什么来了?是来躲飞机的?”

“我们有错误。”

“亏了敌人没发现我们的后方医院,要是发现了、端了,看你66军的脸往哪儿搁。”

“我们做检查……”

“敌人进去,又跑掉,是很不应该的。当然,我们在部署上也有缺点,如果我们不在龟城西北而在大馆洞布防,让敌人更放胆地深入,使敌人的队伍拉得更长,他们退缩的时候也就会慢些。或者将66军主力放在龟城东北,摆在内线,敌人南逃时正好可以截住。虽然如此,但66军不仅没有抓住敌人,而且连敌人的进退都不知道,这也不能不说是个重大错误。”彭总遗憾地叹了一口长气,说:“你们两个军呀,由于你们没有抓住战机,致使整个战役断敌退路的包围计划未达目的,使歼灭敌人两三个整师的战役计划未能完成。这次战役打得不理想,我彭德怀也有责任,不能把责任完全推给你们。”

邓华见彭老总自己承担了责任,给老总点了一支烟,插话说:“老总,我们也有责任。没有当好助手。好在来日方长,以后还有仗打,这次大家认真总结经验,接受教训,下一次战役,打好就行了!38军的老底子是平江起义的老部队,总还是主力嘛,一定要重振军威!”

彭总抽了两口烟,点点头,赞成邓华的意见,说:“第一次战役就是这样,有的军打得好,有的军打得不好。老部队也好,新部队也好,我这个人向来功过分明,不讲情面。打得不好,我不能说你打得好。”洪学智说:“老总功过是非分明,大家都看得清楚。”

入朝的这几个军,解放战争时期都是第四野战军的,彭总没有直接指挥过。这次将军们才算真正看出了他带兵的作风!

彭总接着说:“第一次战役尽管有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总的来说,胜利的意义仍然是很大的。稳定了朝鲜北部战局,使友军得到了收容整训的时间。”

洪学智插话:“我志愿军也站住了脚。”“是呀,”彭总又说,“出国前,我们对于能否在北部山区打开一块根据地,心里还没数呀,现在我们就站在这块土地上。”

韩先楚说:“敌人不经打,一下就退过清川江。”

彭总说:“我们确实没想到打得这样顺利,当然,如果38军和66军两个军完成任务,胜利就更大了。那多好呀!令人悔很不已呀!这叫作大意失荆州呀!我听说梁兴初说熙川有一个黑人团的情报是在路上听说的。志司通报,你不听,你听路上碰到的熟人的话。这多不应该!”

“是呀。”邓、洪、韩、解、杜也都觉得太叫人想吃后悔药了。

彭总说:“最主要的是我军取得了同美帝国主义作战的经验。我们没过江以前,听说敌人是如何的厉害呀,制空权、制海权、现代化装备等等,但经过这次战役,怎么样?美帝国主义也是可以打的。”

洪学智说:“敌人离开了飞机大炮,攻也不行,守也不行,战斗力并不强。只要我军充分利用夜间,实行大胆地迂回包围,穿插作战,完全可以歼灭敌人,战胜敌人。”

“对,经过这一仗,部队认识了美帝国主义,克服了恐惧情绪,增加了胜利的信心。”彭总的脸舒展开了,说:“还扩大了正义战争的影响!”

邓华高兴地说:“对国内人民鼓舞很大呀!志愿军第一次战役推到清川江,影响太大了。对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对受帝国主义压迫、剥削的人民,都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对朝鲜人民军鼓舞更大。他们很快就可以归拢一些部队,有些部队是很有战斗力的!”

彭德怀黑着脸,拍桌痛批志愿军38军军长梁兴初:“你贻误战机,按律当斩!”-信息快讯网

▲本文摘自《彭德怀入朝作战纪实》,王波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王波
编辑:朱自奋
责任编辑:张裕

© 2014-2019 信息快讯网
2019-03-21 11:40:53 1553139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