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光:击溃“伊斯兰国”只是反恐阶段性成果,铲除极端主义思想根源才是最终胜利2019-03-24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102058

潘光:击溃“伊斯兰国”只是反恐阶段性成果,铲除极端主义思想根源才是最终胜利-信息快讯网

3月22日,新西兰民众悼念枪击案死难者。| 视觉中国

最近有人说,打击“伊斯兰国”等极端、恐怖组织的斗争已取得了胜利。也许,真刀实枪的大规模战争已经告一段落。但是,铲除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思想根源的斗争却远未结束,而全球反恐斗争取得最终胜利的关键就在于去极端化。

新一轮恐怖主义狂潮正从中东向全球外溢

进入新世纪以来、特别是“9·11”事件以来,先是基地组织、接着是“伊斯兰国”成为发动全球恐怖攻势的领头羊。他们手中的重要武器,便是极端主义的意识形态。他们宣称,“圣战”是清除“邪恶异教徒”的重要手段。许多新生的恐怖集团和“独狼”是自发产成的,而将他们凝聚在一起的便是极端主义的意识形态。 一些涉世不深的青少年,也在“圣战”理论的诱导下走火入魔。

反恐专家就此指出:“意识形态在恐怖组织招募和训练新成员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需要指出,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动乱、叙利亚战乱、也门内战、巴以冲突等事件中,大批无辜百姓伤亡,使广大受害民众对美国及其盟友的仇恨大大加深,为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传播创造了客观条件。而“伊斯兰国”、“基地”等组织更将极端主义发展到了有理论体系、有组织机制、甚至建立“国家”这样空前强化的程度。

潘光:击溃“伊斯兰国”只是反恐阶段性成果,铲除极端主义思想根源才是最终胜利-信息快讯网

3月18日,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准备进攻“伊斯兰国”最后据点。| 视觉中国

令人不安的是,在“伊斯兰国”被击溃的形势下,新一波极端主义、恐怖主义狂潮正从中东向全球外溢和扩散。从世界各地来到中东进行“圣战”的人员纷纷回流,对各国的安全和稳定形成严重威胁。如突尼斯一国就有7000多人在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等地进行“圣战”,不少人陆续回国,使当局面临严峻挑战。在阿富汗,从中东过来的“伊斯兰国”人员已经建立新的基地,发动了一系列恐怖袭击。近期发生在欧美多国的自杀性爆炸和驾车撞人事件,大都也是那些有“中东经历”的或受到极端思想毒害的人员所为。在中亚、非洲和东南亚,伊扎布特、“东突”伊斯兰运动、博科圣地、索马里青年党、伊斯兰祈祷团、阿布萨耶夫等恐怖组织由于中东回流人员的加入再次活跃起来。

在中东参与“圣战”的人员中,许多人持有原居住国的有效旅行证件,可通过正常途径回来。近期发生暴恐袭击的国家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当暴恐行动实施者被抓获或击毙后,人们发现许多人来自中东,有的人早已在“具有极端思想”的人员名单上。不过,还有些人居然在可疑分子名单上全无记录,甚至被认为是“良民”。正因为此,各国都采取措施,向这些“回流人员”关上大门,如欧洲各国就拒绝了美国提出的将“伊斯兰国”被俘人员送回去的要求,甚至取消了其中一些人的国籍。然而,极端主义思想却是难以被关在门外的,它正无孔不入地渗透到全球各地。国际社会越来越认识到,反对恐怖、极端主义的斗争实际上就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斗争”。美国前总统布什在国情咨文中说:“从长远看,只有铲除滋生极端恐怖主义和以屠杀为目的的意识形态土壤才能赢得我们寻求的和平。”

“白人至上”极端主义与特朗普言行密切相关

近年来的一系列事态发展表明,就像不能将恐怖主义与某一国家、宗教或民族挂钩一样,极端主义也是跨国家、跨宗教、跨民族的。

例如,白人至上主义、极右翼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等极端意识形态的狂热信奉者近年来也制造了一系列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其疯狂程度丝毫不亚于伊斯兰“圣战”恐怖主义。白人至上主义者主张白色人种优越于其他族裔,其理念是白人至上,余皆劣种,其中掺杂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等等。3月15日,澳大利亚崇尚“白人至上”的极右翼分子布雷顿·塔伦特在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大开杀戒,枪杀50人,受伤者不计其数。此人在社交媒体上声称,他发动袭击的目的是报复“入侵白人家园”的非白人“侵略者”。 2017年8月12日,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发生“白人至上”骚乱,导致一人死亡,数十人受伤。2011年7月22日,挪威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法西斯主义极端分子布瑞维克一天内发动2场恐怖攻击,杀死77人,伤者无数。他在法庭上公然举手行纳粹礼,并宣称“必须采取行动,以拯救挪威和西欧”。

潘光:击溃“伊斯兰国”只是反恐阶段性成果,铲除极端主义思想根源才是最终胜利-信息快讯网

克赖斯特彻奇枪手塔伦特是“白人至上”者,自称特朗普粉丝。| 视觉中国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极端思潮泛滥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密切相关。布雷顿·塔伦特就直截了当地说,他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因为特朗普是“重新定义白人身份和使命的一种象征“。当记者问特朗普,是否注意到塔伦特曾上传数十页充满白人极右翼极端主张的“宣言”时,特朗普装聋作哑,矢口否认其中有什么“白人至上”。然而,美国伊斯兰社团负责人一针见血地指出,特朗普要对美国的反穆斯林、反黑人、反犹太思潮上升负责。他告诫特朗普:”总统先生,你要注意你的言行了。“

需要提一下的是,除了宗教、种族极端组织外,近年来频频露头的“生态恐怖主义”组织也具有越来越强烈的极端主义意识形态色彩。如在欧美均有分支的极端组织“地球解放阵线”,就打着“保护生态”、“解放地球”的旗号破坏研究设施,焚毁新建楼盘,甚至攻击文化体育盛会。还有“动物解放阵线”和反堕胎组织,也有极端分子在其中煽风点火。如“动物解放阵线”的行动常常以袭击实验室、纵火、寄送炸弹信件以及安放汽车炸弹等方式进行,所以被美国等国列为恐怖组织。极端的反堕胎组织则利用定位技术长期监控有堕胎想法的女性,甚至暗杀做堕胎手术的医护人员,也已列入各国的恐怖组织名单。

恐怖分子“将战争从现实空间转移到网络空间”

2001年以来,“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恐怖、极端组织建立的网站几乎以每天两个的速度增长。根据美国陆军首席信息官史蒂文·鲍特尔将军2007年的统计,极端、恐怖组织当时已经创建了5000多个网站。因此他认为, 极端、恐怖分子正“将战争从现实空间转移到网络空间”。专家估计,十多年来这样的网站又增加了数倍。

令人不安的是,互联网已经成为恐怖、极端组织的新训练营地,他们建立和运作着无数个此类传授“技艺”的网站。一些实施恐怖袭击的“独狼”们也许没有去过叙利亚和伊拉克,却受到了恐怖、极端组织的光盘和网站的直接煽动和教唆。

在一些国家,人们随意走进一家网吧,花上不多的几个钱,就可以在网上学到如何制造炸弹、怎么发动生化攻击,甚至还可以了解到制造核弹的细节。制造西班牙马德里火车站爆炸案的恐怖分子,就是从互联网上学到了如何引爆炸弹的技术;而制造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终点爆炸案的两兄弟,则在网上学到了如何制造高压锅炸弹。

潘光:击溃“伊斯兰国”只是反恐阶段性成果,铲除极端主义思想根源才是最终胜利-信息快讯网

▲2015年5月26日,奥地利圣波尔坦,一名14岁的奥地利男孩因涉嫌准备前往叙利亚加入恐怖组织而受审。男孩曾在网上搜索如何制作炸弹并计划袭击。| 视觉中国

目前,各类极端、恐怖组织培训与管理的高科技化、特别是信息网络化手段日渐先进,有些组织已开始采用现代化的多媒体教学设备,进行模拟实弹演习,甚至通过远程培训来传授技术。

恐怖、极端组织还通过网络宣传来扩大队伍。鉴于国际社会的打击、管控力度愈来愈大,他们便利用互联网这一隐蔽“通道”发展人员、筹集资金,不但利用自己控制的网站招兵买马,还利用其它合法网站来“借鸡生蛋”,比如在某个公开的网络论坛中提供自己网站的链接,甚至直接在网络聊天室中做工作,进而发展人员。

由于被极端分子网站洗脑,美国少女穆萨纳2014年逃离家园到叙利亚参加了“伊斯兰国”。同样受极端主义网站毒害,英国19岁女孩贝卡姆也于2015年离家出走,到叙利亚参加“伊斯兰国”的“圣战”。现在她们都在俘虏营里,对自己误入歧途十分后悔,但英美两国都拒绝接受她们。

2007年7月6日,英国法庭对当地第一宗“网络恐怖组织招募人员案件”进行审理并做出判决。3个嫌犯承认,他们通过互联网发展了许多青少年,还利用网络教授这些新人如何制作自杀腰带、汽车炸弹和毒药,甚至教授如何使用火箭弹和炸毁天然气管道。

在与中国山水相连的中亚和南亚,极端组织通过网络和光盘传播宗教极端思想,直接教唆暴恐分子。如“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IP)就向全球传播网络出版物《伊斯兰突厥斯坦》。为扩大影响,极端分子还在视频中公开“认领”各地发生的暴恐事件,甚至直播自己的暴恐行动。新西兰枪击案的嫌犯布雷顿·塔伦特就在网上直播了自己在克莱斯特彻奇的屠杀,还在网上发表了长达74页的“宣言”。

仅2012年上半年,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两国政府就在吉首都比什凯克和哈南部边界查获了四批携带和散发宗教极端主义宣传品的“伊斯兰解放党”(伊扎布特)成员。

美国国防部《四年评估报告》对网络恐怖主义做了这样的阐释:“这场战争既是一场武器的较量,也是一场思想的交锋——是与恐怖分子的网络及其残杀无辜的意识形态之间的战斗。”

各国采取各种形式的去极端化措施

上述事实充分证明了习近平主席2014年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四次会议上的判断:“应该以打击宗教极端主义和网络恐怖主义为重点,着力铲除、封堵恐怖极端思想的根源和传播渠道,加强对其渗透的防范和监控,避免其受外部势力操控,破坏地区安全稳定,制造社会动乱。”

目前,国际社会日益重视极端主义思想的严重危害,各国纷纷采取各种形式的去极端化措施。

潘光:击溃“伊斯兰国”只是反恐阶段性成果,铲除极端主义思想根源才是最终胜利-信息快讯网

法国加强了埃菲尔铁塔的守卫工作。| 视觉中国

法国为严防极端分子回流作乱,在全国各大区设立了去极端化中心;英国与伊斯兰国家合作,培训了一批伊斯兰神职人员参与去极端化,在周密的心理解析的基础上,对恐怖嫌犯进行耐心劝说,取得了较好的效果,还计划在5年内投入19亿英镑,用于打击网络恐怖活动;德国在中学推广连环画《安迪》,书中讲述了主人公安迪和他的土耳其裔女友亚希共同帮助亚希的哥哥穆拉特摆脱极端思想和恐怖组织的故事,对引导青少年认清极端主义的本质发挥了重要作用,已被翻译成英文、日文等多种文字;美国推行“社区矫正”措施,发挥社区组织的作用,帮助社区内的年轻人、特别是新移民去除极端主义思想,也已初见成效。中国的反恐战略注重加强四个机制:防范预警、快速反应、后果处理、综合治理,去极端化在其中占有重要位置。

作为联合国文明联盟大使,笔者介绍一下文明联盟关于去极端化的几点建议:

(1)要加强不同宗教、民族、文化背景群体之间的对话与沟通,对各种宗教的“容忍底线”和“敏感话题”进行梳理,避免发生侮辱和歧视某一宗教、文化的事件。

(2)要重视研究极端、恐怖思潮的心理因素,采取积极措施防止一些民族传统和宗教思想被极端分子利用。

(3)要采取措施防止极端主义思潮影响青少年和新移民,可以通过学校和社区对青少年和新移民进行去极端化教育,让他们了解本民族、宗教之外其它文明多彩的历史,以及各种文明互相融合的人类发展史。

(4)要加强对一些宗教场所的管理,防止宗教政治化、极端化现象以及对宗教场所的攻击。

(5)各类媒体、特别是互联网要促进不同文明的沟通和对话,切忌误导公众和传播谣言,以避免不同文明、宗教、民族之间的误解和冲突。

从长远来看,军事行动、特别是狂轰滥炸不可能彻底铲除恐怖主义和极端思想;反恐斗争和去极端化既是一场武器的较量,也是一场意识形态斗争;在这样一场斗争中,光有“硬实力”是不够的,还要有“软实力”;只有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多管齐下,通过综合治理,实现标本兼治,消除极端思想产生的土壤,才能从根本上铲除恐怖主义毒瘤。


作者:潘光(国家反恐办软科学专家、上海社科院国际所研究员、上海反恐研究中心副主任)

编辑:陆益峰

责任编辑:宋琤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9 信息快讯网
2019-04-22 04:01:15 1555876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