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回应扬州女教师坠亡:未因举报被报复2015-09-06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10811

官方回应扬州女教师坠亡:未因举报被报复-信息快讯网

邵玉琴就是在这所学校内坠楼身亡的

8月31日,扬州仪征市实验小学女教师邵玉琴开学首日坠楼身亡。2013年9月,邵在大仪小学任职期间,曾实名举报时任校长克扣学生伙食费,报道此事当天校长即被免职。而其丈夫武学平称,上述校长被免职后,妻子邵玉琴也遭到当地教育部门排挤,职称问题一直没解决。事发前夕,邵玉琴通过公开选聘调入仪征实小。没想到工作还没满三天,即发生上述悲剧。9月1日,记者再次赶赴仪征采访,试图挖掘女教师坠亡真相。

记者调查

坠亡女教师不久前才调入仪征实小

8月31日下午2时许,仪征实小有老师跳楼的消息最先出现在新浪微博上。此后不久,有网友补充消息称,死者是一名女教师,刚从乡镇小学调入仪征实小,事发前曾遭学生家长围攻抵制。此后,记者辗转从当地教育部门证实,死者名叫邵玉琴,今年39岁,事发前刚通过正常程序从大仪镇中心小学调入仪征实小。

当天下午5时20分左右,仪征市委市政府通过新浪官方微博“仪征热线”公开发布消息,其内容和教育局说法基本一致。通报内容称:8月31日13 时16分,仪征市公安局接报:东园路实验小学有人跳楼。接报后,市公安局立即指令刑侦、辖区派出所、120等力量赶赴现场处置。现场发现,坠楼者已经死亡。走访得知:死者邵某某,女,39岁,系仪征实验小学三年级四班语文老师,本学期通过正常进城补员程序,从大仪小学调入实验小学。经法医初步检验,尸体符合高坠死亡的特征。目前,死亡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曾举报原单位校长克扣学生伙食费

早在事发前,邵玉琴的名字就在当地教育系统内广为人知。2013年9月份,当时还在大仪镇中心小学任职的她曾实名举报时任校长钱某某克扣学生伙食费。当年9月4日、5日两天,先后报道了这一事件及处理结果。报道中指出,邵玉琴提供的详细伙食开支账目证实,短短4年时间里,时任校长钱某某先后从学生嘴里“抠”出24万余元。后当地经教育部门查证,邵玉琴所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钱某某也因此被免除校长职务。

武学平称,上述事件让妻子邵玉琴在当地教育系统内广为人知,但也给她带来诸多麻烦。特别明显的是,邵玉琴参加高级教师评聘时遭到各方阻挠,后虽如愿获评这一职称,其所在学校却不肯聘任她。武学平回忆,邵玉琴为人正直,对校方的处理方式自然不服。为此,她先后找到扬州市教育局以及省教育厅申述此事,遗憾的是均被发回仪征市教育局处理。向法院提起行政复议,也未得到满意答复。仪征市教育局副局长窦成有向记者证实,直至事发后,邵玉琴的职称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武学平称,今年39岁的妻子邵玉琴从教20年,除第一年外,其他每年教学成绩都在其任职学校排名第一。在此前提下,职称问题的悬而未决成了邵玉琴的心病。今年7月份,当地城区小学通过教育局公开选聘教师,邵玉琴以综合评分第二名的成绩调入仪征实小,而读初三的儿子也即将到城区读高中,邵玉琴的入选甚至被他们夫妻俩看成人生的一个新的起点, “以前走了那么多坎坷的路,以为这次总算要好了。”

武学平表示,8月30日下午6时许,他从任职中学回到家时,妻子邵玉琴正在家中计算收缴的学费,并尝试联系学生家长[微博],将多交的零钱退回去。当晚,这对夫妻商量后决定,要在仪征市区买房子,解决居住问题。在武学平的印象中,当时妻子非常开心。

“晚上她说第二天上午可以不去上班,后来学校也证实了,但是第二天她一大早就走了。”武学平称,8月31日清晨5时50分左右,妻子邵玉琴骑自行车从家里赶往汽车站。6时20分左右,妻子给他打来电话,“让我去把自行车取回来,没有锁。还关照我到教办取公积金单据。”武学平称,当天10时20分左右,他致电妻子,告诉她“单据已经拿到”,并告知她“房子已经找人帮忙找了”,邵玉琴听后很开心,回应称“如果找不到就先租一间”。9月1日下午,一名疑似仪征实小教师在微信中发文说,事发当天一早,邵玉琴曾在电话中向她询问教案的事情,当天中午下班前,曾有人见到她趴在办公桌上,“问她怎么不下班,只是敷衍”。

事发前一天,她还和丈夫商量买房

坠楼前QQ留言:黑暗太多,活着真累

在武学平和妻子通过电话后,妹妹武学芳也给邵玉琴打电话,“大概是11点15分,我打电话叫她来家里吃饭,她说自己带了吃的,简单吃一下,就在学校休息。” 当天下午3时30分,同在仪征实小任职的一位远房亲戚打电话给武学平,称邵玉琴不在学校。然后他从网上知道实小有人跳楼,他再打妻子手机始终无人接听。直到从手机QQ上看到妻子给自己的留言后,他立即从大仪赶往仪征实小,确认了坠楼身亡的就是他妻子。

武学平手机QQ记录显示,当天中午 11时59分,妻子接连给他发了两条信息:“邮政卡有X万多元。农行卡里存了X万定期。密码你知道的。”“我觉得活着真累!世界太大而自己太渺小,黑暗太多,活着真累!”彼时,武学平正忙于其他事情,没想到,这两句话竟成了妻子的最后遗言。

“她调到城里最好的小学任教,一家人原本很开心,准备迎接新的生活,没想到新生活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武学平对记者说。据其介绍,妻子平时很开朗,勤劳善良,也很俭朴,但性格很直。就在8月 22日至23日,他们一家三口头一回走出江苏旅游,没想到这既是一家三口头一回出江苏省旅游,也是最后一次。

官方回应

昨天下午,江苏省教育厅、扬州市教育局、仪征市教育局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就邵玉琴坠亡一事作出回应。

生前是否遭到学生家长围攻?

回应:与学生沟通良好,没有家长围攻和不满

仪征市教育局副局长窦成有介绍,邵玉琴原来在仪征市大仪中心小学任教,根据仪征市城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缺补办法,按得分高低确定进城教师的补员对象。“邵老师在小学语文学科当中,分数是第二名。”

仪征实验小学校长朱玉忠说,28日下午,邵玉琴到该校报到,“做了简单沟通,留下联系方式。”29日下午,学校举行全体教职工会议,宣布分工,邵玉琴担任三(4)班班主任,教语文。30日下午,三(4)班同学报到,邵与该班学生初次见面,沟通良好。

31日上午,仪征实验小学1年级学生上预备课,2至6年级老师做下午的准备工作。朱玉忠说,邵玉琴还与同年级老师了解教室设备使用,没有发现异常。31日下午,按照学校规定,2至6年级的学生将上预备课,但邵玉琴没有等到那个时刻。朱玉忠说,邵玉琴是从4楼跳下的。

有传言称,事发前有学生家长得知她来自乡镇学校,到学校围攻抗议,对此,朱玉忠予以否认,“我看到的听到的,没有学生和家长来电,或者到校反映,也没有围攻,没有对其任教该班提出任何异议和不满。至于其他的,应该由警方回应。”

向教育厅反映仪征教育局问题遭推诿?

回应:接到过申诉,按教师法交由扬州市教育局处理

据邵玉琴家人反映,邵玉琴因举报校长贪污,导致她的职称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她曾向扬州市教育局和江苏省教育厅反映过仪征市教育局处事不公,但最终却被反馈到仪征教育局处理。此事是否属实?对此,江苏省教育厅办公室主任王鲁沛表示,邵玉琴第一次向教育厅申诉是2014年4月23日,后来通过省长信箱也在反映,“每一次我们按照法律法规转给有关地区办理,这位老师也认可。”

教育厅办公室副主任杨树兵说,2014年4月,教育厅工作人员跟邵玉琴沟通,告诉她依据《教师法》39条第2款,应向仪征市人民政府或者扬州市教育局提出申诉。工作人员还当场与扬州市教育局督导室负责人电话联系,要求扬州市教育局依法妥善处置。扬州市教育局督导室负责人又与邵玉琴现场电话沟通,并表示扬州市教育局可以接受申诉。

“该老师反映的岗位设置问题,应该向仪征市人社局、教育局反映;如对仪征市人社局、教育局处理意见有异议,则应向仪征市政府或扬州市教育局反映。”杨树兵说。

坠楼与遭到打击报复有关?

回应:不存在报复,岗位设置和职称评定均正常

有传言称,邵玉琴的死,可能与其2013年举报大仪中心小学校长挪用“伙食费”一事相关,有可能是遭到了打击报复。

对此,江苏省教育厅办公室主任王鲁沛表示,邵玉琴的岗位设置和职称评定都是正常进行的,2013年后,也没有降低职务。她从大仪中心小学调到仪征实验小学,这是所有农村教师梦寐以求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不存在打击报复行为的。

扬州市教育局副局长卫钢说,邵玉琴多次向扬州市教育局反映她的诉求,她评上高级职称后,却没有评上高级7级岗位,“但根据我们了解,当时她所在的大仪中心小学,高级7级岗位已经全部用完,评聘是分开的。所以我给她的建议是,可以通过行政诉求反映。她接受了意见,向扬州市法制办公室申请行政复议,市政府办公室认真研究后,认为学校在这方面没有过错,所以驳回复议。后来,邵玉琴没有再到扬州市教育局反映。”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11-20 02:15:40 1542651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