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波罗:演完“小老大”,我去当了三个月步兵2018-05-27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62745

梁波罗:演完“小老大”,我去当了三个月步兵-信息快讯网

《51号兵站》让初出茅庐的梁波罗一朝扬名。但比成名更让他挂怀的,有三件事。

其一,演完“小老大”,孙道临对梁波罗说:“你跟我很像,身上书卷气、学生气足,军人气质不够。”

其二,影片走红后,许多人找梁波罗询问“小老大”的人物原型是谁,有些人甚至直接表示梁洪的原型可能就是自己的父辈。

其三,电影公映前,还在看样片时,前辈高博严肃指出“梁洪敲门参加党小组碰头会,老妈妈开门,你大摇大摆而过,那模样像个大少爷”!

这三件事就像三个问号,在梁波罗年轻时遇上,又在他此后漫长的艺术生涯里找到越发丰富的答案。

梁波罗:演完“小老大”,我去当了三个月步兵-信息快讯网

5月27日,“红色电影之旅”走进愚园路81号。在参观完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陈列馆暨刘长胜故居后,人们又来到百美汇影院观摩《51号兵站》。大家刚在陈列馆里看到的图片、展品,在立体的影片中又添了几分鲜活层次。影片主演、年届八旬的表演艺术家梁波罗忆往昔,万千感慨汇成一句“不忘初心、不忘历史,从来不是一句空话”。

军人气质不够?“虽然《51号兵站》拍完了,但我们几个年轻演员还是一起联系部队,在川沙当了三个月步兵。”他回忆道,“练内务,练体能,练技战术,还要随时准备半夜紧急拉练,那三个月的生活跟所有步兵一样,没有任何特殊,没有一点商量余地。我当时想,等下一次再有军人的角色,这些真实的经历就是艺术上的底气。”

“小老大”的原型究竟是谁?“我想应该是电影剧本的作者之一张渭清。他曾是新四军第一师后勤部军需科科长,奉师长粟裕之命来上海开展兵站工作。”梁波罗话锋一转,“但之后的经历告诉我,‘小老大’不仅仅是一个人,他其实也是许许多多我们党的地下工作者的缩影。因为电影上映后许多年里,不断有人找我说:电影里的故事,就是自家父亲、叔伯的经历。这也使我越来越觉得,不忘初心、不忘历史,从来不是一句空话。”

演党的地下工作者演出了“少爷”的感觉怎么办?“重拍。”他记得清楚,“张渭清当时开导我说:你就牢牢抓住地下工作所依靠的两条:党的观念和群众路线。听闻此言,我如醍醐灌顶。连夜把梁洪在片中所接触的人和事详细列出一张表,找寻准确的人物关系和应有的态度。”他形容,这些案头操作,像是两条绳索,攥住了,他就能向着人物攀援、靠拢。他找到刘琼,当着导演的面把自己重新思索的演绎方式现场走一遍,导演马上拍板同意重拍。

梁波罗:演完“小老大”,我去当了三个月步兵-信息快讯网

“巧的是,孙道临老师告诉我,他也有过类似经历。”那是《渡江侦察记》里一场戏。李连长雨夜敲门,开门的也是老妈妈,孙道临倒不像“少爷”,而是演出了大学生归来依偎在慈母怀中落泪的稚嫩感。该片的军事顾问提出异议后,孙道临的选择也是找到导演,要求重来。“《渡江侦察记》里的李连长、《永不消逝的电波》中李侠,包括《51号兵站》里的‘小老大’,这些角色为什么到今天还为观众津津乐道?

梁波罗说:“我想,这既是那么多革命先辈历雄关漫道而不朽的精神,也有着我们一代代电影人为记录革命历程、记录历史、反映人民生活而做出的努力。所谓传承,当如是。”

梁波罗:演完“小老大”,我去当了三个月步兵-信息快讯网

1960年,上海海燕电影厂导演刘琼,准备开拍抗战片《51号兵站》,影片讲述抗日战争时期,地下党调运军需物资支援苏中根据地的故事。当时,大家对这部电影非常重视,几乎动用了厂里的“看家班底”——孙道临、李纬、张翼、高博、顾也鲁、周瀚、孙永平、茂路、曹铎、李保罗、温锡莹、陈述、仲星火等。可这些资深演员都不是主角,刚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的梁波罗才是男一号。

让进厂未满一年的新人担当电影主角,这在新中国成立以来还是头一遭。

梁波罗:演完“小老大”,我去当了三个月步兵-信息快讯网

梁波罗说,读了剧本后,汗透脊背,“我当时还是生活两点一线的学生,要去扮演一个既是青年战士又是地下工作者,同时还是帮会小头目这么复杂的角色,压力特别大。”

让他感动的是,老厂长徐桑楚派出了厂里最强的班底来帮助自己,而老师孙道临更是主动请缨扮演片中的政委。

“他只有几句台词,就是告诉我‘到上海后要紧紧依靠党的领导,依靠上海的群众,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只要你牢牢记住,上海是我们的国土,是我们工人阶级的摇篮,是我们党的诞生地,那你就会有力量战胜所有的敌人!’孙道临老师说,他跟我气质上相近,如果找一个军人气质突出的演员,恐怕会衬得我越发学生气。”一切遵从艺术规律,一切为艺术服务,这是梁波罗在演艺生涯初期学到的最宝贵也是此生不弃的财富。

“李纬老师教我怎么穿长衫更起范儿,黄耐霜老师陪我重拍镜头。我20岁多一点进剧组,拍完21岁,可能比今天的小生更小。”《51号兵站》对于彼时的中国电影是种新尝试,对于梁波罗本人更是一道开启人生新征途的分水岭。

“那一年,我把《烈火中永生》放在床头,每晚睡前都得读一段。借助阅读接近革命先辈们,借助阅读让自己沉浸在那股斗志中。”他说自己想过,影片的结尾是梁洪胜利完成任务返航,“但对于片中的角色来说,他来到上海,踏上的是条未知结局的路,也是义无反顾的路。演绎时,只有无限靠近英雄无悔的思想境界,人物的感觉才对位。也只有这样,演员的付出才对得起英雄的牺牲。”

梁波罗:演完“小老大”,我去当了三个月步兵-信息快讯网

梁波罗的一番会恰契合了此次活动之名——“不忘初心,感恩当下”。这是为纪念上海解放69周年,由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陈列馆暨刘长胜故居、以及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研究中心所主办,并由上海市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所支持的纪念活动。同时,活动也是继5月23日“红色电影之旅”启动后第一场团体观摩+观影。

梁波罗:演完“小老大”,我去当了三个月步兵-信息快讯网

上海是党的诞生地,正在加速推进“上海文化”品牌的建设,并瞄准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红色革命文化、现实题材作品创作三大源头。“红色电影之旅”作为“党的诞生地发掘宣传专项行动”中的一项活动,力图把上海固有的红色资源利用好,把建党精神与城市精神结合起来,把红色血脉与城市文脉结合起来,做好建党伟大业绩的传播,开展好红色文化的宣传教育,推动“红色文化品牌”建设,让红色基因融入城市血脉、根植市民心中。

作者:王彦

制作:王彦

责任编辑:张立行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06-24 09:26:33 1529803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