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唯一佛指舍利被偷换盗卖?疑案惊动国务院!2019-01-11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91889

世界唯一佛指舍利被偷换盗卖?疑案惊动国务院!-信息快讯网

▲佛指舍利

佛指舍利的由来

1987年4月,我国文物考古工作者在对倒塌的陕西法门寺佛塔进行重建勘察时,无意中发现塔基地宫遗址,并进而发现佛祖指骨舍利及一批珍贵文物。

据佛典记载,2500余年前释迦牟尼涅粱,弟子们在火化他的遗体后,得到了一块头顶骨、两块肩胛骨、四颗牙齿、一节中指指骨舍利和84000颗珠状舍利子。据史籍记载,随着印度佛教文化的传播,有19份佛祖舍利于东汉时期传人中国,并在全国建了19座宝塔安置供养,现今的法门寺塔便是其中之一。大唐盛世中,塔中佛指舍利曾被6次恭迎进皇宫供奉。公元874年,在最后一次迎请供奉后,佛指舍利被密封珍藏于法门寺地宫。在此后的不同朝代,法门寺塔虽然经历过损毁修复,但收藏于地宫中的佛指舍利却再也没有露面。

千年之后,这个埋藏在地宫中的秘密终于被文物考古工作者所发现,世上仅存唯一的佛祖指骨舍利由此重见天日。经过研究考证后,该舍利被移藏于法门寺地库保存。1988年11月,法门寺博物馆建成开放,佛祖指骨舍利及出土的一批珍贵文物与世人见面。

然而,时隔不久,却发生了一起惊动国务院的佛指舍利被偷换盗卖疑案。

 

受命调查佛指舍利被盗疑案

那是在1991年,陕西省文物部门内部有人不断投书扶风县、陕西省有关部门,举报佛指舍利被法门寺博物馆领导和有关人员监守自盗、以假换真,称现在保存的佛指舍利是复制品,真品已被日本人出巨资买去。后来,举报人又向国务院各有关部门、全国人大常委会等寄信举报。由于事关重大且言之凿凿,此事引起国务院领导的重视,决定由李铁映副总理亲自挂帅,成立由公安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等部门负责同志参加的领导小组,查清举报信所反映的问题。公安部是俞雷副部长去参加的会,他是领导小组成员之一。

虽说是由几个部门共同参加,但根据职能分工,对案件的查证工作基本上全部落到了公安部。俞雷副部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对我说,任务领回来了,但得有人干,还得干好,刑侦业务你最熟悉,就由你来负责吧。他指示由刑侦局立案,我主持此案的查证,任务是查清佛指舍利是否被盗,是否如举报人所说已被卖到日本。他强调,这将成为国际上盗卖这一世界唯一的重要文物的大案,一定要侦破此案。

在接手此案时,我深感责任重大,难度也不小:单凭举报人的检举信所陈述内容很难作出判断,该如何着手,心中没底。于是我提出先去西安摸摸情况,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再决定下一步行动。由于此案可能涉及跨国犯罪,在得到俞雷副部长的批准后,我便带了国际刑警处的年轻同志孟林前往西安。

 

调查关键:证明现存舍利真伪

据陕西省公安厅的同志介绍,他们已接到过同样内容的多封检举信,并与检举人见面听取情况反映,但最终因无法判断其提供情况的真假而搁置下来;也为此找过省文物部门和法门寺博物馆领导人调查,他们均表示保存在地库的佛指舍利绝对是真的,举报信所说纯属子虚乌有,并说如不相信可以进行调查。但究竟该怎么调查,一时还没有什么好办法。听了这些情况,我也感到遇上了棘手的案子,关键在于如何证明现存佛指舍利的真假。

那么真的佛指舍利是什么样的?据唐人释道宣所著《集神州三宝感通录》记载,“其舍利,开头如小指初骨,长寸二分,内空方正,外楞亦尔,下平上圆,内外光净”;法门寺地宫隧道出土的石碑(即“大唐咸通启送岐阳真身志文碑”)碑文则记载,“按旧记云:长一寸二分,上齐下折,高下不等,三面俱平,一面稍高,中有隐迹,色白如玉少青,细密而泽,髓穴方大一上下俱通,二角有纹,纹并不彻”。考古工作者证实,地宫中出土的佛指舍利与这两处记载吻合,但古人记载只说了其长度和色泽形状,缺少更多的量化数据,并不足以作为对指骨舍利真假判断的依据,只具有参考价值。

我决定先从调查博物馆是否复制了佛指舍利入手。经了解,省文物局领导和有关人员都说,当时地宫中共发现四枚佛骨舍利,其中一枚为释迦牟尼的真身遗骨,称为“灵骨”,另三枚是玉石的复制品,称为“影骨”。为了有利于珍贵文物的保管,由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比照灵骨共制作了三枚复制品,在展览大厅陈列展出的就是复制品之一。于是,我又找到了复制舍利的人。他20多岁,专门负责文物修复等技术工作,根据我的要求,他将复制佛指舍利的全过程和选用的骨料、所用工具(锯、刀、锉)等仔细解说了一遍,并把复制品和剩余的骨料(来自于某医学院)、工具都拿给我看,还进行了演示。我发现,复制品表面均留有细微的锉刀纹痕和使用砂纸的磨痕,可以清晰辨认,虽然进行了做旧处理,但还是可以看出不是年代很久的复制品。此时,我心里有了一些底,因为保存在地库的佛指舍利如果真是复制品,那么不管加工得如何精细,其表面上也应该可以看到用锉刀和砂纸加工所留下的痕迹。我又向他询问是以实物还是以照片为样本复制的,他说实物只看过一次,主要是依据出土时所拍照片仿制的。

我又向考古发掘人员询问,他们说从地宫取出的每件文物都按照原始面貌拍了照片,清洗整理后又拍过照片,这些照片都已作为第一手档案保存。我就请博物馆将照片调来。这些照片从各个角度拍下了佛指舍利,看上去很清晰。由于早年研习过痕迹检验学的理论和技术,这些档案照片让我的心情顿时明朗起来,感到很快查清此案有希望了。因为我发现,在照片上,出土的指骨舍利表面很光滑,看不到锉磨痕迹,倒是有明显的三条长短不一的骨裂线。古人虽未明确记载佛指舍利上有几条裂纹,但有“中有隐迹”“二角有纹,纹并不彻”之说;同时,依我观察,这种骨裂痕迹基本是不可复制的,即使有办法复制也不可能做得一模一样,可以将其看做是真佛指舍利的“DNA”,作为同一认定的样本特征。如果将博物馆地库中保存的佛指舍利拿来与照片进行痕迹比对,得出真佛指舍利是否被盗的结论,应该没有多大难度。我把这个想法跟省厅和博物馆的同志说了,他们都认为这个方法可行。

按说,这时候只需把佛指舍利和照片比照一下,答案就有了。实际上,经法门寺博物馆的同意,我也进行了大致的比对,三条痕迹都能对上,认为可以得出结论。但事情并非这么简单:一是地库中的佛指舍利保存在保险柜中,库外有保安守卫,要从库内取出进行正式鉴定,须办理手续经省级文物部门批准;二是我的身份是行政领导,不是在岗专业人员,没有物证鉴定权,不能出鉴定书。所以,我必须先回京向部领导汇报,并上报国务院有关领导小组,申请批准从地宫中取出佛指骨舍利进行痕迹检验,还要请几位痕迹专家一同去作鉴定。回京后,我向俞雷副部长汇报了调查情况,他在向领导小组汇报后,指示我组织专家小组尽快进行鉴定。

 

组织专家小组对佛指利进行鉴定

1991年7月8日,我们专家小组获得批准从地库中取出佛指舍利进行检验。随后,我带领部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痕迹室解云、班茂森,北京市公安局刑科所陈健华,辽宁省公安厅技术科赵新民等痕迹检验专家一同前往陕西,到达西安后,与陕西省公安厅和刑侦处领导一同前往法门寺。

佛指舍利是佛家信仰的圣物,将其恭敬地请出地库,必须按照佛门规矩举行仪式。为了保证鉴定工作顺利进行,经过研究,最后根据博物馆领导建议,作了这样的安排:法门寺腾出一个大殿作为鉴定场所,周围用幔帐挡好,中间摆一张桌子,从地库到大殿一路铺上红地毯,以表示敬重。

当天下午,大殿内十分肃静,一名身穿袈裟的僧入托举着装有佛指舍利的宝函,从地库一路双膝跪地缓缓行进,直到大殿方桌前,将宝函恭敬地轻放桌上。由于在检验中我们需要直接触摸佛指舍利,为避免佛教人员感到不敬,在鉴定开始前要求其他人员都离开回避,殿内只有省厅和调查组的人在场,并安排了录像、照相,记录整个过程。

按照事先确定的鉴定方案,只可比对确证,不能取样化验。我们专家组的同志都戴上白手套,小心翼翼地打开宝函取出舍利查验。鉴定中,大家都尽量减少对舍利的触摸。我手持放大镜,以照片为样本进行查看比对,三条明显的骨裂线都在,整体表面光滑,无锉磨痕迹。我又仔细观察佛指舍利上每一条骨裂痕迹的位置、长度、色泽以及其他微小特征,都与照片上的相符合,我还观察到有若干条照片上无法显现的细微骨裂痕。在场的每一位专家,都以专业的精准水平,对佛指舍利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比对检验。

实物检验完毕后,专家们拿出事先选好的照片,确定舍利摆放的位置,并找好同一角度和距离进行拍照。这样做,一是为了减少对实物的鉴定时间,二是便于重复检验和存档。

专家们回到北京后,集中在一起,用这两套照片再次进行细致比对,每个痕迹都逐一确认同一后,一致认为:痕迹比对吻合,原佛指舍利尚在,不存在被盗换的问题。最后,由四位痕迹专家出具正式的鉴定报告,结论是:法门寺地库内保存的佛指舍利上的骨裂痕迹,与1988年11月出土时拍照的佛指舍利上的骨裂纹完全一致,现有的佛指舍利就是出土时的佛指舍利。

按照这个鉴定结论,可以确认佛指舍利不存在被盗和出卖到日本的问题。国务院有关领导小组在听取公安部的调查汇报后,认为调查结果根据充分,批准了这一结论,指示可以向当地宣布调查结果,并责成省公安厅向举报人说明情况。

当时,领导小组还考虑到,为保证佛指舍利的绝对安全,决定由公安部派一名局级干部带武装警察将佛指舍利秘密运征北京,存于故宫博物院地库,严密保管。俞雷副部长原本要派我经办此事,但我认为调查任务已圆满完成,下一步应由经文保部门接管较为妥当,便建议由负责经文保工作的顾道先局长来办此事。最后决定由顾局长带武装警察包了一节列车车厢运回。佛指舍利在北京保管一段时间后,陕西省人民政府向国务院打报告,要求将佛指舍利运回陕西省博物馆保存,国务院批准后由陕西省公安厅派人带武装警察运回西安。

另外,在此案调查结束后,那位举报人并不认可这一结论,继续写举报信。为此,我又去了陕西省厅,把举报人找来,和省厅的同志一道做他的工作。他很固执,说这事儿日本的报纸都登了,应继续查。我们给他讲了鉴定过程,劝他应该相信事实、相信科学。经过耐心细致的工作,终于使他同意不再写举报信了。

2009年5月9日,陕西省扶风县隆重举行了“佛教圣地法门寺合十舍利塔落成暨佛指舍利安奉大典”,海内外2万多人共同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通过恭迎、供养、颂唱等活动,世界唯一的佛指舍利被安放在这座148米高的合十舍利塔中,供世人瞻礼。就在大典举行之前的4月间,我和袁永源同志应邀去陕西参观,在陕西省博物馆专门陈列室再次瞻仰佛指舍利。我贴近展柜玻璃仔细观察,又近距地看到了这枚珍贵的佛指舍利,那三条长短不一的骨裂痕迹依然清晰可辨。

作者系公安部刑侦局原局长

 

——摘选自《纵横》2018年第12期  

 

作者:刘文

编辑:周怡倩

责任编辑:张裕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9 信息快讯网
2019-01-17 04:04:23 1547669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