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透镜再利用,为角膜病患者带来希望2018-05-24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62482

“废”透镜再利用,为角膜病患者带来希望-信息快讯网

A:手术前角膜中央区可见大量白色浑浊(红色箭头)。B:光学相干断层扫描中白色高亮处即为混浊灶(红色箭头)。C:术后6月角膜中央区明显变透明(红色箭头)。D:透镜与角膜贴合好(蓝色箭头示放置的透镜),角膜混浊明显减轻(红色箭头)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周行涛教授领衔的视光学团队带领李美燕博士、赵婧博士等,历经8年临床实践和科研攻关,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将以往飞秒激光近视和远视手术中原本“废弃”的角膜组织透镜,用于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患者,使之重获光明。近日,该成果已在最新一期国际屈光手术权威期刊《屈光外科杂志》(《Journal of Refractive Surgery》)发表,引起国内外同行关注。

据周行涛介绍,在眼科学领域,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是顽症。圆锥角膜多发于16至20岁青少年,属非炎症性、双侧进行性角膜病变,以角膜扩张、变形和中央变薄并向前凸起呈圆锥形为特征,往往导致不规则散光及高度近视,双眼先后发病,渐进性发展,严重者会导致失明,需角膜移植;角膜营养不良并非“补充营养”即可治,是一种遗传性的原发性进行性角膜病变,发展到最后也需角膜移植,且移植后还会复发。而角膜材料严重匮乏,我国能够为临床提供足够角膜材料的眼库几乎没有,面对庞大的等待角膜移植的患者,医生在诊疗中面临挑战。

据悉,矫正近视取出的角膜组织为近视透镜,矫正远视取出的为远视透镜,远视透镜具有降低近视度数的作用,近视透镜有降低远视度数的作用。而这些取出的透镜对患者而言已经“完成使命”,因此国内外通常做法都是把取出的透镜废弃。而周行涛视光学团队每年开展的飞秒激光近视手术(SMILE手术)量居全球第一,团队目前已突破6万台,全国已完成50万台,因此SMILE角膜组织透镜来源非常丰富。

“废”透镜再利用,为角膜病患者带来希望-信息快讯网

术后2年术眼光学相干断层扫描图像。红色箭头表示植入的透镜边缘。透镜与周边角膜贴合好,边界模糊。贴合好是透镜植入后患者具有良好视觉质量的前提。边界模糊提示透镜与角膜合二为一

这些透镜可以“再利用”吗?如何利用?一直是周行涛团队思考的问题。为解决这一重大难题,团队开始了艰难的探索。他们把近视SMILE、远视SMILE术中取出的透镜在电镜下进行观察,发现取出的透镜非常完整、表面非常光滑,提示如果用于移植,光学质量将会很好。从2010年起,他们首先在兔眼中开展同种自体透镜移植(即把一眼中取出的透镜植入到对侧眼的角膜中),发现植入的透镜具有良好的生物相容性,未见排斥发生;取得经验后,他们又在在猴眼中开展同种异体透镜移植的尝试,研究结果提示不仅具有很好的生物相容性,且植入的透镜具有一定的屈光力即植入的透镜可产生度数。

在基础研究完成后,团队尝试把该技术应用到人眼中。团队先是开展了自体近视透镜移植矫正远视的研究即患者一眼近视,对侧眼远视。把近视SMILE中取出的透镜植入到对侧的远视眼中用于矫正远视,结果表明手术安全有效,并得到了预测公式即植入透镜的度数与实际产生的度数之间的关系。

2015年,李美燕博士在周行涛教授指导下,原创性地把远视透镜植入一个濒临角膜移植的圆锥角膜患者的角膜层间,经随访至术后2年,患者的裸眼视力从术前的0.1提高到术后的0.3、框架眼镜矫正视力从术前0.3提高到术后0.5,近视从术前的1350度下降到术后 325度,散光从术前600度下降到150度。这是国际上首次将新鲜远视透镜移植治疗圆锥角膜的成功病例;该技术在改善屈光度(视力)的同时,也加厚了角膜,避免了角膜移植,并具有潜在加固角膜,提高角膜生物力学的良好作用。

“废”透镜再利用,为角膜病患者带来希望-信息快讯网

▲术后2年,患者角膜透明

在此之前,赵婧博士采用该技术治疗角膜营养不良患者,术中首创在患者眼球表面移植一枚新鲜的近视SMILE术中取出的透镜,结果提示表面镜技术安全可行。表面镜技术的价值在于具有潜在的可以推迟角膜营养不良患者的角膜移植时间,减少手术创伤,减轻患者经济负担。透镜作为浅层表面移植材料,可以减少排斥反应,并可潜在增加角膜生物力学稳定性,其远期稳定性在验证中。

李美燕博士向记者表示,小小的全飞透镜,确实为圆锥角膜和角膜营养不良的治疗开拓了一条新途径,“废”透镜再利用前景看好,有望为更多的角膜病患者带来希望。

作者:记者陈青  通讯员孙国根 沈爱琴
编辑:李晨琰
责任编辑:李雪林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图:院方供图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10-22 09:50:08 1540173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