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荣臻出手教训日军名将之花!此人曾狂言:与中国人打仗最悠闲最有趣!2018-10-22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78886

聂荣臻出手教训日军名将之花!此人曾狂言:与中国人打仗最悠闲最有趣!-信息快讯网

▲日本《朝日新闻》刊登的《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的消息

1939年11月22日,日本《朝日新闻》刊登的一则《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的消息令日本举国震惊:“阿部规秀中将于十一月七日在华北太行山讨伐共军作战中壮烈阵亡。武将战死在沙场前线之事例,在我军战史上尚属罕见。”

当我军全面攻击太行山八路军之际,担任左翼的辻村部队于三日上午七时抵达长城以南雁宿崖险峻山岳地带时,与优势之敌独立第一师、第一二〇师约三千人遭遇。辻村部队对敌发起猛烈攻击,但敌以迫击炮、重机枪、多数轻机枪顽强抵抗,辻村部队长等挥舞战刀杀入敌阵,展开空前的激战。阿部中将得到辻村部队的急报后,立即率领部下跋涉四十公里艰险山路,连夜翻越鼻子岭,前往救援,四日中午到达辻村所在的战场。此时,辻村部队业已连续战斗二十八小时。当日上午十一时许,暂时将敌击退至南方,正相对峙。恰在此时来到的阿部中将,立即认出站在前面山顶监视敌阵的辻村部队长,“嗯”了一声,就要登上山去,无奈山坡陡峭,难以攀登。于是,命令部下去叫辻村部队长下山,阿部将军与下山来的辻村部队长相互凝视,随即含泪紧握辻村之手,相对无言,只把无限感慨压在心头。

报道的行文充满日式的阴郁委婉,把描述停止在阿部规秀和他的一名部下含泪握手,“相对无言”的空茫瞬间,而将下面血肉横飞的场景剔除得干干净净。

1939年10月,鉴于华北北部共产党武装已严重地威胁到日军的占领,日军华北方面军决定开始第三期“治安肃正”作战,动用的部队是驻蒙军阿部规秀的独立混成第二旅团和驻平汉线以北的桑木崇明的第一一〇师团以及第二十六、第二十七师团各一部,兵力约2万人。阿部规秀率领他的部队自张家口南下,25日赶到河北西部的涞源,与驻扎在涞源县城的堤鸠大队会合。然后,日军兵分三路从涞源、满城、唐县和定县出发,开始了寻找和扫荡八路军主力的作战行动。

日军从涞源一出动,八路军就得到了情报,因为涞源是八路军北上抗日解放的第一个县城,县城里外布满了“坚强的党组织和隐蔽的情报网”。虽然日军后来又占领了涞源,但是县城周边所有的乡村依然在共产党人的掌握中,日军或伪军的一举一动,都会在第一时间被报告给八路军。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决定:用少数兵力牵制西路和西南路的日军,将第一军分区的一团、三团和第三军分区的二团集结在东路日军的必经之地,“打一个胜仗”。

11月2日午夜,日军辻村、堤鸠两个大队从内长城线出发,天亮时通过雁宿崖南边的险峻山路时,突然遭到来自两侧的猛烈袭击,袭击他们的是杨成武率领的八路军的三个团。八路军官兵的猛打猛冲下,辻村大队很快就被压缩在狭窄的山沟里,不到一天工夫就伤亡了500多人。接到辻村发来的求救电报后,阿部规秀立即率部前往救援,4日凌晨赶到雁宿崖南边时,却发现八路军已经没了踪影。阿部规秀判断八路军正在撤退,于是命令堤鸠的第四大队和刚赶到战场的中熊的第二大队,以残破的辻村大队为前导,向八路军撤退的方向追击。6日,追击的日军进入了一个注定要载入中国抗战史册的地区——黄土岭。

聂荣臻得到情报后,立即命令贺龙的第一二〇师特务团赶赴黄土岭,同时命令第一军分区二十五团也赶赴黄土岭,统归杨成武指挥。同时命令第一军分区二十团、三十四团以及第五军分区二十六团牵制易县、满城和徐水方向的日军。

黄土岭是太行山北部群山中的一座岬口,四周都是大谷深沟。7日清晨,大雨停歇,湿雾弥漫。日军还在继续东进,因为知道这样的地势往往是八路军的战场,因此其先头部队携带着轻重机枪,总是先行站稳路边的小高地,然后再让大部队跟进。直到下午3时,日军的全部人马才通过黄土岭,进入峡谷中的小路。浓雾已经消散,阳光照进峡谷,八路军的攻击猛烈地开始了。峡谷两边的悬崖上都是八路军的枪口,一百多挺机枪一起朝沟里打,日军的三个大队拥挤在仅百余公尺宽的山沟里无法展开,造成了密集的人员伤亡。战斗进行到下午4时,日军掉头企图从黄土岭突围逃回涞源县城,但遭到八路军第一军分区三团和第一二〇师特务团的顽强阻击。

黄土岭东面有一个名叫教场的村子,阿部规秀将他的指挥部移至教场村的一座农家院里。他认为,自己的部队被牵制在这里,而八路军更大的部队将包抄他的后路。被这一不祥的预感所驱使,阿部规秀决定立即撤出战斗。但是,还没等他下达撤退命令,一颗迫击炮弹准确地落在院子里,阿部规秀的腹部以及双腿中弹,他的参谋人员也全部负伤。原来,八路军第一军分区一团团长陈正湘,在望远镜里看见一群穿黄呢大衣的日军军官正站在一处农家院里,立即把目标指示给炮兵连连长杨九坪,杨九坪指挥迫击炮连发数弹,陈正湘团长再拿望远镜看去时,穿黄呢大衣的日军军官已全都倒地。失去了指挥机关的日军发生严重混乱,不得不收缩部队据守黄土岭抵抗待援。傍晚,绿川纯治率领的第三大队赶到了。坚持了一天后,森田春次的第五大队也赶到了。同时,日军第一一〇师团的两个支队、第二十六师团的一个支队正分路向黄土岭靠拢合围。于是,聂荣臻下令八路军撤出战场。

是役,日军伤亡千余人,八路军伤亡800余人。

全身多处负伤的阿部规秀没有当场死掉,他的生命一直苟延到那天午夜11时50分。

阿部规秀,1886年出生于日本青森县,1907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九期步兵科,1937年以第一师团第一旅团少将旅团长之职率部入侵中国东北,1939年6月调任华北方面军“蒙疆国”驻屯军总司令兼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死前的一个月晋升为日本陆军中将。

阿部规秀赴涞源前线时,曾写信给长女纪子:

现在是十月二十六日四时,爸爸从今天起去南边战斗,回来的日子是十一月十三、十四日。虽然不是什么大战斗,但也将是一场相当的战斗。八点三十分乘汽车向涞源进发。我们打仗的时候是最悠闲而且有趣的,支那已经逐渐衰弱下去了,再使一把劲就会投降。此地已经下了两场雪,然而比北满还是暖和的,所以还好过……圣战还要继续,我们必须战斗!

没有人知道,浑身中弹的阿部规秀死前是否依然认为打仗“是最悠闲而且有趣的”,定格在他意识中的也许只有中国太行山那层峦叠嶂的铅灰色山峦。

蒋介石致电八路军总司令朱德:

据敌皓日(十九日)广播,敌辻村部队本月江日(三日)向冀西涞源进犯……支日(四日),阿部中将率部驰援,复陷我重围,阿部中将当场毙命。等语。足见我官兵杀敌英勇,殊堪奖慰。希饬将上项战斗经过及出力官兵详查具报,以凭奖赏,为要。

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致电蒋介石:

……当独立混成第二旅团独立步兵第一大队(辻村大佐)并附辎、炮各一中队共七百余,上月江日(三日)进到三岔口(涞源南),被我杨成武支队歼灭之际,随即该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率领独立步兵第二、第三大队及炮兵二中队共一千六百余人由涞源来援,是晚占三岔口,其时辻村大队已被歼灭殆尽。是晚我杨成武部第二、第三团以有力部队监视和袭扰该敌外,以大部截断敌之退路,微日(五日)敌继续东窜占黄土岭。我为歼灭深入敌计,贺师特务团由阜平附近冰天雪地中星援,微晚(五日晚)赶到黄土岭附近。鱼日(六日)敌图东窜,数度向我猛攻,在我猛烈合击下均未得逞,反陷我包围中。是晚我向该敌猛攻,敌凭民房顽抗,激战彻夜。虞晨(七日晨)该敌以全力,在飞机七架轮番掩护下向东猛烈突围,企图绕五回岭回窜。正午该敌复被包围于上庄子,我在敌飞机猛烈炮火下向敌猛攻,敌死伤极重,阿部旅团长当场被我击毙,以下伤亡约八百余人,敌已失掌握难立足。正在我歼敌之时,复由涞源增援来敌七百余,合股激战竟日未能解决战斗。同时,我已苦战多日,部队颇受疲劳,尤以弹药消耗甚重。齐日(八日)残敌在十余架飞机掩护下突围,经五回岭窜回涞源……

在几乎占据了半个中国的沦陷区,共产党武装开辟的敌后根据地,无论规模还是数量,都令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感到吃惊。而且,无论敌后作战多么残酷和艰难,共产党武装不但频繁出击而且战果迭出,这使得中国抗日战争的敌后战场之重要,已经与正面战场并驾齐驱。更令人瞩目的是,共产党人决心在日军占领区内,建立由共产党领导的、能够组织广大抗日民众和敌后武装与日军较量的抗日民主政权。

——选自王树增纪实文学作品《抗日战争》,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王树增
编辑:蒋楚婷
责任编辑:蒋楚婷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11-15 06:19:51 154223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