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场爵士芭蕾里,我们随“摇滚诗人”科恩去旅行2018-10-22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78958

很多人听说“莱昂纳德·科恩”这个名字,是因为李健在《我是歌手》这档节目里提起他,他带着科恩的诗集上台,握着麦克风说:“请科恩赐我低音。”

去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石黑一雄是科恩的迷弟。

前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鲍勃·迪伦说:“如果我有一秒钟机会成为其他人,我愿意是科恩。”

在这场爵士芭蕾里,我们随“摇滚诗人”科恩去旅行-信息快讯网

莱昂纳德·科恩,公认的“摇滚诗人”,《纽约时报》形容他是唱摇滚的拜伦。当迪伦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公布时,很多人认为科恩更值得这个奖。然而在2016年11月7日,82岁的他去世了。

他去世的消息传出时,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亲自发推特缅怀他:“从此音乐界再无大神。”

一晃眼,科恩去世快两年了。

在科恩的家乡加拿大,蒙特利尔爵士芭蕾舞团的艺术家们用舞蹈的方式追忆了大神的一生。《舞到爱尽处》的编舞在科恩生前得到他的作品授权,把他的诗和歌曲作为编舞的素材,用舞蹈、音乐和吟唱结合的方式,展现他的人生片段。

在科恩辞世两周年之际,这台《舞到爱尽处》来到上海国际艺术节的舞台上。

舞蹈直观又直接,宛如奇异的灵媒,带着观众踏上科恩曾经历的漫长人生旅途——

我们看着舞者,在科恩的歌词和沙哑的吟唱声中,和他一起看生命的风景。

在这场爵士芭蕾里,我们随“摇滚诗人”科恩去旅行-信息快讯网

《舞到爱的尽头》

拉起燃烧的小提琴 向着你的美丽起舞

穿越战栗 直到我感觉安全

触摸我 用你裸露的手或是戴着手套

带我一起 舞向爱的尽头

在这场爵士芭蕾里,我们随“摇滚诗人”科恩去旅行-信息快讯网

《带着它》

在这片陆地上有一个小镇

在这个小镇上有一座房

在这座房里有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有一颗

被我爱着的心

我想要带着它

我想要带着它

在这场爵士芭蕾里,我们随“摇滚诗人”科恩去旅行-信息快讯网

《苏珊娜》

正当你有意要告诉她

你并没有多少爱能给她

这时 她让你靠近水波

她让河流 回答

你永远都是她的情人

你还要和她一起旅行

漫无目的地旅行

而你知道她会信任你

因为你已经用心

触动了她 无暇的身体

在这场爵士芭蕾里,我们随“摇滚诗人”科恩去旅行-信息快讯网

《没有老婆会更好》

我的朋友们都已经结婚

就像汤五 迪六和哈七

你必须非常坚强

才能继续一个人过

这首歌就给那些光棍

流浪汉和叫花子

还有那些自认为

没有老婆会更好的人吧

在这场爵士芭蕾里,我们随“摇滚诗人”科恩去旅行-信息快讯网

《嘿,再见,不能提起》

我用清晨爱你,我们的吻,

温暖又深沉

你金色的秀发散开在枕头上

像睡着的龙卷风。

是的,那么多的爱

来了又去

我们的并不新鲜

在城市中,在森林里

他们微笑得像我和你

在这场爵士芭蕾里,我们随“摇滚诗人”科恩去旅行-信息快讯网

《你属于我》

驾银色飞机出海

在雨中看湿润的丛林

只是记住直到你回到家里

你属于我

没有你 我很寂寞

也许你也会感到孤单

和忧伤

在这场爵士芭蕾里,我们随“摇滚诗人”科恩去旅行-信息快讯网

《信》

你从未期待过

我写你的信

而如今你终于

读出我的苦心

你再次展开那些

没烧掉的纸页

是我唠叨的关怀

又一次贴满你的双唇

在这场爵士芭蕾里,我们随“摇滚诗人”科恩去旅行-信息快讯网

《等待奇迹》

宝贝,我一直在等,

夜以继日。

我没有看见时间,

我的生命已经过半。

有那么多的邀请,而且

我知道其中有一些是你发给我的,

可我还在等

等待奇迹,等待奇迹发生。

在这场爵士芭蕾里,我们随“摇滚诗人”科恩去旅行-信息快讯网

《跳支华尔兹》

我要和你在维也纳跳舞

我将穿上河流的伪装

狂野的风信子在我的肩上

我的嘴在你大腿的露珠上

我将在剪报簿里埋葬我的灵魂

连同相片和苔藓

我将屈服于你美丽的洪水

我的廉价小提琴,我的十字架

你把我带到你的舞蹈中

带到你放在手腕的球场中

哦,我的爱人,哦,我的爱人

跳支华尔兹,跳支华尔兹

它现在是你的,它全都是你的。

在这场爵士芭蕾里,我们随“摇滚诗人”科恩去旅行-信息快讯网

《再见,玛丽安》

现在我需要你那隐讳的爱。

我冰冷得象把崭新的剃刀。

当我告诉你我很古怪的时候你就离开了,

可我从没有说过我有多么勇敢啊。

哦,别了,玛丽安,是我们开始

对这一切大笑,哭泣然后哭泣,大笑的时候了。

在这场爵士芭蕾里,我们随“摇滚诗人”科恩去旅行-信息快讯网

《千吻之深》

有时,当长夜漫漫

贫苦与软弱的人们

聚拢我们的心,走吧

在千吻之深

小马疾奔,女孩们正青春

前途充满不定与变数

科恩在这些真诚的独白里塑造的“自我”,以及世俗八卦里添油加醋“传说”的他,当属“渣男”。可是,他诚实地面对了感情和人性中所难以幸免的弱点,并把这一切化作了创作源源不断的素材。

“我纯洁的一刻,胜过你邪恶的一生。”科恩在西方大众文化界广为人知,是因为他的歌出现在电影《天生杀人狂》里,而电影里的这句台词,形容他也是刚好。

其实,我们无法用碎片拼凑他灵魂的完整,只能在他的诗句中凭吊他: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的来处。”



编辑:柳青
责任编辑:柳青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11-15 05:28:59 1542230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