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十万火急的电报,差点影响朝鲜战争的全局2018-11-14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82930

一份十万火急的电报,差点影响朝鲜战争的全局-信息快讯网

▲血战长津湖

《最寒冷的冬天Ⅲ——血战长津湖》主要描写了抗美援朝战争中乃至整个军事史上的经典战例———长津湖之战。有史学家称,长津湖之战是历史的拐点,是中美双方王牌部队改变历史进程的一场决战。63年前在这里,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身穿单薄棉衣,在接近零下40度的恶劣天气下与美国海军陆战队最精锐的陆军1师展开了一场长达20天的战斗。这场战役,成为中美两国军人永远无法遗忘的惨烈记忆。至今,它还是美国军事院校不断学习和演练的战例范本。

9兵团在侦察中得知,陆战1师下辖陆战第1、5、7陆战团,第11炮兵团以及坦克营和工兵营等支援部队,总兵力约二万五千人。而就装备和战斗中可得到的加强、配属、支援、保障等方面来说,一个陆战师可以顶得上志愿军三个军还强,说武装到牙齿一点也不为过。其所属三个陆战团,每团通常可配属一个榴弹炮营、一个坦克连和一个战斗工兵连,由此组成团级战斗群,作为独立战斗任务的基本战术单位。全师的重武器主要有约85辆坦克、18门155毫米榴弹炮、54门105毫米榴弹炮、36门107毫米迫击炮、36门81毫米迫击炮、36门75毫米战防炮和81门60毫米迫击炮。

此外,他们还能随时得到陆战队第1航空联队的空中支援。

如此算来,此一个师的装备差不多要超过志愿军全军的重武器装备,让9兵团首长大为眼热。而陆战1师的单兵轻武器装备也很先进,普通士兵即装备M1步枪,班排长配备卡宾枪。

9兵团官兵仍然与志愿军其他部队一样,从小米加步枪的战斗历程中走来,从来都是以劣势装备与优势装备较量,所以他们养成了吃苦耐劳的顽强战斗作风,对美军看似奢侈的后勤保障能力及强大的火力、机动力,在战争开始前了解不多,以为美军不过是跟国民党一样的纸老虎罢了。

宋时轮给9兵团定下的计划是:由北向南,首先歼灭最北面柳潭里与新兴里两地的美军,接着再歼灭下碣隅里的美军,最后转移兵力围歼陆战1师敢于北上增援的部队。27军负责正面攻击,20军迂回到侧翼实施穿插,将陆战1师和美7师分割包围在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和古北里四个地区。

宋时轮带兵打仗极其严格,同时他对自己带的兵还是非常了解的,这些9兵团的干部只要有仗打就会兴奋起来,对于他们来说,保家卫国冲锋杀敌是军人的荣誉。所以这个时候,无论是宋时轮还是9兵团的各级指挥官,都觉得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作战,不管是面对哪国的部队,都有信心让对手领教一下9兵团的厉害。

宋时轮根据部队的战术特点,计划20军负责穿插包围,27军负责攻城拔寨,26军作为预备队,随时根据战事的发展进行增援和堵截。并且告知各军指挥员,11月26日将会发动进攻,彻底消灭美军,各单位务必在26日前进入到预定的战斗位置。在发给20军、26军、27军的电报中,他指示各师团将要深入长津湖作战,并且强调“军师团营均应沟通电话联络,在战斗发起前军师暂停止电台通讯,并禁用号音,以严格保密”。

在20军军部负责电台的吴昌业一直跟随军部行动。一过鸭绿江大桥,吴昌业心情压得像喘不过来气似的。朝鲜的村镇和公路上硝烟弥漫,美军飞机扔的凝固汽油弹,就像汽油桶一样,到了地面如同天女散花,一下迸成无数的火星,一片火海。一股股焦煳的烟气袭来,让他觉得浑身上下都跟着难受。吴昌业几乎是捂着鼻子进入的朝鲜。

部队行动相当保密,晚上行军,第二天拂晓前所有人员、武器都隐蔽起来。后来美军陆战1师跟志愿军一交手,吓了一跳,做梦也没想到一下子冒出那么多中国志愿军。吴昌业的电台当然更要悄无声息,不能开机,专业术语叫保持“无线电静默”。

军部的电台也就五六部,对下属三个师各一部,对上联络兵团一部,一部备用。可以说志愿军的通信手段是相当落后,与美军无法相提并论,差距不亚于小米加步枪对付飞机大炮。

开始行军的时候,大家没太觉得累,就是有些不习惯。过去在国内战争中的行军,夜间也有,一般是白天。在朝鲜必须夜间行军。吴昌业长期背负电台走路行军,早练出了“飞毛腿”的本事,所以行军不是问题。但每到宿营就头疼。朝鲜老百姓烧的炕,不像中国东北老百姓家的炕是砌起来的,朝鲜的是一进屋炕就在地上,人进去吃、住、睡都在炕上,开始吴昌业不习惯,后来蹲守在废矿洞里,蹲守在寒冷的冰雪中,想起那热乎的炕头,真是神仙过的日子。

从南方来的志愿军战士都喜欢看雪,那是在南方时的向往,而到了朝鲜就憎恨起那漫天的大雪。过鸭绿江的时候,吴昌业还希望天空能下些雪,想好好看看雪景,可那天晚上没下雪,不免有些失落。向长津湖战区集结的时候,吴昌业都怕了那半米厚的雪,背着电台每向山上爬一步,都得费九牛二虎之力,还冻得直打哆嗦。刚过鸭绿江的时候,不紧张,都是从解放战争中走过来的人,对行军打仗从心理上来讲,一点恐惧感都没有。而且刚过江并没有遇上什么特殊情况,因为行动极其保密,美军的飞机和地面侦察并没发现20军的行踪。

在辑安,吴昌业遇上了撤下来的朝鲜人民军,当中有不少是以前的解放军战士,一个个疲惫不堪,被折磨得不成样子。见了面都百感交集,他们就问吴昌业,你们有多少坦克?有多少大炮?有没有飞机?吴昌业哑口无言,好像没有这几样东西就打不了仗似的。

吴昌业不断地收报、发报。战斗一天天临近。战斗打响前,无线电通信尽量不过多使用,怕被美军飞机发现目标,更怕美军先进的无线电侦听。只要美军无线电侦听到某地区有大量的电台呼叫信号,就断定是指挥机关或是首脑机关,随后便是一顿狂轰滥炸。志愿军通信人员采取的对策是只留一个值班台,保持收听,不发话,也不发报。等战斗打响,所有的电台才开始工作。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西线志愿军13兵团有意向后慢慢撤退,采取诱敌深入的战术,将美军吸引过来。东线志愿军9兵团也是采取诱敌深入的策略,部队到了指定位置也不和美军接触。只要部队行军,就把电台关掉,到了新的地点,马上架设电台,开始呼叫,故意让美军侦听到,以为志愿军撤退了,而后再关电台,让信号消失,使美军摸不清动向,用无线电通信牵着美军的鼻子。所以吴昌业入朝以后基本没有休息过,每天背负电台不停地行军。

11月26日10时,距离发起总攻的最后时刻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吴昌业在搜索9兵团频率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了一个十万火急的电报,这让吴昌业马上就紧张起来。他甚至来不及请示领导,就急忙把信息抄录下来,映入吴昌业眼帘的只有寥寥数字:张廖,26晚停止总攻。宋。

吴昌业第一时间把电报送到主管领导报话队主任吴贺民手中,吴贺民看了电报第一个念头就是事关重大,万分紧急。

报话队的几个电台都忙碌起来,一直向9兵团发报,却迟迟不见回音,所有人都非常紧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各师团已经蓄势待发,是万万不能出错的。简易的小防空洞虽然四面透风,但吴昌业攥着铅笔的手心却一直在冒汗。作战科长朱景辉在旁边不停地催促,吴昌业便一遍又一遍地呼叫。终于等来了兵团的回音。不单是吴昌业听到了,几个台都听到了。吴昌业要求兵团台赶紧把电报重新发过来,其他几个台同时帮助抄电文。其实吴昌业自己一抄下来,便心中有数了,当时他就把铅笔往半空一丢,一口气总算是松下来了。大家抄的都一样,翻译出来的电文仍旧是“张廖,26晚停止总攻。宋。”

吴昌业的电文终于得到了核实,并立即传达给各部队。当天晚上,吴贺民专门拿出了一瓶多日珍藏的老酒和吴昌业喝了几杯,这个信息如果没有传递出去,后果实在是太严重了。按照志愿军总部的计划,西线和东线同时发起攻势,而东线推迟攻击的原因是东线部队没有全部按时到达预定位置,而没有到达预定位置就形成不了对美军的合围,形成不了合围就容易把战役打成一锅“夹生饭”,放跑了美军不说,搞不好还会被美军从侧翼突破,形成反包围,导致整个战役的失利,从而影响朝鲜战场的全局。

——摘自《最寒冷的冬天Ⅲ——血战长津湖》,重庆出版社出版


作者:何楚舞、凤鸣、陆宏宇

编辑:蒋楚婷

责任编辑:蒋楚婷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12-10 06:03:15 1544392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