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上名医| 陈国强:人生不赢在起跑点,也不在终点,而在转折点2018-12-05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86385

沪上名医| 陈国强:人生不赢在起跑点,也不在终点,而在转折点-信息快讯网

开栏的话:30年的银蛇奖,走出7名院士,更有一大批杰出的首席科学家、学科带头人、著名教授,有的人还转型为管理者,成为高校校长、各大医院的院长、各级政府部门的当家人……银蛇奖成为他们发展道路上的一个重要台阶。作为银蛇奖发起单位之一,《报》App开设“沪上名医”专栏,选登银蛇奖得主的精彩故事、奋斗人生。


领先源自梦想,梦想催生激情,激情成就未来。

——陈国强


如果上大学是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起跑点,陈国强却起跑失误了。

1979年,16岁的他高考落榜。少年不识愁滋味,没考上大学就回家种地呗!比他年长20岁的大哥却拦住他,逼他再复读一年。

再次高考,他勉强够上了普通本科的录取线。在志愿中填的是政法专业,却阴差阳错地被衡阳医学院录取。他从小追逐的是侦探梦,无奈读了一年医书,“拔剑四顾心茫然”。

“直到有一天,后来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王振义教授,从上海来到我们小城,在医学院开了七天讲座。科学家的光芒点燃了我的梦想之火,我暗自发愿:一定要做王教授的学生!”转折点刷新了起跑线。

他从此发愤读书,成绩开始名列前茅,终于在1985年如愿考上上海第二医学院(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前身),成为血液学家王振义的硕士研究生。

毕业后回衡阳医学院工作,但他已无法适应周围环境。“玩不来,就走人呀!”5年后,他又考上王振义的博士生。

“本来是1992年考博通过,却让我‘缓刑’一年入学。”陈国强的话语总带着诙谐幽默,“因为我读研是委托培养的,按合同必须在母校工作十年,否则得赔偿2万元培养费。我当时月工资才100多元,可能要无偿工作十多年才能还清。领导同情地说,你在校再干一年,明年走就可以不赔钱。1993年8月28日,当我买好火车票时,学校依然不让我走,要走就得赔钱。领导爱才心切,但我也去意已决。路在自己脚下,人生能有几回搏,没有一点赌性是不行的。”

陈国强东拼西凑借来2万元钱,赔了19000多元,带着剩下的500元来到上 海,回到王振义身边继续攻读内科血液学博士学位。

他被分到当时刚从法国学成归来的陈竺、陈赛娟夫妇的研究小组,从事白血病研究。导师点拨得法,学生心领神会。几个月后,陈国强就利落地完成导师给出的课题,并将其研究成果发表在国际血液界有着较大影响的《Leukemia》杂志;在博士研究生期间,又在国际血液界权威 《Blood》发表3篇论文。

1999年的好风劲吹,使36岁的陈国强在这一年中接连迎来重大收获,更成为他命运的重要转折年:这年初,他作为通讯作者在《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杂志》上率先报道有关三氧化二砷(俗称“砒霜”)对恶性淋巴细胞的药理效应,主编欣然向世界新闻媒体推荐;

这年7月1日,他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血液学的青年学者成为党组织里的新鲜血液;

这年9月,他荣膺银蛇奖二等奖。他满怀激情地联想起伟人词句“山舞银蛇, 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同时却谆谆告诫自己,你再优秀也只是“小二”,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呢;

这年底,他由副高转为正高,被选派赴美国西奈山医学中心任访问助理教授。同事开他玩笑:“不容易的事都让你轻易得手,也太令人‘羡慕嫉妒恨’了吧!”

不久前,国际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对他的专访文章,开篇写道:如果“决心”可以预测一个人在医学研究领域的未来成就,那么陈国强辉煌的职业生涯,早在其还是一名年轻医生时,就已能预见。

其实,在陈国强的“逆袭”之路上,除了当初的“决心”,更重要的是他善于和敢于把握好“转折点”。人的一生中关键的就那么几步,特别是年轻的时候。

陈国强对此深有感触:“我觉得一个人不赢在起跑点,也不是赢在终点,而是赢在转折点。要看清自己的天分与追求,敢于选择转折点,要懂得倾听自己的内心,知道向哪个方向转。”

不留退路,才能杀出血路

2001年底,陈国强结束在美国的工作,执意转回上海时,他那小小年纪就已读过5个学校的宝贝女儿却不乐意了:“别人的家长花这么多钱送子女来美国读中学,你为什么要我回去呢?”

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谈判”,满足了女儿的条件,总算“连蒙带骗”带她一起回来。女儿的条件中包括回来后要有自己的房间,不能再像出国前那样,三口之家蜗居一个小房间。

这逼迫当时月收入不到2000元的陈国强,咬紧牙关贷款,以5300元每平米的房价,用97万元在学校附近买了套房子。

“现在这里的房价每平米已涨至10万元,当年硬着头皮兑现对女儿的承诺,还成就了一次成功的房产投资呢。”他笑着调侃。

回上海不久,陈国强受命担任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病理生理学教研室主任。当时教研室仅有10位员工,不仅缺乏科研设备和研究经费,更缺乏国际学术成果。陈国强觉得自己又在做一次博弈。

他拿自己房子做抵押,向校长借款70万元,并立下“军令状”:5年内科研经费达500万元以上;有高质量论文在国际一流专业学术刊物发表;带出一批至少能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科研队伍。

“其中只要一项不完成,我就立马卷铺盖走人!”陈国强干脆利索的承诺,却被人看成“口出狂言”——是否“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等光环,让他忘乎所以了?

3年后,陈国强的“狂言”全部兑现:教研室创建了比较完整的实验技术体系,成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承担了20多项国家和上海市科研项目;总固定资产超过1500万元;研究和建设经费达1600万元,并在国际重要学术刊物上发表20多篇论文。

5年后,原本边缘化的病理生理学更一跃成为国家重点学科。

“不熟悉的人第一次听我讲话,可能因为我的激情,往往觉得我很狂很张扬,其实我内心深处总保持那种淡定或者说定力,我觉得自己还是属于那种做事比较高调、做人比较低调的那种人,一路走来都是在逆境中成长。”陈国强直抒胸臆、情真意切。

沪上名医| 陈国强:人生不赢在起跑点,也不在终点,而在转折点-信息快讯网

科学道路上需要艰苦跋涉,却不一定要做苦行僧。陈国强看似幽默风趣,其实也有“浸透了奋斗的泪泉”,也会“洒遍了牺牲的血雨”,只是他坚信“流过泪的眼睛更明亮,磨砺过的心灵更坚强”;更善于在艰辛的探索中寻找惊喜、发现乐趣。

《人民日报》记者曾将他用“砒霜挑战白血病”的科研,喻作“福尔摩斯破案”:砒霜剧毒能杀人于无形。同时,国内也有地方用含砒霜试剂治疗白血病取得奇效的。

历经无数次实验和数据收集分析后,陈国强终于解开奥秘、“破案”成功——原来砒霜能有效诱导白血病细胞凋亡!并进而发现:低浓度的氧,哪怕没有砒霜介入,也能使白血病细胞分化……“破案”结果带来一系列创新性成果。

陈国强率团队在国际重要核心刊物上发表170余篇学术论文,被引用共计10000多次,奠定了他在肿瘤尤其是白血病基础研究领域的国际学术地位。

他笑称:“我真要当个福尔摩斯,也应该绝对称职。科研本身就像是侦探在破案。虽无法‘限期’,但要有破釜沉舟的决心。我往往是将自己逼上梁山。逼到没有退路,就敢于冲上前去杀出一条血路。”

这些年来,陈国强“晚上7点以后和双休日才能做科学家、潜心科研”;白天他要忙于院长工作,去倾力推动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业界公认,他主政下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正迎来黄金发展期,是我国医科大学合并到综合大学中,发展最好最快的医学院校,临床医学实力稳居全国头把交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科技论文发表数,已连续八年蝉联全国医科类院校第一。

每当有人赞扬他这个“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当代掌门人”时,陈国强总要纠正:“掌门人不是我,真正的掌门人是全院师生和医护员工。大家不卖力,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就‘城门失守’,不能发展了!所以我最多算个‘守门人’。”

与他朝夕相处的师生们感受到,他们院长吐露的是肺腑之言。他总是洋溢着热血沸腾的激情,又始终保持着三省吾身的清醒。

谷底惦量是“俗”,山上思考成“仙”

歌德说,读一本好书,就是与高尚人谈话。与陈国强谈话,感觉像在读一本令人兴趣盎然的好书。他个性似顽童,学生们当年称“强哥”,如今喊“强叔”,他都听得不亦乐乎。

沪上名医| 陈国强:人生不赢在起跑点,也不在终点,而在转折点-信息快讯网

每逢开业和毕业典礼上,他的院长致辞总是妙语连珠,人生哲理、流行歌词、时尚潮语、心灵鸡汤等信手拈来,满满的正能量。学生们听得出神,被深深感召;家长们也连连赞叹:“他的讲话既高瞻远瞩,又有父母般的舔犊之情,有这样的好院长,我们对孩子的前途更充满信心!”

学生欢欣,家长感恩,陈国强却在担心和忧虑——

“我担心:每年的毕业典礼讲话是否仅仅被当做‘心灵鸡汤’,只有一时之美味,而无内化于心、外化于行之潜移默化?”

“我忧虑,优秀的你们是否心中唯有自我,甚至唯我独尊……我也忧虑,聪明的你们是否在‘刷存在感’中失去独立,丧失自我……我更忧虑,任性的你们是否能够在漫漫行医路中坚守前行……我还忧虑,强大的你们能否在前行的路上,做到表里如一。”

仲夏,在上海交大医学院2018届毕业典礼上,1800名毕业生听到了“强叔”的鼓励期许,还有这一番“任性宣泄”的“担心”“忧虑”。

为有深情,所以担心忧虑。

陈国强身上早已烙印着“心忧天下”“先人后己”的思维方式和家国情怀,后来又融入医学情怀和创新情怀。

“我中学时从没想过学医,报考志愿也没填写任何医学专业。小时候,哥哥告诉我,当时联合诊所曾准备培养他当郎中,父亲却说,木料劈坏了可以换,人诊死了没法换,郎中没学到家,弄不好会诊死人的。因此,让哥哥去学木匠。不为良相,就为良医。医生责任重大啊。”陈国强因此每每告诫医学生们,同时反复警醒自己:始终不忘医学的温度、竭力拓展生命的宽度、依然坚守医学的厚度。要拥有医者之“术”,更要拥有医者之“道”。

这些年来,陈国强相继荣膺国家级、市级和学科专业级的一连串奖项。他似乎并不在意,将这一切看得很淡。

“金钱名利浮云过,我心自有明月在。”2006年做了副院长以来,他干脆不再拿任何一个荣誉。“我觉得当了院长,再去与一线普通老师PK荣誉,这本身就不公平。我也告诫学生们不要盯着一时功利,要成就一生功业;别总想着‘C位出道’,要学会换位思考,要摆脱低俗。”

那天,媒体采访团队来到上海交大医学院懿德楼采访,说到为纪念银蛇奖评奖活动30年,邀请陈国强在高峰论坛做主旨发言时,他笑着说:“我建议你们留出点钱来,把这些年的银蛇奖获得者拉出去开个神仙会,大家畅聊一下人生,多有意思。要不你在论坛上讲得眉飞色舞,别人却在下面看微信……”一番话引来一阵欢笑。

相比正襟危坐,他更喜欢神思飞扬。“我有时开玩笑,根据造字结构,人在谷底惦量叫做‘俗’,站在山上思考就成了‘仙’”。陈国强笑着“说文解字”:在谷底容易纠结鸡毛蒜皮,攀登山顶才能一览众山小,才能迸发激情做“神仙”。

面对电视台摄像机镜头,陈国强幽默地调侃自己“出身不好”,是湖南攸县一个小村的乡下孩子,曾连大学都考不上,居然走到今天的聚光灯下,全凭着梦想和激情。

“我一直推崇‘领先源自梦想,梦想催生激情,激情成就未来’。在筑梦、追梦、圆梦的征程中,我们务必催生并拥抱激情,努力提升智商,成就一个知识渊博、 不断挑战自我、勇于守正创新的人。”金秋,在2018级新生入学仪式上,陈国强又一次声情并茂地讲述人生的“筑梦、追梦、圆梦”,那带有乡音的话语中,交融着满满自信和浓浓激情。

(本文收录于上海市卫生系统青年人才奖励基金会编撰新书《从银蛇奖到沪上名医》)

名医简介:

陈国强

医学病理生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院长、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

长期从事肿瘤尤其是急性髓细胞性白血病(AML)细胞命运决定和肿瘤微环境调控机制研究。在化学生物学方面,发现了多个抗肿瘤天然化合物,尤其是发现了腺花素通过靶向过氧化物还原酶家族成员,诱导AML细胞分化。 

在国际重要核心刊物发表近170余篇学术论文,被引用共计10000多次。

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中华医学科技奖、上海市自然科学奖、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等,并获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指导教师、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



作者:沈惠民
编辑:金婉霞
责任编辑:唐闻佳 顾军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12-10 14:58:08 1544425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