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维钧太太、复旦首届女学生顾严幼韵: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2018-12-06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86444

顾维钧太太、复旦首届女学生顾严幼韵: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信息快讯网

今天,顾维钧数字化档案正式落户复旦大学图书馆,诸多不为人知的珍贵史料翻开了中国近代史、外交史研究的新篇章。作为捐赠人,顾维钧家属、复旦大学校友严幼韵之女杨雪兰女士再次回到复旦,她坦言,“就像回家一样。”

2015年,适逢复旦大学110周年校庆,顾严幼韵女士的《109个春天——我的故事》的首发仪式在复旦举行。当时,杨雪兰女士披露了母亲长寿的秘密和如今的生活:定居纽约的顾严幼韵依旧每天穿精心剪裁的旗袍,描红妆,洒香水,拢好头发,踩上细脚伶仃的高跟鞋,才肯见人,连居家的拖鞋都得带点跟……仍然是沪上大家闺秀的做派。

让我们一同回顾一下。

上世纪20年代,她开小车去复旦上学

上世纪20年代,从沪江大学转校到复旦大学就读商科的严幼韵,成为复旦的第一批女生。

在新书首发仪式上,复旦大学档案馆馆长周桂发通过一系列该校校史馆收藏的史料,还原了这位曾经的复旦女生的校园生活:

1927年,担任复旦大学校长的是李登辉先生。当时,男女同校的学校很少,而复旦的学生自治会发出招女生的倡议。招生的时候,来了一位大小姐,开了一部小车报名——这位女生就是严幼韵。

顾维钧太太、复旦首届女学生顾严幼韵: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信息快讯网

当时,严幼韵在沪江大学读书,这所教会学校的管理非常严格,对学生的读书要求也非常高。性格开朗的她向往复旦开放、自由的学生,遂转学到复旦。她很快成为学校里的一道风景:每天换一身旗袍,开着小车到学校上课。后来,她就有了一个外号:“爱的福”。这是因为她所开的汽车牌照为84号,而“英语Eighty Four”的上海话读音正是“爱的福”。

严幼韵不仅漂亮,还非常聪明。复旦的档案馆目前仍能查到她的学习记录,从她入学的1927年算起,到1929年秋季毕业,整整修了135个学分。

顾维钧太太、复旦首届女学生顾严幼韵: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信息快讯网

战争年代,她的房间里还有钢琴

1929年,严幼韵与年轻的外交官杨光泩结婚。婚后不久,杨光泩奉国民政府派遣赴欧洲任职,严幼韵作为外交官夫人随同前往。1938年,杨光泩以公使衔出任中国驻马尼拉总领事。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占领马尼拉,1942年4月杨光泩和七名中国外交官惨遭日军杀害,为国殉职。此后3年,严幼韵带着7位外交官的妻儿艰难度日。在马尼拉顽强地生活,一直坚持到日军被打败。她们变卖珠宝,自己动手种菜做鞋,在院子里养鸡养猪,学会了做酱油、肥皂。

顾维钧太太、复旦首届女学生顾严幼韵: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信息快讯网

▲严幼韵(右二)与年轻的外交官杨光泩(右一)结婚。

谈及严幼韵的这段经历,复旦历史学教授金光耀披露了一个细节:杨光泩被杀的时候,严幼韵还不到40岁。而其他几个领事官员的遗孀,比她更年轻一些,有的30岁还不到。尽管当时生活非常艰难,但她们住的房间里还放在一架钢琴,在空闲的时候,严幼韵还会弹琴。

“有两三次,一辆日本军车驶来,一位穿着长靴、全副武装的军官领着一些士兵耀武扬威地走进来。每当这个时候我的血都凝固了。”年逾百岁的严幼韵曾在回忆录谈到在马尼拉的这段日子时,感慨地说:“现在回过来看,当时的我们确实非常勇敢。”

“一个杯子不是半空的,而是半满的。”

1945年,严幼韵携三个女儿到美国,不久进入联合国工作。严幼韵是联合国首批雇员,工作岗位是礼宾司,常常需要用好几种语言交流,包括汉语、英语、法语、西班牙语,“我们的工作并不是下午5点就可以结束的,我给自己立下一个规矩,出席所有‘我’负责的国家国庆日晚宴。”

顾维钧太太、复旦首届女学生顾严幼韵: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信息快讯网

严幼韵与杨光泩的三个女儿都很出色。其中,长女杨蕾孟是资深编辑,经手出版了《爱情故事》《基辛格回忆录》等250多本书,担任过美国著名的双日出版社总编。次女杨雪兰,是有成就的企业家,最具影响力的亚裔女性之一,1989年成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历史上唯一的华裔副总裁,她对于别克轿车落户上海起了关键作用。

1958年,严幼韵与著名外交家顾维钧结婚,与其相伴,直至顾维钧97岁离世。

顾维钧太太、复旦首届女学生顾严幼韵: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信息快讯网

▲张幼仪(左一)、严幼韵(左二)、顾维钧(右一)早年一起打麻将。

顾维钧太太、复旦首届女学生顾严幼韵: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信息快讯网

▲顾维钧92岁生日

严幼韵的次女杨雪兰,昨天和复旦的年轻学子们分享了母亲长寿的秘密。“顾维钧去世以后,她有自己的生活。她不锻炼、不吃补品、不吃药,最喜欢吃红烧肉,红烧肉不是吃瘦的地方,而是吃肥的地方。她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 让杨雪兰最有感触的是严幼韵的乐观。杨雪兰的妹妹52岁去世时,身旁的亲朋好友都很关切严幼韵,结果严幼韵则告诉杨雪兰,“你要记得,她之前是很快乐的。”

顾维钧太太、复旦首届女学生顾严幼韵:不纠结往事,永远朝前看-信息快讯网

▲顾维钧和严幼韵在墨西哥城的婚宴

由此谈及母亲的长寿,杨雪兰说,很关键的是她对于生活的态度。“对她来说,一个杯子不是半空的,而是半满的。”

严幼韵100岁的时候,家人问她生活要怎么过,是否要找一个好的餐馆吃一顿晚饭,结果严幼韵的回答是:“我觉得应该有音乐,应该有人会穿得很漂亮,需要跳舞”。对严幼韵来说,每一天都是一个好日子,这或许是她长寿的另一个秘密。

作者:樊丽萍

编辑:朱颖婕、沈湫莎

责任编辑:唐闻佳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8 信息快讯网
2018-12-14 09:52:45 1544752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