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慕尼黑大学生帕特里克:中学八年学了三遍二战史

2015-08-27信息快讯网

独家 | 慕尼黑大学生帕特里克:中学八年学了三遍二战史-信息快讯网

图说:慕尼黑一家商场图书柜台显示,《他又回来了》(中)列畅销书排行榜第十七位 齐旭 摄

“我知道,提到德国人,大家都会说我们必须为二战道歉,我们已经道歉了。而我是战后出生的第三代人,跟这场战争没有直接的关系,包括我的父母也是。所以,这让人感觉有点怪异。”即将毕业的慕尼黑大学学生帕特里克·冯·海姆伯格如是说。

只想说“好了我知道了”

念中学的八年里,帕特里克学了三遍二战历史。他告诉记者,在德国的中学教育里,二战历史、犹太人大屠杀是很重要的话题。“老实说,一遍又一遍地学让人有些恼怒。但这是德国学生必须要学的内容,当然也是有必要的。我很想说,好了我知道了,德国人做过一些坏事,但我跟这场战争没有直接关系,没必要弄这么大一个话题。”

“达豪离慕尼黑很近,在老师带领下,我去过达豪集中营两次。”有时老师还会组织学生去柏林旅行,参观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也必不可少。“要是我自己,也许会去,也许不会。”帕特里克说,以色列也有很多博物馆,他去那里时,人们总说有一些德国人必须去的、讲述犹太人历史的博物馆。“关于这段历史我听得够多了。我的意思是,战争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我只想说我知道了,我永远不会再做这样的事。”

其实不仅是帕特里克,很多德国人都觉得一遍又一遍学习二战历史有点过。但在与二战有关的德国博物馆、纪念馆里,还是能看到许多德国年轻人的身影。“我的很多朋友会自觉自愿去参观那些博物馆、纪念馆,他们觉得很有趣,毕竟这是德国历史的一部分,而且总会展出一些新发现或纪录片。”帕特里克坦言还没去过5月新开张的慕尼黑纳粹档案中心,“但母亲一直很想带我去”。

“英国老爷爷不喜欢我”

二战也给帕特里克的家人带来过不幸。

帕特里克对记者说,他的奶奶有个兄弟,二战期间是德军飞行员,死在战场上。“祖母在普鲁士,祖父在立陶宛,他们被苏联人带到西伯利亚,在那里辛勤劳作了十几二十年。”帕特里克的母亲出生一年后,一家人才从西伯利亚回到德国。帕特里克说,祖母从来不说战争有多可怕,“她只是淡淡地说‘好吧,战争就是那样’或者‘那就是生活’”。

而历史也让帕特里克困惑过。他在英国住过一段时间,他说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但那户英国人家里的老爷爷非常不喜欢他。“因为我是德国人。当然他们对我没有很糟糕,但我可以感觉到他们非常不喜欢我。”

不投票给新纳粹分子

别以为帕特里克是个厌倦二战历史、企图遗忘过去的德国年轻人,私下里他也是历史爱好者,会找很多历史题材纪录片或电影来看。尤其当提到外来移民,帕特里克更是展现了新一代德国年轻人的开放态度。

“虽然德国有右翼政党,比如NPD(德国国家民主党),但比其他政党小得多。”帕特里克对记者说,自己永远也不会将选票投给那些右翼新纳粹分子。“他们声称会禁止外国人移民到德国,但我不认为那是个好主意。德国正进入老龄化,我们需要年轻移民来工作,而且他们带来了新的文化,这很好很有趣。你看,慕尼黑现在就是一个越来越多元化的城市。”

帕特里克认为,尽管移民带来了些许治安问题,但“作恶的毕竟是少数,不能以偏概全,德国人也有不好的”。

《我的奋斗》是胡说八道

今年,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的70年版权保护即将过期,是否应当对这本书开禁在德国引发争议。但实际上,由于1936年起第三帝国政府向每对新婚夫妇都赠送《我的奋斗》,很多德国人家里至今还有这本书。

“我的一些朋友家就有”,只不过很多人不屑读,扔在角落里。帕特里克告诉记者,如果这本书再版他也不会买,“那本书是胡说八道,我对更有趣的书更感兴趣”。

帕特里克说,事实上,希特勒近年来正成为文学作品和艺术品创作的题材,2013年出版的喜剧穿越小说《他又回来了》就是个典型。这本书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虚构了二战结束前夕希特勒自杀未遂、穿越到21世纪新柏林的遭遇,至今仍未跌出畅销书排行榜,并成为媒体热议话题。

记者 齐旭

©2014-2022 dbsq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