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9年Z班VS中国初三13班精彩看点
2015-08-31信息快讯网

谁是披头士,是宇航员吗?

“谁是披头士?”面对摄制组的提问,丹麦学生给出了史上最“蠢萌”的回答——“是宇航员?”、“是美国的一个HipHop乐队?”不过,大多数学生还是答对了——著名的摇滚乐队。多数中国学生则一脸茫然,“我不知道。”、“谁,你刚才说什么?”、“不认识,不了解”……

每天少上6小时,丹麦学生仍喊累

中国的学校上课时间远比丹麦要长,每天上课时间是12个小时,包括44节课和自习时间。而丹麦9年Z班学生每天上6个小时的课,下午2点多就放学了。但每周三是个例外,要加课一节。考虑到学生很辛苦,班主任想办法,让大家腾出周六时间,一次性把剩下的加课上完。对老师的一番好意,学生们并不领情:“这是不是在开玩笑?”

近半数丹麦学生每天按时到校

上课铃声已响,丹麦9年Z班的教室还像菜场般热闹,老师站在讲台前催促学生尽快落座,学生还在嬉闹,懒洋洋地走进教室,有人在梳头,有人在聊天。在丹麦,经常要开始上课时,还有四五个学生没到。为了杜绝迟到现象,班主任使出“杀手锏”——迟到者必须在外等待,直到讲课告一段落,才允许他们进来,但收效甚微。

一份调查显示,只有过半丹麦学生能做到每天按时并且精神饱满地来上课。而在中国哈尔滨69联中的课堂,上课铃一响,学生早已端坐在教室里。老师神情严肃,上课完全按照教学计划进行。只有极少数时段,才会有学生迟到。

丹麦“学渣”更适合进中国式课堂?

丹麦学校上课的组织方式很多样,比较非正式,学生常常进行小组讨论,可以坐在教室里,也可以坐在走廊里。他们如果要问老师问题也不一定要举手。学生想要老师解答问题,甚至可以直呼其名。丹麦学校上课的组织方式相对模糊,带来的问题就是课堂纪律差。在丹麦,在孩子们最喜欢的物理课上,仅仅开始了17分钟,后排同学就开始不安分了。他们开始聊天,玩手机。

丹麦班有个学渣叫斯蒂芬,有多动症,从小学到初三,他只做过7次作业。学渣偏说,更喜欢中国式课堂,“如果课堂更有组织的话,让我知道今天学这个,明天学那个,这样我就能从思想上做好准备了。”

“如果让你的儿子去中国上课,那里更有纪律性,上课时间很长,你觉得会怎么样?”当摄制组把这个问题抛给斯蒂芬的妈妈,她说,“我觉得他会很高兴的,因为他喜欢事先知道老师准备讲什么。”

不过这个从小到大只做过7次作业的学渣在中国学校真能活下来?

丹麦学生在“避孕”问题上逆袭

什么是避孕?面对摄制组的提问,丹麦学生终于逆袭了。一个男孩娴熟作答:“就是要在性行为之前,戴上避孕套来避免性传播疾病和生小孩。”还有女生回答,“就是有保护措施的性行为。”、“就是那个用来避免生小孩的东西。”

而中国学生大多回答“不知道”,吐舌头、翻白眼、充满歉意地笑笑。有个妹子害羞地说:“避孕就是避免怀孕吧,具体不清楚。”

英语测试,中国学生第一次完败

阅读、数学、团队协作和创新能力测试后,中国学生似乎习惯了“胜利”。然而,这种快乐来得似乎有点太早,英语听力测试后,许多中国学生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笑容,因为他们没有听懂。此后的阅读和语言运用能力测试中,中国学生成绩同样不乐观。丹麦学生答对了81%的题目,而中国学生只答对了23%。

丹麦和中国两国的英语课堂,呈现出极大的差异。

在丹麦,学校很注重学生能够运用英语进行对话,学生们花很多时间来“说”英语。老师要求学生们不断用英语开展对话,即便出现语法错误,因此,丹麦学生从不害怕用英文来交流。

而在中国的英语课堂上,对话并不是最重要的,上课的大部分时间,是用来朗读课文和反复背诵单词。学习英语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挑战,因为英语是一种跟汉语完全不同的字母语言。中国学生的日常生活中,很少听到英语,对他们而言,用英语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是比较困难的。

©2014-2020 dbsqp.com 耗时0.087361(s)
2020-07-11 12:21:54 159444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