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上的养老社区您会去住吗?

2015-07-28信息快讯网

开阔的空间里,错落分布着一些漂亮的住宅楼,一棵棵大树投下浓密的树阴,长长的连廊贯通一座座楼房。它和普通住宅小区不同,里面的住户,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而里面,也有适应老年人的医疗、生活以及休闲娱乐设施,不出小区,就可以得到持续照料。

这就是上海近年来出现的新型养老社区。它不同于养老机构,是市场化产物,一般由房地产公司开发。那么,养老社区是否有存在的必要?什么样的老人会入住其中?其前景如何?最近,记者接连探访了几个已建成和正在建设中的养老社区。

房间敞亮又适意 按铃呼叫小秘书

85岁的周钟仁(化名)住在位于浦东康桥的亲和源老年公寓已整整5年了。前天下午,记者来到他所住的7号楼,只见三室一厅明亮、整洁,周老先生正在客厅的桌前看新民晚报,他的妹妹周阿婆从厨房端来一碗红枣百合汤。看来,这里已经成为两位老人温馨的家了。

周老先生是“文革”前的大学生,一直从事机械工程研究,退休后还不时被请去当顾问。他的爱人多年前离世,他原本和大女儿一家住在一起。白天,女儿一家人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他一个人挺寂寞的。2010年,得知几位大学老同事住进了亲和源,他也动了心。

当时亲和源老年公寓有几种入住方式,一种是购买产权,价格比较高;另一种为会员制。会员制分A、B两种会员卡,均为使用权,A卡的使用权可以转让;B卡不能转让,但老人可以一直住到百年之后。此外,所有的会员入住后每年还要缴纳年费,即服务费。周钟仁看中的是三室一厅的房型,120平方米,最大的一种,购买B卡会员资格需要85万元。当时养老社区是一个新生事物,有些人都不了解,甚至认为是一个骗局,女儿也不太赞成他去购买这种没有产权的房子,而且太远。但周老先生十分坚决。

交了钱,办好了手续,周老先生就搬进去了。在那里,有食堂提供一日三餐,房间有清洁服务;有小毛小病,小区里有亲和源医院,医院里还有几层为颐养院,收治不能自理的老人。每栋楼的大堂里有楼长和3个“小秘书”轮流值班,房间里有呼叫铃,按一下,小秘书就会上门来。这一点,也解除了他女儿的后顾之忧。每周一次,老年公寓还会统一派车送老人们去曙光医院浦东分院看病,健康小秘书会一直陪着他们,并且提前给老人挂号,免除排队之苦。

住了一段时间,周老先生让独居的妹妹也搬来同住。现在,两位老人相互照顾,有时还在小超市买点菜,自己简单烧一点,日子过得蛮惬意。

兴趣小组有外教 邻居都是好朋友

记者在小区里看到,每栋楼的底楼都是超大的活动空间,比如阅览室、书画室就有一两百平方米,此外,钢琴房、羽毛球场、桌球房、乒乓球房、门球场等一应俱全。周老先生告诉记者,老年公寓开设了很多兴趣小组,大概有30多个,他就参加了书画、英语、练功十八法、西洋音乐欣赏等好几个小组。入住亲和源的老人,本身资源也很丰富,书法家协会会员就有好几个,常常指导大家写书法,而西洋音乐欣赏则是一位交响乐团退休的演奏员为大家讲授的。说到英语班,以前还有一位“外教”呢。那是位美国太太,她在美国也是做养老工作的,跟随丈夫来到上海,她每周来亲和源一个半天,教老人说英语。

周钟仁说,住在这里的大部分老人都跟他年龄、知识层次差不多,很容易交朋友。如果身体不适,一层楼的邻居都会来探望。“不像商品房,住了几年连隔壁人家姓什么都不知道。”至于住在这里的开销,年费2万元,平均到每月2000元不到,加上伙食费六七百元,水电煤200元(开空调400元),其他设施都是免费的,自己的养老金负担得起。因为周老先生入住得早,当时的年费是2万元,合同写明终身不变,现在新会员的年费已经涨到4.5万元一年了。这让他觉得很划算。

当然,这里也有些地方不尽如人意。周老先生说,一个是伙食,食堂的菜品种比较单调、口味也一般,这就不如家里了。另一个是交通,总的来说还是远了点,老年公寓每天有两次班车到龙阳路地铁站,有时他去女儿家,晚上如果错过了,就得等到第二天。还有,老人们对颐养院的意见比较大,主要是护工服务不太好。

亲和源老年公寓是沪上第一家养老社区,也是目前运营比较成熟的。记者从亲和源股份有限公司了解到,老年公寓于2006年开建,2008年对外运营。目前800多套住房已经基本满员,加上颐养院内的老人,总共入住1300人。最近,公司正在将原本为酒店式公寓的1号楼改建为老年公寓,以满足社会需求。

文化医疗保质量农庄就在家门口

汽车驶出长长的隧道,开上通往崇明的长江大桥,头顶立刻浮现出蓝天白云。一望无际大海边,是一片片芦苇,不时有成群的鸟儿飞过。这就是崇明东滩。这片上海著名的湿地、候鸟天堂,今后也可能成为沪上老人的“养老天堂”。

时下,在东滩大道的尽头,一个占地2500亩的“东滩长者社区”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这个由上实集团开发,上海目前在建最大规模的养老社区,规划建筑面积100万平方米,建筑带有欧式风情,全部建成后可容纳约1.3万名老人。

这个社区借鉴了美国Sun city、The villige等CCRC(持续照护型长者社区)的理念,也考虑到上海城市、人口的特点,规划设计、设施布局都贴合老人的需求,希望打造一站式退休社区。针对老人的医疗需求,东滩长者社区已和瑞金医院签约,在这里开设瑞金医院东滩医疗中心,为住户提供包括门诊、康复以及转诊绿色通道等服务。考虑到老人的精神文化需求,他们又与上海老年大学合作,在这里设立东滩长者书院。

当然,社区里商业广场、健身会所、餐馆、咖啡馆也一应俱全。此外,社区旁边还有一块1万多亩的生态休闲农庄,可以免费提供给住户种植,让老人享受“采菊东篱下”的悠闲的田园生活。联想到现在都市人流行到乡下去种菜,记者觉得,这块农庄可能对不少老人具有吸引力。东滩长者社区的住房分为可售和持有两种,房型都不大,CCRC区的老人将通过购买会员卡的形式入住,也可以短期租赁。

上实东滩集团总裁祝勇说,养老产业在欧美已经很成熟,但在我国还刚刚起步。中国的养老文化还需要培育。来这里的不是要去养老院的老人,而是具有活力,有一定经济条件,希望享受人生的退休人士,“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老人要赢在终点线”。

贴心智能没的说只是会费有点贵

此外,在闵行区金光路,新东苑“快乐家园”也正在建设中。其总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有6栋合院式住宅,让人联想到中国传统的四合院。据介绍,这里的公共空间占70%。在健康医疗方面,除了小区里的医疗护理中心和不远处的社区卫生中心外,上海新建的国际医疗园区就在旁边,将为快乐家园提供绿色通道。

住宅内智能化程度很高,指纹锁、客厅吸顶双向语音、不活动监测器等设备方便照护老人。房间内的地板是一种软性复合地板,高跟鞋踩下去就有一个凹洞,不过很快会回弹上来。老年人最怕摔跤,万一跌倒这种地板可以缓冲。新东苑集团副总裁陈超介绍,快乐家园不止要提供一个健康舒适的居住空间,更希望打造一个满足精神文化需求的心灵家园,为此他们提供文化、艺术、商业、慈善、收藏等各方面平台。

不过,要入住新东苑,则需要较强的经济实力。62平方米的一室一厅,10年的使用权为100万元,20年的为150万元,每月的会费(服务费)为7000元/人。即便如此,前来预订的也已不少。

【专家观点】

养老社区需要量身定制的支持政策

养老社区在沪上方兴未艾,有做得成功的,也有刚刚起步的。看下来,养老社区都是“高大上”的,其前景究竟如何?上海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殷志刚认为,养老社区的概念其实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亲和源这样的,纯市场化、商业化的小区。这样的养老社区总体比较高端,适合讲究较高生活品质、有较高支付能力的老人。它满足了一部分老人个性化的需求,在自有住房持有率较高的城市,老人可以用自己的房屋换得长期服务。不过,这样的社区,显然不适合所有的老人,因为大部分人购买不起。

市场上出现高端养老社区也有另外一个好处,就是一部分老人入住这样的社区,可以腾出部分政府的服务资源给其他老人。打个比方:口渴了,有白开水,也有果汁、咖啡,如果10个人中两人选择咖啡果汁,白开水提供给其他8个人就更充裕一些。同样,养老机构、日间照料中心、助餐服务等政府主导的养老服务,可以更多地让普通老人获得。因此,对这样的新型养老业态,政府一方面要规范,让其合法运营;另一方面,要在土地供给、融资等方面量身定制支持政策。

第二类养老社区,是老龄化城市自然形成的老年人聚集的小区。房子老旧了,年轻人搬走了,留下的都是老人。其实上海有很多这样的老小区。政府和社会应更加关注这类社区,多建些贴近社区的嵌入式、小规模、多技能的养老服务机构,包括上门服务、日托、喘息服务等,让老人在熟悉的社区安度晚年。

殷志刚说,无论哪一类养老社区,都应当适合健康活力的长者长期生活,协力照顾半失能半失智的老人,同时也有全护理功能。另外,多代融合的社区,才是和谐社会。

©2014-2022 dbsq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