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村”里的养老院:上海闵行的“以地养老”探索2019-04-20来源 : 信息快讯网
原文链接 : http://dbsqp.com/article/106886

“城中村”里的养老院:上海闵行的“以地养老”探索-信息快讯网

吴介巷是位于上海外环线西南角的一个“城中村”,它的一圈围墙框起了闵行区梅陇镇永联村的两个生产队。去年底,这里开出一家村级养老机构——吴介巷长者照护之家,三层小楼、28张床位,倚河而居、背靠公园,身处闵行徐汇两区交界地带,周围分布多个工业园区,颇有点闹中取静的意思。

步入吴介巷门禁,眼前风景有点别致。名为“长浜”的自然河道一路向前蜿蜒,水生植物和小型喷泉漂浮其间,河道两侧是两层或三层的农宅,外立面涂刷了极浅的青绿色,配以黑瓦屋顶,在春日晴好的天空下显得分外静谧。

吴介巷既不像远郊农村,也不像城市社区。不过可以肯定,养眼的风光很适合老年人。

村宅内的景观电梯小楼

吴介巷长者照护之家总高三层,外部装了一台“景观电梯”,供老年人上下楼。机构目前拥有14间房,都是双人间,居住空间比主打多人间的养老机构要宽裕些。对外开放至今,这里已有12位老人入住,都是本村或本镇的户籍老人

“城中村”里的养老院:上海闵行的“以地养老”探索-信息快讯网

永联村现有60周岁以上的老人约630位,占到本村户籍人口的28.6%——相比年轻人大量外流的远郊农村,这里的人口结构相对年轻,老龄化比例低于上海平均数。整个梅陇镇的户籍人口老龄化比例约为30%,同样低于全市平均水平。永联村党总支部书记、村主任吴子明告诉记者,永联村约有60%的年轻人工作在附近、居住在村内,由于周遭就业机会多,大家不必为求职而远离既有的生活圈,有就业,农村就不会出现“空巢”,只要有人,农村就有活力

尽管如此,农村老人入住养老机构的需求仍在逐步增长。吴介巷位于城乡结合部,不论是它所在的闵行区还是相邻的徐汇区都有不少城市养老机构,但城市养老机构的收费标准比起农村老人的承受能力总体偏高。

长者照护之家最大的特点是“嵌入社区”,这里的“社区”以城市社区居多,微型养老机构嵌入农村社区的尝试还不多见。永联村根据本地老人的收入水平,定下了本村老人每月2800元、非本村老人每月3500元的收费标准,并优先收住本村老人

“城中村”里的养老院:上海闵行的“以地养老”探索-信息快讯网

农村老人住养老院,通常都要经历一段心理建设期,毕竟老观念还在,生怕被人说闲话——“子女不孝”的论断是对老人人生最大的否定。长者照护之家建成之后,有的人每天都去门口张望。

不过在熟人生活圈,老人之间也很容易互相影响,有人尝鲜,就有人跟风。80多岁的唐阿姨住进养老院,才发现自己被“解放”了,吃饭就只是吃饭,再也不用自己动手下厨,也不用自己收拾碗筷;村里一对80岁上下的老夫妻,直接带上家当一起搬进了长者照护之家;隔壁村子也有人过来,一位老太说,吴介巷离自己家也就一公里多,走路就能来回家里。

“城中村”里的养老院:上海闵行的“以地养老”探索-信息快讯网

“五违四必”整治换来的空间

尽管吴介巷长者照护之家并非村民自发建成,而是永联村统一设计、运营的养老机构,闵行区还是将之作为“农村互助式养老”的一种探索,希望找到能够服务本地老人的、可持续的养老机构运营方式。

近些年,上海的城区养老服务供给越发成熟,政府开始把目光望向农村地区。去年6月,上海市民政局出台《上海农村地区养老服务美好生活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提出“推进本市城乡基本养老公共服务均等化,让农村老年人共享改革发展成果,满足农村地区老年人在养老服务领域的美好生活需要。”

“城中村”里的养老院:上海闵行的“以地养老”探索-信息快讯网

当时,永联村刚刚经历了全市性的“五违四必”环境综合整治工作,把大批充斥村子各个角落的违法建筑拆除,清理出众多不规范出租的闲置农宅。此举使得永联村时隔多年重新露出它的原貌——原来此地并非生来“乌糟糟”一片,它可以有水有桥、可以花红柳绿。

“吴介巷原来的样子你无论如何想象不出来,到处都是违章搭建,闲置农宅基本用于群租,一处农宅住三十多人的情况很常见,很多屋子生产、居住、仓储合一,不仅有卫生问题,还有安全隐患。”吴子明说,“五违四必”整治之前,吴介巷就住着6000多名外来人口,而两个生产队的户籍人口不过270多人。拆违完成之后,吴介巷的外来人口数量回落到了1800多名

吴介巷村宅后侧有块占地60亩的空地,过去被13家企业租用,如今彻底清空违搭、种植绿化,改造成“永联文化生态园”,既是永联村和养老院的“后花园”,也是对外开放的公园。中午时分,不少在附近上班的白领都会去园内散散步。

“城中村”里的养老院:上海闵行的“以地养老”探索-信息快讯网

此后,梅陇镇在吴介巷试点探索民房“回租再出租”模式,由永联村发起成立物业公司,“一户一方案”统一回租、统一管理村民空置房屋,吴介巷长者照护之家所在的东吴27号建筑正是回租房中的一栋

梅陇镇与永联村按照镇村各50%的出资比例对这座农宅进行改造。完整保留老宅原有结构,进行必要的适老化改造,划分休养区、休闲区、阅览区、就餐区、健身区五个区域,内部设施全部按照上海养老机构建筑设计标准配置,比如房内安装呼叫系统、一键式电话等等,公共空间布设红外线监控设备等。

“城中村”里的养老院:上海闵行的“以地养老”探索-信息快讯网

“村里老人退休金平均在2000元左右,老人住进养老院,把家里的房子交给村里统一出租,他们还有一笔租金收入。两块叠加,基本不需要子女‘资助’。我们正在申请成为长护险定点机构,希望今后能够进一步降低老人的开支。”吴子明把这种方式称之为“以地养老”,“养老机构建设运营投入不少,前期需要村里其他经济收益补贴这块,可以说是靠产业带动事业,这是村集体统一运营的好处。”

养老院是乡村振兴的一部分

吴介巷长者照护之家收住老人的标准是“心智健康,可以独立思考、拥有自理能力、年龄在60周岁以上”,机构目前不具备失智失能照护能力,但入住老人不必担心日常医疗服务——长者照护之家交由民营的同康医院托管,由医院派驻护理团队,负责日间照料、日常陪护,一周一次的基本检查,一年两次的免费体检。老人如有挂号看病或紧急就医需求,可以通过绿色通道前往医院——医院距离养老院仅有两公里左右。如果需要长期医疗照护,医院也有护理床位。

“城中村”里的养老院:上海闵行的“以地养老”探索-信息快讯网

“我们没有运营养老机构的经验,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做。护理交给医院团队,物业、餐饮等其他工作村里负担,也能解决一些就业。”长者照护之家负责人钱文才同时也是永联村物业公司经理,他不久前报名参加了一个养老机构运营管理的培训班,结业考核之后,成为班内少数几名有机会前往日本学习养老管理经验的学员之一。

比起布局丰富、经验多元的城区养老机构,上海的农村养老经验相对稀缺。此前沪上最知名的农村养老机构是位于松江区叶榭镇的“幸福老人村”,它主要由社会力量发起并运营,运营主体是其与吴介巷长者照护之家最大的区别。村集体统一管理使得养老院成为永联村开展“乡村振兴”的一部分,在永联村的设想中,村集体回租的闲置农房未来可能变成长租公寓、民宿、农家乐经营点等等,而养老院不仅是村集体经济的收益者,同时也是“美丽乡村”景观的一部分。


作者:钱蓓

摄影:袁婧

编辑:王嘉旖

责任编辑:邵珍

*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4-2019 信息快讯网
2019-07-21 21:46:52 1563716812